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上海是杭州的後花園?


大概在一周前,我在杭州一家知名互聯網公司調研。很巧,接待我的那位高級總監以前就是上海某知名高校的經濟學教授。我讓她對上海和杭州這兩個城市做一番比較時,她說了一句讓我腦洞大開的話:「今後上海將是一個宜居城市,成為杭州的後花園。」

什麼?上海宜居,是杭州的後花園?是不是說反了?她回答的很乾脆,沒錯,上海才是杭州的後花園。你看,我一個上海人,周一到周五在杭州上班,周六到周日才回上海。

在描述杭州和上海的關係時,坊間――其實也就是杭州坊間此前經常稱自己是上海的後花園,意即杭州風景秀麗,而上海是工商業中心,每到周末,西湖邊隨處可見來自上海的遊客。作為一個在杭州學習和生活了近9年的准杭州人,我對此深有體會。

杭州這幾年的發展有目共睹,但說上海是杭州的後花園,是不是太自大了?果然,當我在微博和朋友圈裡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引來了很多不同意見,甚至還有很多嘲諷。比如ID為 @戈爾巴樵夫 的評論:「夢回南宋?」。而@老衲昨夜再觀天象則是說:「杭州最近自信心爆棚啊!一會杭州灣大灣區狂虐上海深圳,一會又上海成了杭州的後花園。話說這自信心到底哪來的呀!」當然,也有人表示認同,比如知名大V@向小田 就表示:「擬同意」。

上海是杭州的後花園?

杭州確實在吸引來自上海的人才

今年1月底,獵聘網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全年,人才凈流入佔比排名TOP20的城市中,杭州排名第一。今年3月,全球最大職場社交平台LinkedIn(領英),首次發布「中國職場全球化榜單」。這份榜單,從全球化的人才、工作機會和企業三個維度,對中國各城市的職場全球化程度進行掃描,進而評估其職場全球化現狀。具體到中國的職場全球化指數,上海、北京、深圳、廣州和杭州排名前五。但是從海歸人才流入的相對量來看,杭州還逆襲北上廣深,排名全國第一。

為什麼杭州能吸引來自國內外――當然也包括上海的人才?阿里巴巴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首先,阿里巴巴從小到大,在這發展壯大過程中,就吸引了不少來自上海的人才。當年阿里巴巴的CEO衛哲就是來自上海,現任CEO張勇也是來自上海。在我身邊的朋友中,至少有十來在杭州和上海之間來回奔走,而絕大部分就是在阿里巴巴工作。

其次,阿里巴巴成功的示範效應,帶動了杭州的創新創業氛圍。阿里的成功上市,讓很多人獲得了財務自由,他們不再滿足於在阿里內部上班,而是想通過創業成就一番像馬雲和他的十八羅漢的創業故事。最近這幾年杭州湧現了不少獨角獸公司,而它們都和阿里巴巴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要麼就是阿里的前員工,要麼就是接受了來自阿里前員工的天使投資,或者就是接受了來自阿里的投資。

與杭州相比,近年來上海顯然缺乏這樣的創富故事,《2016 中國獨角獸企業發展報告》數據顯示,上海獨角獸企業總估值 722 億美元,佔全國總估值 15%;而杭州獨角獸企業總估值 1335 億美元,佔全國總估值 27%。於是,一大堆懷揣創業理想的年輕人,就選擇了到杭州創業,就像當年馬雲說的「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互聯網以及相關從業者是這幾年杭州吸引上海勞動力的主要領域。當然,往杭州遷徙的人不止是碼農,同時還有金融業和高端製造業。在前段時間,我不只在一個場合聽人說起這樣一個故事,說2016年彭博資料庫的杭州用戶數已經超過了上海。這個指標非常有意義,因為它的用戶主要是金融業從業者。這到底發生了?最大的一個因素是位於杭州西湖附近的玉皇山基金小鎮的崛起,吸引了一大批對沖基金入駐,而這些公司需要更多的金融人才,而上海龐大的金融人才儲備,顯然是杭州公司挖角的最好對象。

上海是杭州的後花園?

為什麼他們還是把家安在上海?

