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一千二百多年前出生的空海,日本人相信他還活著


空海(774―835),密號遍照金剛,謚號弘法大師。為唐密第8代祖師,日本真言宗開山之祖,他要是活著,為1243歲,但是有許多日本人認為他還活著,還能舉出許多證據。如果去日本真言宗最古老的道場高野山金剛峰寺,更會讓人覺得他真的是活著呢!十分不可思議。

是入定還是圓寂?

日本和歌山縣的高野山金剛峰寺和京都的東寺是日本真言宗兩個根本道場,高野山的人們和僧侶大多數相信,空海至今仍在高野山奧院的靈廟裡打坐、入定。入定,即進入一種無思無想的禪定狀態,有時得道者的示寂,也稱為入定,但是這裡的人們顯然覺得空海現在是處於前一種狀態。在寺廟裡,掌管後勤的人被稱為「維那」,一直到現在,每天都有維那給空海送兩頓飯。

據說空海老早以前就告訴過弟子,他要在835年(日本承和二年)3月21日(陰曆)入定,並真的在那一天入定了,於是弟子們為他建立了奧院。1100多年來,人們認為他一直在那裡打坐入定,給他送飯也持續了1100多年。據說送的是素食料理,沒有魚肉,但是豆腐、青菜、醬湯等種類齊全。他們認為:835年3月21日是他的入定日而不是他死去的日子。

一千二百多年前出生的空海,日本人相信他還活著空海像

除了送飯以外,每年在他入定的那一天,還給他送去衣服。至於那裡面是只有木像,還是真有肉身佛在打坐入定,維那絕對不對外人泄露,就是對弟子和後代也三緘其口。

如果到高野山金剛峰寺奧院去觀光,不僅禁止攝影,還貼著寫有「禁止私語」的紙,像是怕打攪空海冥想。

最初有關空海是在打坐、入定的說法出自空海入定后100年,平安中期的東寺僧人仁海(951-1046)的所著《金剛峰寺建立緣起》一書,書中說空海入定49天以後,容顏仍然沒有什麼變化,鬍子和頭髮都在繼續長,而據日本平安時代末期成書的《今昔物語集》記載,由於東寺和金剛峰寺曾發生過本末之爭,金剛峰寺失敗,一度由東寺的負者人(當時稱為「長者」)觀賢兼管,並因遭雷擊發生火災等,曾一度荒廢。賢兼那時進過奧院里的空海靈廟。看見空海正坐在木製的廚子里,廚子的外邊還有石屋,亂髮如雲,有一尺多長。他用剃刀給空海剃髮,又整理了一下空海的衣服和念珠,然後又把廚子和石屋貼上封印。

人們還傳說:空海雖然已經入定,但是仍然到各地行腳,每年陰曆3月21日,在高野山的寶龜院都會舉行為空海換衣服的儀式,那時人們會在空海換下來的衣服上看到旅途的征塵。

日本的天才僧侶在大唐國度大放異彩

空海出生在岐國多度郡屏風浦(今香川縣善通寺市),家裡是那個地方的名門望族–佐伯家族,小時候的名字叫「真魚」,父親是郡里的官員。據說空海在5、6歲時就夢見佛坐蓮花,並經常用泥塑佛像,用石頭堆砌佛塔。

其舅舅是日本第五十代天皇桓武天皇的皇子伊予親王的侍講,也就是皇子的老師,歸省回鄉時經常教空海學習儒家經典等。

日本延歷七年(788年),舅舅帶著他一起來到當時的新都長岡京(現在的京都府向日市),延歷十年(791年),也就是在他18歲時,入當時培養官吏的教育機關「大學寮」明經科,學習《書經》、《詩經》、《左傳》等漢典,本來可以官運亨通,但是偶讀佛典《虛空藏求聞持法》,於是一心向佛,在這裡只念了一年就退學了。此後他雲遊日本四國地區的名山險峰,半僧半俗,進行艱苦的佛教修行。一年後下山,如脫胎換骨,其有關佛教的見識和體驗得到當時佛教界的承認,延歷十四年(795年),在奈良東大寺戒壇院受戒成為正式僧侶。

