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未來來的人


破雞雞超人跟著那紅袍胖子,穿過一個古化的花園,亭台樓閣、松柏蔥鬱,遠一點的小湖上還停泊著畫舫,他們幾乎像小跑步那樣,在蜿蜒的廊道快走。然後走到一處空曠地,那兒像「小人國世界」排放著一座座縮小比例的中國宮廷建築木造模型、飛檐峭壁、栩栩似真,每一座模型約半人高。每處細節無不講究,他突然發現,這些木雕模型,不正是他們所在的這座紫禁城嗎?他們剛剛滿頭大汗穿過那些迴廊、所經過的風景,仔細辨識,可以在這木雕群陣中找到。

未來來的人

然後他看到一個穿黃色龍袍的瘦削青年,專註的拿著鑿子,在修改其中一幢木雕的瓦檐。

紅衣胖子朝著這青年跪下,他也只好跟著跪下。

「啟奏皇上,奴才替您,把那可替咱們解氣的人帶上了。」

那個年輕的「皇上」,繼續專註在他的工藝勞作中,理都不理他們。

紅衣胖子拿小手絹擦擦額上的汗,好像也沒多嚴格的禮制,自顧爬起身,陪笑的挪到那專註在自己創作的人身旁,小聲說:

「王恭廠爆炸案的元兇,奴才已逮捕到案,現收押在內務府,就等皇上親裁。」

那個年輕皇上,這時開口,聲音細細瓮瓮的,感覺比這個胖太監,更像太監。他說:「天要罰朕,是『來自未來的人』?」

「是。」

「那你倒是跟朕說說,那未來的世界,是怎樣的一個境界?」

破雞雞超人跟這年輕皇帝,說起蒸氣機的發明、飛機、火車、汽車,他花了些時間講述電,因之有了電燈、電視、電冰箱、電梯,然後他要講述後來的世界,動輒五六十層、七八十層高的大樓比比皆是。於是他說起「現代城市」,喔,後來人類發生了兩次世界大戰,於是他又描述那些殺人武器的演化:坦克、機關槍、戰鬥機、轟炸機、潛艇、航空母艦,還有集中營和滅掉整個民族的大屠殺。當然這第二次的大戰,結束於兩顆原子彈,他跟那聽得目瞪口呆的爺兒倆描述廣島原爆的景觀,蕈狀雲數十萬人瞬間蒸發,所有建築全像被颶風掃成灰塵,那些金屬全被融解成液態。

然後他開始解釋計算機的發明,喔,他想起插入講了一大段電影,電影工業,從卓別林,到好萊塢、西部片、戰爭片,到特呂弗、戈達爾、雷奈、黑澤明、伯格曼,然後超人、魔鬼終結者、ET,然後世界末日、變形金剛、X戰警、侏羅紀公園、蝙蝠俠、蜘蛛人、復仇者聯盟、……接著他開始解釋網路的發明,手機進化成智能型手機,人們活在一個數億倍於真實世界的網路世界。

未來來的人

他看到那年輕皇帝滿臉是淚,那紅衣胖子也聽得眼歪嘴斜。

然後那年輕皇帝說:「朕即位時,才●歲,先帝自即位到大薨,不過一個月。所以有所謂『紅丸案』。先帝一生,不受太皇帝喜愛,時時想換去先帝太子之位,扶福王續祧,與朝中大臣對峙,不惜十九年不上朝、不祭廟、不批奏、不出宮。是為『國本之爭』。至太皇帝崩,先帝即位,福王之母畏懼懲禍殺身,獻六美人予先帝。先帝先有驚悸之症,后又耽溺女色,即帝位三十日而晏駕。朝中大臣,不恤朕與先帝貴妃西李之母之情,將西李逐出干清宮,並將朕之乳母客嬤嬤逐出宮。此為『移宮案』。想歷代君王,未有如太皇帝與朕,父子這般苦命者。」

破雞雞超人只覺得這年輕皇帝,講得嗡嗡轟轟,咬文嚼字,說不出的暗影、仇恨、恐怖編織錯縷、亂針刺繡,纏縛在一塊,那包括他祖父的、他父親的、他的,陰鷙而蒼白的臉,那些雞雞歪歪的朝中大臣,好像真有那回事的爭辯,那延展而出的江山,明晃晃日照下的田野,那些卑屈可憐勞動著的小人兒子民,那些漕運的鹽商、沿海的倭寇、北方千仞牆關外,雪白光輝的后金騎兵、……那是一個栩栩如生的世界,但又像被蟲子鑽滿、蛀蝕成一條條孔道的爛蘋果。那些大臣們,用雕琢排砌、每個字都有顏色,有內建的機括、意義,如鐘錶齒輪銜扣,那數以萬計的奏摺,將天下描述成他們言之鑿鑿的那個天下。聖上啊您千萬不可當那對不起太祖皇帝成祖皇帝的不孝子孩啊。但誰不知他們在宮廷影子的那一面,結黨營私、剝削百姓,繁殖自己的族姓和門生。他們就是蛀壞了太祖皇帝留下的那片皇城的蟲子。他們讓我大明政權,成為沒有靈魂、沒有影子的軀殼,只有每一處孔竅發出那企企促促的蟲鳴聲。