事實上,上海向杭州輸送勞動力並不是僅從現在開始。從改革開放以後,上海曾經出現過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群體,叫「星期天工程師」,他們周一周五在上海原來的工廠工作,但是周六周日到上海周邊的很多鄉鎮企業里上班,幫助這些工廠解決一些技術難題,而杭州就是其中的目的地之一。正是因為這些星期天工程師的存在,使得江浙兩地的鄉鎮企業和私營經濟能夠迅速崛起。

不過,那個時候的星期天工程師也只是在周末時候到江浙兩地上班,還很少有人能夠放棄在上海的鐵飯碗投身到這些企業中去,要麼是江浙這些處於草創階段的企業無法支付比上海更有吸引力的薪酬,那麼就是杭州這座城市還不夠吸引人。上海人才真正成規模的流向杭州,還是本世紀以來的事,尤其是阿里巴巴崛起以後的事。到目前為止,阿里系的不少高管都是來自上海,前阿里巴巴CEO衛哲、現任CEO張勇、螞蟻金服CEO井賢棟、螞蟻金服首席戰略官陳龍……更不要說還有很多中層崗位的員工。

不過,我觀察到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即便這麼多人把工作地從上海轉到杭州,但是他們卻還是把家安在上海。為什麼不把家也搬到杭州,這樣就可以和家人團聚?我問過很多人,大致來說是以下幾個因素讓他們作了兩地分居的決定。

首先,子女教育影響了很多家庭的選擇。與國內絕大部分地區相比,杭州的基礎教育也算領先,但是與上海相比,還是存在一定差距。根據2015年OECD組織的「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測試顯示,由北京、上海、江蘇、廣東代表的中國大陸排名世界第十,要知道在2009和2012年的測試,由上海代表的中國則是名列第一。

同樣,上海基礎教育的多元性也遠勝杭州。僅以國際學校為例,據《2016中國國際學校發展報告》的數據顯示,上海以88所國際學校的數量排名第一,而浙江和江蘇兩個省加起來才70所。同時,上海的國際學校中有不乏舉世聞名的名校,如大名鼎鼎的哈羅公學和惠靈頓國際學校。

上海是杭州的後花園?

其次,上海比杭州更適合生活。作為國內最大的城市,上海不僅是經濟體量比杭州大,更是有著比杭州豐富多彩的生活。風景名勝杭州自然佔優,但一個城市的生活適宜程度不僅只有自然風光,同時還有很多其他方面的腰間。在購物、美食、文化展覽、演出、娛樂、設計和綜合交通等方面,上海完勝杭州。

不說文化市場,即便是日常的購物選擇,上海也是遠超杭州。儘管互聯網的興起拉平了一般商品進入家庭的門檻,但並不是每種商品都能上網購買,而且很多商品必須通過線下遴選,而這方面,上海無論是在種類還是數量上,都比杭州要多。

而上海作為國內人口最多的城市,就是一個各種商業形態的天然實驗場所。上海擁有國內最為便利和發達的24小時便利店,甚至是阿里旗下的盒馬鮮生,它的第一家店也是於2016年首先開在上海的金橋國際購物廣場,而等到杭州開第一家店的時候,已經是一年後的9月28日。

再次,上海擁有更多的就業機會。儘管現在很多行業杭州發展迅猛,甚至超過了上海,但是從總體而言,上海在就業的深度和廣度上還是超過杭州。於是我們就會發現,儘管有人在阿里系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但是其配偶卻不願意遷到杭州,因為杭州所能提供與其相匹配的崗位並不是很多。也正是因為此,我們就能夠見到很多滬杭兩地的周末夫妻。

最後,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那就是一些非市場因素在發揮作用。很多人之所以選擇在杭州上班而把家安在上海,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戶籍制度導致的區域分割。眾所周知,上海是國內最難拿的城市戶籍之一,而擁有上海戶籍某種程度上就擁有了一些其他省市沒有的優勢――當然也包括杭州,比如說上海的高考升學率在國內可能是最高的,很多家庭為了子女能順利升入理想的高校,也會讓其在上海接受教育,而不是遷到杭州。

如果從這個角度看,上海作為杭州的後花園,並不是因為杭州的競爭力比上海強,相反,是上海軟實力的體現。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有人是從杭州到上海就業,而且能夠在上海落戶,那麼他十有八九就會結束滬杭兩地分居的局面。為什麼家人願意到上海來?原因還是如上所說的幾點,無論是在工作還是生活,上海這座城市的廣度和深度都是杭州所無法比擬。

上海是杭州的後花園?

