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為什麼要編一部交通運輸典


流動是人類的天性,遷移是早期人類賴以生存繁衍、逃避天災人禍的有效途徑。在長期的遷移中,人類先是利用天然的交通工具,進而發明和運用人造的交通工具和運輸手段,在天然通道的基礎上又開闢交通路線,設置交通設施,實行交通管理。

《史記・五帝本紀》:「天下有不順者,黃帝從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嘗寧居。東至於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於空桐,登雞頭。南至於江,登熊、湘。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於涿鹿之阿。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為營衛。」《夏本紀》又載大禹治水時「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h,行山菽盡薄U廡┰諳嗟背潭壬戲從沉說筆鋇牟柯浠蠆柯浼團已經有了很大的活動範圍和頻繁的遷徙,已經能夠「披山通道」,涉江渡河,具備了必要的交通工具和設施,也有了大量運輸人員和物資轉運的能力。

為什麼要編一部交通運輸典

在三千二百多年前的商王後婦好墓中出土的和田青玉器物,證明當時已經開通由今南疆的昆崙山通向中原的交通路線。另外,原產於西亞的小麥傳入中原,公元前二世紀張騫出使大夏時已能找到胡人嚮導,都說明中原與域外的交通路線存在已久。

《史記・夏本紀》載「五服」制度:「令天子之國以外五百里甸服:百里賦納總,二百里納,三百里納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甸服外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任國,三百里諸侯。侯服外五百里綏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奮武衛。綏服外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要服外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蠻,二百里流。」雖不可能是夏代已經形成的事實,卻說明在分封制時代,交通路線和里程對於維持統治的重要性。

正因為如此,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各國都已有了專門的機構或人員負責管理交通運輸工具和設施的製造、修建和維護。秦始皇滅六國后,實行「車同軌」,統一全國的道路標準,在此基礎上建成高標準的馳道,由首都咸陽通向全國各地。隨著中央集權制度的鞏固,秦漢以降歷朝無不重視遍及全國的驛傳系統和道路網的建設和維護。到清朝最終完成統一的十八世紀中葉,在一千三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內,形成了聯通每個縣級行政區和重要居民點的驛傳和道路系統。至晚清,鐵路的建成和輪船的使用,則揭開了中國交通運輸史新的一頁,對中國產生了空前的影響。

西周初,被滅的商朝一批遺民遷入洛陽,利用那裡適中的地理位置和四通八達的道路從事貨物貿易,成為專業商人。商業發展促成物流的增加和商品集散地、交通樞紐的形成,一些諸侯國的都城成為繁盛的商業、手工業中心,聚集了大批商人和商品。

《史記・貨殖列傳》:「夫山西饒材、竹、b、r、旄、玉石;山東多魚、鹽、漆、絲、聲色;江南出、梓、姜、桂、金、錫、連、丹沙、犀、x瑁、珠璣、齒革;龍門、碣石北多馬、牛、羊、旃裘、筋角;銅鐵則千里往往山出棋置,此其大較也。皆中國人民所喜好,謠俗被服飲食奉生送死之具也。」勾勒出一幅當時全國的商品產銷物流圖,而支撐這一商業物流系統的就是遍布全國的商道。由於重要的水陸幹道優先保證國家公用或軍事目的,民間往往不得不另闢商道,逐步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商道網路。明清以降,留下不少實用、翔實、詳細的全國性商路資料、手冊和地圖。

為什麼要編一部交通運輸典

隨著疆域的擴展,政治中心與經濟發達地區的分離,軍事或邊疆對糧食和物資的需求,使政府對糧食、物資的調撥量不斷增加,範圍不斷擴大。特別是為了保證首都的糧食供應,歷代都設置了專門的交通工具、設施、路線,並有專門機構和人員予以管理、支持和維護。春秋時代已開鑿運河,溝通不同水道和水系,充分發揮水運的便利。西漢、隋、唐的長安都離不開關東的漕運,京杭大運河的開通和維持保證了元、明、清北京的首都地位,運河的維護和漕運制度成為國家不可或缺的基礎,直到近代才為海運和鐵路所取代。

春秋時代的先民已經開闢了海上航線,孔子曾表示想「乘桴浮於海」,徐福帶領數以千計的少年、農夫、工匠移民海外。西漢時從徐聞、合浦出發的航線可駛至南亞的黃支國,唐宋的廣州、泉州、寧波、揚州等地成為繁榮的外貿港口,鄭和的龐大船隊更遠達東南亞、南亞、西亞、東非,十六世紀以降東南沿海不斷有人由海路外遷。「五口通商」和西方輪船軍艦的來航形成新的海港,洋務運動與早期的民族工業促使中國有了自己的海輪海港,顯現現代海運的雛形。

為什麼要編一部交通運輸典

周穆王西遊的傳說反映了先民的地理觀念,《山海經》的記載則顯示了更廣泛的地理知識和對外界的了解。公元前二世紀,張騫及其使團的足跡覆蓋了中亞、南亞,東漢的甘英已經到了波斯灣畔。此後,法顯、玄奘深入印度和南亞各地,鑒真和尚六次東渡終抵日本,杜環在中亞被大食軍俘至巴格達又返回中國。清朝被迫開放后,外交使節、學者、遊客往返於歐、美、亞、澳,足跡遠出前人,留下一批寶貴的記錄。

中國疆域遼闊,幅員廣大,地形地貌複雜多樣,既有高山峻岭、峽谷岩洞、戈壁荒漠,也有江河湖沼、榛莽叢林、海洋島嶼,還有平原丘陵、水鄉澤國、沃土良疇。先民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創造了各種交通運輸工具,開鑿各條道路,架設各類橋樑,設置各處津渡港口,疏通各地航道,在前工業化時代長期保持著世界上最大規模的交通工具、設施和道路系統的地位。由此形成的豐富文獻記載,不僅是我們了解和研究中國古代交通運輸業的重要依據,而且是了解和研究中國古代史和古代文明的重要資料。但是除少數例外,這些資料一般分散於浩瀚的古籍之中,其中間接的、零星記錄更難查找。為此,《中華大典・交通運輸典》按交通路線和里程、驛站、交通工具、交通設施等專題,將傳世歷史文獻中的有關資料收集、輯錄、標點和整理,方便讀者查閱或提供一些線索。

根據《中華大典》體例,《中華大典・交通運輸典》所輯錄的範圍是一九一一年之前用文言撰述的書籍、檔案。個別跨一九一一年,但以一九一一年前為主的資料,也酌情收錄其一九一一年後部分,以保持資料的完整性。對肯定完成於一九一一年前的資料,雖出版於一九一一年後,仍予收錄。外國人來華以文言撰寫的資料、外國人以文言撰寫行程記錄中國境內部分,同樣收錄。晚清以來外國著作的翻譯本一律不收,但經國人翻譯改編的譯著、譯述則視其內容的重要性酌情收錄。部分資料附有插圖、地圖,亦視其重要性和清晰程度酌情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