「所以皇上才沉迷於自己木工雕造的模型?作為帝國夢之核心,最明亮乾淨的原形?」

「挺擊案、紅丸案、移宮案。他們弄出這些影影綽綽,太皇帝與朕,父子背著甩不掉的魅影。彷肺頤侵旒遙有一條滅噬自己的遺傳基因,歷朝皇帝,都像接棒者,每人加上一些毀滅自己的創意:昧於後宮、沉溺煉丹、縱慾貪歡、短命、暴躁鬱怒、任用權閹、杖殺大臣、橫徵暴斂,或滿腦子灌水喜歡戎儷穌鰲⑸憊女、殺自己兄弟、殺自己子孫、……這個王朝的故事,已經被移形換位,像高明賭徒搓牌洗牌給偷換掉了。你想想,你若是我,你想不想搶回重新說這個故事的權力?」

破雞雞超人說:「想。」

「但是我們無法找到真實世界與我們夢想中描述的那個極樂世界之間的通路?亭台樓閣、殿宇森森,農田阡陌,行人如織、絡繹不絕、……破掉的江山,我聽說有補鍋匠,有修復蝕壞之書畫的藝師、有修補刺繡破綻的織工,有把碎缺瓷器嵌回原貌讓人看不出彌縫的鬼神技藝,我就想,有沒有修補故事這樣的人?」

紅衣胖子插嘴:「聖上……」

「我聽說唐太宗賜玄奘御弟,使其西行,起因即為了修補他的惡夢。因為聽說西天之經,可以有一將離散崩解的世界,定著在一最初時光,一切光彩熠熠、筆墨猶新,結構嚴密之妙法。」

「聖上……」

「王恭廠大爆炸,那個故事的破洞已侵近朕的夢境了。」

未來來的人

破雞雞超人在那個黯黑的地底之穴洞見到了美猴王。那裡真不是人間之境,很像電影中看過的,地鐵軌道再下一層的廢棄地下水道;或是一座溫泉浴池下方的地窖。紅衣胖子手中的鯨魚油火把,那火光照亮了被鐵縛綁垂掛的美猴王的臉。那真慘酷!他們已把他的眼皮、耳朵、鼻子剪掉了。

破雞雞超人想:這只是攝影師的作品。譬如那個集中營棄屍槽,堆著上萬具赤裸的白色屍體;或是烏克蘭大飢荒;西班牙大流感;日本轟炸機炸了上海一處婦幼醫院,一個嬰孩奇迹的坐在焦黑瓦礫堆;……

更多的慘酷時光,那些攝影師像第一隻蒼蠅詫異的飛到那空無一人、}人目睹的場景,像從木板牆壁上鑿穿第一個窺視孔。一百多年過去,愈大批的蒼蠅嗡嗡嗡飛到失序的死亡現場。人們不那麼容易破驚嚇了。或者說,那變成一個塞滿「感覺」,無數窺視孔的世界。

紅衣胖子和他的手下們,能想出的虐整威脅他們主子的江山的手法,就是在一完整的人形上鑿洞,破壞他本來的形貌,刮下皮膚或外表的一些器官,弄得鮮血淋漓。或是一種經驗法則的對「疼痛」的理解:剪開你的皮囊,用鐵鉗拔掉你一顆顆牙齒、一枚枚指甲蓋,讓你鬼哭神嚎,在破成碎片的過程,屈服、恐懼、認罪、懺悔。但這實在是缺乏想象力,不,那是一個個體和個體,只能直來直往,一個人能兜在手上的經驗,就是他一生能經驗的全部。他不知道會有「影分身術」,以無數分離出去的影子,去盛裝接收像蟲卵繁殖的「全部的感覺」。如果紅衣胖子活在後來的這個時代,他的想象力不會I限在,對一具孤獨的身軀,施以這些殘酷的凌虐。

