人文历史

我不怕黑公關,我怕被攝像頭直播


我一直很想公開建議一下,類似周鴻t這樣的知名企業家,不要因為遭遇危機公關,就親自跟人撕。這相當於押上個人和公司的信譽,逼公眾參與一場站隊遊戲,看似有點用,實際後患無窮。一把手披掛上陣,與敵將捉對廝殺,溫酒斬華雄,只是古代說書先生們的杜撰,信這個你就輸了。

性格強勢不代表就具備雄辯的能力。相反,強勢和比特幣懸賞一樣,都很難在公關戰中得分。就事論事,你有理就說理,輸理了就道歉,做不到這點,一味玩狠的,只能把事情搞得更加糟糕。

在這兩天92年女生喊話「水滴直播」一事中,周先生和360最大的問題,就是太強勢而不太講邏輯。當然,符合邏輯的論證不一定都符合公序良俗,不一定都有理,但在邏輯上渾身漏洞,就等同在爭議中作弊,難免讓人懷疑這是為了掩蓋些什麼。

首先,我們回到《一位92年女生致周鴻t:別再盯著我們看了》一文。92年女生陳菲菲描述的事實部分,大致可以分為兩塊:

一,很多商家都用了360攝像頭;

二,在360旗下的「水滴直播」平台上,很多商家的360攝像頭毫無遮攔地直播實況,涉嫌侵犯顧客和公眾的隱私權。

對第一塊事實,看起來雙方沒什麼爭議。只不過,陳菲菲在描述劉家窯那家餐廳的直播情況時,稱「收銀員說攝像頭是360送的,老闆安上去,不知道會被直播出去」,卻沒有對收銀員的說法交叉核實,給360的回擊留下了一個大把柄。儘管陳菲菲並非記者,但要寫到一封公開信中,以此質疑360「硬體免費」戰略,有點太不嚴謹了。

然而,360「硬體免費」戰略甚至360攝像頭,都不是這封公開信的核心議題。陳菲菲劍指的,其實是「水滴直播」的倫理缺失周鴻t和360最需要保護的,也是「水滴直播」。在「水滴直播」網站的首頁,現在貼著一篇《360智能攝像機團隊關於某92年女生文章的聲明》,或許「水滴直播」在360架構內,向智能攝像機團隊彙報,但作為至少在產品形態上獨立的個體,更應該站出來回應的,是「水滴直播」。無論有意還是無意,360將陳菲菲的質疑局限在攝像頭產品範疇,在辯論中佔了不少便宜。

不妨假設一下,如果360沒做攝像頭,只是弄個「水滴直播」供各品牌攝像頭接入,陳菲菲質疑的核心問題仍然成立。所以,不能因為你360製造了智能攝像頭,將這些攝像頭接入直播平台就成為你的先天權利。技術上的便利,並不構成倫理上的正當。360現在還必須解釋一下,最初主打家庭和物業安全的智能攝像頭,為何與一家標榜「視頻直播生活秀平台」無縫對接到了一起?

一個剛入門的產品經理都可以回答好這個問題。360可以藉助這個平台打通硬軟體的生態,而且「水滴直播」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大的流量入口。但是360在商業上的訴求,同樣不能構成倫理上的正當。在周鴻t和360對陳菲菲的回應中,都沒有提及「水滴直播」的商業性,這些流量在目前變現並不明顯,但360敢承諾永遠排斥變現嗎?

360對旗下智能攝像頭接入「水滴直播」程序的規定,在現實中並未得到遵守。據《新京報》記者12月12日報道,有北京丰台區某寫字樓一家公司日常業務被直播,被3000人觀看。同在丰台區,還有一家賓館前台的場景和聲音也遭直播。或許360會說這只是偶發,但這些卻證明接入「水滴直播」的攝像頭,安裝的商家並非完全知情,被拍到的顧客和公眾也並非盡數被告知。

我不怕黑公關,我怕被攝像頭直播學校中的直播,更是倫理爭議的重災區
我不怕黑公關,我怕被攝像頭直播周鴻t在熱點事件中發言推廣產品

360宣布有上百人的審核團隊確保公眾隱私,目前看來,這個團隊需要更加努力了。

遺憾的是,對涉嫌侵犯商家和公眾隱私,周鴻t先生和360都只是表示要加強審核,並沒有致歉。

更應該看到,360與商家關於智能攝像頭的格式合同,約定的是雙邊關係,而陳菲菲質疑的是這些攝像頭接入「水滴直播」后的負外部性,即「水滴直播」的一些鏡頭可能侵害了第三方人員的隱私和尊嚴

360如果誠實面對這個問題,就必須解釋一下,商家直播實況涉及第三方,在法律和道德上是否可以立足。這個問題的答案,不能訴諸那上百人的審核團隊,除非你可以確保這個審核團隊對於隱私和理解和保護力度,足以讓心懷疑慮的公眾滿意。

「水滴直播」的審核團隊有這樣的公信力嗎?