後花園的隱憂

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Nathan Schif以《城市與產品多樣性:以餐館為例》(Cities and Product Variety: Evidence from Restaurants)獲得了城市土地學會(Urban Land Institute,簡稱ULI)2016年度學術獎。這篇論文的視角很獨特,以餐館為例對美國城市餐飲品種進行了測量,認為城市結構通過空間集聚需求直接增加產品品種。他發現,人口的地域集中導致了更多的烹飪,而且有特定烹飪的可能性在人口和人口密度上都在增加,最稀有的烹飪只有在最大、最密集的城市才有。

事實上,一個城市人口的集聚不只是帶來了餐飲的多樣性,其他各行各業也是如此。杭州的公司為什麼要從上海挖角?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上海作為國內人口最多的城市,其人才的密度和廣度在國內也是首屈一指,就像Nathan Schif教授在那篇論文中提到的,「最稀有的烹飪只有在最大、最密集的城市才有」。餐飲業如此,金融業、互聯網同樣也是這個理道理。上海作為國內最大的城市,其人才儲備是國內其他城市所無法比擬的,也正是如此,當一個城市人才供不應求時,上海往往會成為這些公司的挖角對象。

這幾年來,杭州作為國內「准一線」城市,它的經濟活力已經得到了市場的廣泛認可,不僅是誕生了很多公司獨角獸公司,更是獲得了一大批在上海、北京從業者的青睞,他們紛紛用腳投票來到杭州上班。但有趣的是,儘管有很多人的工作地發生了變化,但是卻不願意舉家遷徙至此。我們承認,那些影響家庭遷徙的因素中有好些是非市場因素在發揮作用,比如高考升學率等,但是最重要的因素可能還是市場因素:由於龐大的城市體量,其在文化娛樂甚至商業等方面的多樣性與上海相比還是有差距。

儘管勞動力的自由流動是市場經濟的應有之義,但是如果一個城市的勞動力持續出現「逆差」,這對城市而言並非是一個好消息,而這種現象已經在上海身上顯現。

《上海統計年鑒》的數據顯示,2015年末,上海常住人口總數為2415.27萬人,比2014年的2425.68萬人減少了10.41萬,其中非戶籍人口從2014年的996.42萬減到了2015年的981.65萬,更是減少了14.77萬人。儘管2016年的常住人口數比2015年有所增加,達到了2419.70萬,但是與2014年相比,還是少了5.98萬。

同時還必須注意到的一個現象是,儘管總人口在下降,但是戶籍人口的總量卻在增加,從2014年的1429.26萬增加到了2016年底的1439.50萬。這說明了什麼?一個最簡單的答案就是上海對那些非戶籍人口的魅力在減少。

上海是杭州的後花園?

當然,也有人把這種人口減少稱之為是「嚴控特大城市人口」的結果,但需要指出的是,同為特大城市的北京、廣州和深圳,卻並未出現這種人口減少現象。以北京為例,儘管近年來全力嚴控人口總量,但是2016年全市常住人口為2172.9萬人,比2014年的2151.6萬常住人口增加了超過20萬。換句話說,這種人口減少不只是嚴格控制特大城市的結果,相反,可能是上海城市競爭力下降的體現。如果再在這個背景下看杭州和上海就業之間的此消彼長,那麼就會對上海的未來產生一些隱憂。

當然,在今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杭州都無法撼動上海在過去幾十年積累的優勢地位,那些在杭州上班的上海人還是會把家安在上海,上海繼續會成為這些家庭的所在地。但是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那麼這個城市幾十年積累的「氣場」就會慢慢消散,說不準哪一天突然會發生這樣一種現象:不只是把職場搬離上海,同時連帶著把家也搬了。

說不準哪一天,上海該為人口持續減少而發愁,畢竟從歷史上看,很少有城市是在人口減少的過程中實現從優秀到卓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