破雞雞超人說:「大聖。」

美猴王說:「噢,是你。」

紅衣胖子說:「你們原來認識。」

破雞雞超人說:「大聖,你躲到這個時代,你以為曲拗再曲拗的暗影可以讓我找不到你。我的搜尋引擎一打開,你就像一顆蘋果放在一幅黑布條上那麼明顯。這些二維人保護不了你的啊。」

美猴王說:「我以為這段時光的暗影、密度夠大,可以拖緩光速的飛行。」

「大聖,這次你真的算錯了。」

「好吧。該死的破雞超,我真是被這些蟲洞旅行解離的好果。」

未來來的人

於是,從那紅衣胖子的眼中,他看到那個「來自未來者」變成無數如鵝毛飄墜的大雪,但很怪的是那些雪片是邊綠鑲了一圈白銀的黑色,那個黑,似乎將他眼球習慣的事物景像的立體層次,全無聲的吸光。他的眼前塞滿了翳影,包括那個被鏈在刑柱上的「美猴王」,那個「來自未來之人」,包括他自己,身後的宮殿禁衛軍,全變成剪紙剪下的黑影,扁扁薄薄一片,彷彿眼球被摘下,扔到地板,汁液流失,塌癟成一層薄膠。和原有的整個世界失去聯繫,獨立在沒有連續動作的、一張黑紙片里。

他想起那被他寸磔的左光斗、楊漣,那些滿嘴聖賢之道的東林黨人,他一直瞧不起他們,那些嗦累疊的奏摺,那些像穿了百宮服色、擠眉皺眼的字句;他們瞧不起他不識字,但他們伏案自嗨寫的那些豪華文章,每日像屍衣披曬在他的書房几上,他讓那些自小讀書的孩兒們,跪著讀這些離真實世界好遠的奇怪奏摺,像戲班舞台上沒半個角兒上場,那琴師抑揚頓挫的二黃。

皇上啊,這是先皇一生驚悚,交給您的江山哪。那麼老的一些老頭們,像小娘們哭鬧撤嬌。他們不知道他到現在,整個人的存在、思維,仍是拿著骰筒蓋住的骰子,嘩啦嘩啦搖甩,不可測的翻跳,摔滾,一揭一掀,北方的袁崇煥,南邊的戚繼光,誰是豹子,誰是幺癟,誰搞他,誰在那明晃晃的驛道快馬急駛給他送來情報,這六個各有六種可能的隨機數,比那些披披掛掛的奏摺,要任意自由、穿梭飛翔在皇上和這個帝國之間的控制心術。

但現下眼前,這一切都停止的,黑色鑲金的鵝毛大雪是怎麼回事呢?那個怪咖,造成王恭廠大爆炸的魔頭(現在聽這「來自未來之人」說出他的來頭,竟是那個說書戲本里的孫悟空),像他曾見過一些道士,用桃木劍刺戟的紙符,在嗡嗡咒語中,憑空自燃――不,要比那強百千倍的光焰,那原本在他眼皮間變成一張黑紙的猴圖案,突然像一桶硫磺爆炸那樣燃燒成一隻光猴。

「呔!」然後似乎只有這光猴重新要回時間,雖然像翻書頁,不連續,跟一團泥沼沉重的翳影抗搏,但仍變換了幾個形態。那像是骰子們在骰子里翻跳旋轉,沒有一粒落停,不可測的神z時光。

但這個「來自未來之人」並沒有任何反制,和他與身邊之人,停止在那張扁扁的剪紙圖畫,那張臉帶著狐狸的笑意,好像有哪個構件少了?雙眼、眉毛、鼻樑、嘴巴,都不缺,但怎麼有一種雞蛋光滑弧形,讓人不愉快之感?紅衣胖子覺得鼻子呼息的濃稠艱澀感更重了,即使他現在也是一張薄紙,但似乎腔口裡的心臟要爆裂了。

那光猴的焰火翻跳一明一滅,慢慢像一隻垂死掙扎的蛾子。噼啪!噼啪!然後非常怪的,他和他們所處的這個空間,半空中有一些字一列列出現,那也不是用筆書寫,也不是劇的,是像骰子彈跳那麼快的速度,答答答答出現在空氣中。

「你的驅動引擎改過啦?但這個軟體程序會不斷增殖數列本身,你跑不動的。」

「你跑到深網的世界啦?看來老孫真的小看你了。但你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要把老孫徹底刪除?這會把所有的記憶檔全部清空啊。」

「我也只是一個程序。」

「一個『孫悟空去死去死』社群的宅男?」

「可能是蔓延竄跑在深網世界的那個『美猴王』,已經失控了,成為穿越各歷史時空的炸彈客,恐怖分子的遮蔽檔。我也不知道是誰發明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