也有律師指出,即使商家按照360的要求,在醒目處告知公眾正在直播,也不代表他們就可以直播下去。公眾進入商業場所,預設的約定是消費,並不包括成為商家直播的臨時演員。商家收集、利用、公開顧客的信息,也只能局限於消費用途。360稱是否直播由店家決定,甩鍋給商家,但就像黃色網站,是否點擊也是由上網者決定的,但不代表你辦一家黃色網站就無罪。

上述核心問題不解決,92年女生陳菲菲是否為周鴻t指責的「黑公關」,我一點都不關心。因為陳菲菲的身份和動機,只能決定她說什麼做什麼,而不代表她的言行一定正確或錯誤。更別說一方面360指責陳菲菲是「黑公關」,並表示已掌握相關證據,另一邊周鴻t卻表示懸賞幾個比特幣,要抓住 「黑公關」的幕後黑手。請問,你們到底有實錘沒?

退一萬步,即使陳菲菲真是「黑公關」,受雇於360的敵對勢力,也不代表陳菲菲就不能提出真問題。事實可能正相反,「黑公關」要想「黑」得漂亮,就必須以真問題製造公共熱點。同樣,360公關團隊對於360來說很「白」,但立場必須首先服從360而非第三方的利益,即使「白」,也不是什麼白蓮花。

360在回應中稱,「這位92年女生在文章中,多次說商家的攝像機是360送的,從動機角度造謠,引導大家認為……」這話顯然輕率了,倘若那女生或者說「黑公關」留個心眼,拿出收銀員等人聲稱360送商家攝像頭的錄音和錄像,360臉面何存?既然360也知道「從動機角度造謠」這個手法,那麼,你們在沒有公布相關證據的前提下,直接將陳菲菲定為「黑公關」,從動機角度誅心,不也師出同門嗎?

將360「水滴直播」的問題,轉移為陳菲菲的問題,逼迫其在公眾面前自證清白,這種手法才是擺到檯面上的「黑公關」。作為旁觀者,我對陳菲菲是否背負公關任務毫不關心,我更關心她說的是否有道理,有沒有涉及我的權益。360遭遇「黑公關」,大可以去維權。我更關心的是:周鴻t先生,能不能別再盯著我們看了?尤其是我,自己都懶得照鏡子,實在沒啥看頭。

再說說「黑公關」,我認為這是一個被長期「污名化」的詞。很多人有個誤區,認為公關團隊幫東家自吹自擂,查漏補缺,滅稿刪稿……都是正當的,應該做的。而利用競爭對手的錯漏疏失,釋放一些消息和觀點,讓己方獲益則是黑心的,是應該鄙棄的。

事實真如此嗎?我不這麼看。從全社會的總體福祉來看,只要所謂「黑公關」不造謠生事,不使用違法犯罪手段製造虛假輿情,他們盯著競品的問題不放,同樣是輿論監督的一部分。再加上大多數行業壁壘森嚴,外人難窺其內情,「黑公關」則熟知彼此短長,一出手便直奔死穴,對促進行業自我凈化的價值不能低估。最有強制力的監督,肯定來自行政機關。而最具熱情和驅動力的監督,無疑來自競品。

當然,這並不代表我認為陳菲菲就是「黑公關」。再說一句,我對她是誰,懷有什麼動機毫無興趣。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大家要繼續聚焦「水滴直播」,不要被360的「白公關」帶亂節奏。周鴻t先生這幾天對「大安全」的闡釋,讓我頗感不安,感興趣的朋友可以搜來看看。

「水滴」雖小,然而滴水成涓,又涓流成河,終將匯聚成攝像頭的汪洋大海。先被監控后被直播,我想來想去,實在難以開心。

我不怕黑公關,我怕被攝像頭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