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真佛系才能享受青青河邊草


「青青河邊草,悠悠天不老」,是一首在校時候就被洗入腦海的歌。

對六七歲的小孩來說,這十個字,完全沒有任何意義。青草,片地都是,有什麼好珍惜的?時間多到用不完,到底有什麼珍貴?

直到自己有了小孩,看著他們的人生,從一開始的無憂學步,到現在的多重壓力,封印在腦中的這一首歌,才又再次地出現在眼前。

我能夠提供讓他們享受青青河邊草的環境嗎?

真佛系才能享受青青河邊草

在學業的壓力下,青草已經變成了一種壓力,一種名為生物學或自然科的功課。它被放大、剖析、複雜化,讓小孩看到草的時候,不但不想親近,反而像看到瘋狗一樣,只想逃走。逃去哪?逃去他們的虛擬世界,用遊戲、電影、社交軟體,找到另一個,或是另一群,被學業壓出青草恐懼症的同伴們。互相依偎,關閉現實。

他們能跟父母講嗎?多數的父母,還處在一個新舊世界交替的轉化期,自己都不清楚,現實與虛擬要如何融於生活?

商人,用這一個機會賺錢。凡人,用這一個習慣慰藉。

其實,我們,並沒有比小孩好多少。能夠說的,只是因為我們經歷過了大部分的人生,所以可以大聲的說:「我有做好自己的事情,所以可以躲進虛擬世界。」而因為小孩沒有「做好」自己的事情,例如成績好,花大部分的時間讀書……所以不應該「躲進恐懼青草的虛擬世界中」。

要能享受青青河邊草,需要的是正確的態度,與充實的心。

當現實中無法提供這兩個價值給小孩時,又要如何期望,在連父母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的未來中,小孩會快樂?在解構青草,有告訴過小孩,草的味道是清香的?在放大「草」時,有告訴過小孩草是可以蓋房子的?

喔,對了!老師都會說,這些應該是家長的責任。老師只負責學術面的事物,而沒有時間教育體驗的重要。

喔,對了!對於有機會顧家的家長來說,這應該是一個雙人的團體目標。卻也常忽略掉,一人能選擇待在家,就表示另一人很可能連顧家的選項都會被現實奪走。所以,最後,連家長,都開始害怕青草。因為青草,在不自覺中,代言了壓力。

而壓力與害怕是兩個讓人快速變老的條件。

對於小孩,他們沒有選擇,只能早熟,只能網路上癮。要不然,以他們的心智,是無法面對擺在他們面前的世界的。

對於父母,只能變老,因為壓力不只是新舊世界的羈押,更是價值觀的互呼巴掌。

一轉眼,小孩馬上就要離家了。但家中,還是留下了許多裂痕。

一轉眼,生活質量已經不重要了。但心中,還是留下了許多的彆扭。

小孩問:「你的要求,為什麼還是無法讓我對未來有信心?」父母問:「就算儘力要求了,為什麼心中還是無法確信自己是對的?」

真佛系才能享受青青河邊草

時間,就在這一些問號中,飛逝。

鏡中的自己,也出現了老態。心中的自己,也出現了疲態。

如果,在青青的河邊,有一座山峰。可以讓我們,用適當的高度俯視這一切,會不會有不同的結果?我們如果可以看到,河的源頭還遠,草的盡頭還遠,會不會放鬆一點?會不會釋懷一些?當知道原來的天不老是指天下事,人自有其命運,會不會釋懷一些?會不會少追求一些「正確」?這些,會不會才是小時候需要理解的事?

我想,帶著小孩,在河邊的草上,翻滾、野餐、耍浪漫。我想,目前的現實,會讓我無法做到。我期望,讓小孩不怕草,浪費時間。我知道,目前的現實,只會逼著小孩怕草,善用時間。

看樣子,目前,我還只能看著河邊的青峰,告訴他,還要再一陣子,才能入山登峰。

只能提醒自己,如果運氣好,不要到已經在輪椅上,才請小孩,推著我上山,再發自心坎的,向他們道歉。

本文原標題:《青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