日本延歷23年(804)5月12日,日本第17次遣唐大使(也有第16次、第18次等豬說)藤原葛野麻呂率遣唐使團隊從肥前(現在的佐賀縣)松浦郡田浦港出發,乘5艘木船,駛向東海,奔赴唐土,同行出發的人中有幾名留學僧,包括空海和最澄等。

出發翌日,突然遭遇颱風,空海乘坐的第一船,經過34天的漂流,終於在8月到達了福州長溪縣赤岸鎮(現在的福建省霞浦縣赤岸村),其他4條船皆不知去向。

又過了一個月,最澄乘坐的第二船也經歷千辛萬苦,漂流到了明州港(唐朝開元年間設置的州,在今浙江省寧波市境)。

福州當地官府懷疑他們是海盜,對他們進行調查。為此遣唐大使藤原葛野麻呂給當時的福州刺史閻濟美寫了申訴書,但是藤原葛野麻呂的書法和漢文都很差勁,文不達意,愈發使當地官府對他們懷疑。

遣唐大使為此一籌莫展。這時有人告訴他同船的僧人空海書法文章皆佳,他急忙找到空海讓他代筆再行申訴。福州刺史驚訝於空海的秀逸書法和文章,立刻把遣唐使遭海難之事上報長安。

一千二百多年前出生的空海,日本人相信他還活著空海書法《風信帖》

該年11月3日,他們一行被允許前往長安,12月23日到達。

長安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也是當時佛教的聖地,真言密教正處全盛時期。空海遍訪各處高僧o曾與醴泉寺般若三藏學習梵語。入唐后第二年的唐貞元二十一年、日本延歷二十四年(805年),他終於找到了真言密教集大成者,長安青龍寺的的禪師惠果,惠果慧眼識真金,欣然說道:「相待已久,今日相見,大好!大好!」收他做入門弟子。

惠果阿A梨(743年-805年),俗姓馬,京兆昭應縣(今陝西臨潼縣治)人,唐密高僧,真言宗第七祖,住在長安青龍寺東塔院,並設灌頂道場,時稱密宗大師。受唐德宗、唐順宗之崇敬,為三朝國師。

當時中國的佛教界非常具有國際視野和平等待人的精神,任人唯賢,舉人以才,空海的才能和悟性得到了惠果老師的高度評價。

密宗視宇宙中一切皆為大日如來所顯現,表現其智德方面者稱為金剛界;表現其理性(本來存在這永恆悟性)方面者稱為胎藏界,而密教以灌頂為阿A黎(上師)向弟子印可傳授時的一種儀式。

空海入門后的6月就得到胎藏界灌頂,7月得金剛界灌頂,8月得密教最高位阿A黎(高僧之位)灌頂。

當時惠果門下弟子千餘人,得到傳法灌頂的弟子僅僅6人,而且都經過10年以上的苦修,而空海只用三個月一舉登峰,並被立為大日如來以來真言宗第八祖。

是年年末,惠果圓寂,翌年正月,舉行法事。惠果為聲震長安僧俗兩界名僧,當時長安文人書家雲集,眾人卻單單推舉空海撰寫碑文,著名的「大唐神都青龍寺故三朝國師灌頂阿A梨惠果和尚之碑」碑文墨跡,竟然出自自日本和尚空海之手。此碑文在中國早已失傳,而當年空海自抄一份攜回日本,編入《遍照發揮性靈集》中。

空海在中國學得真言密教後於806年回國,得到日本第52代天皇嵯峨天皇的重用,弘仁七年(816年)得賜高野山的土地,他主持在這裡所建珈藍成為真言宗勝地,弘仁十四年(823年),又得天皇所下賜京都東寺。回國后,他遞經4朝,皆為國師,為天皇開壇灌頂,為日本建壇修法51度,並以高野山金剛峰寺與東寺為真言宗根本道場,前後授灌頂者數萬人,日本真言宗自此確立。

空海帶回到日本的大量中國文物,對日本的文化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根據他撰寫的《請來目錄》,他帶回去的佛教經典有216部461卷,兩部大曼陀羅圖、佛像、袈裟、法具及中國茶、醫藥書籍與藥品、詩賦文章、碑銘、占卜書籍與用具等等應有盡有。這裡有許多重要的文物,至今仍被日本視為國寶。他也因其書法功底深厚,而被稱為「五筆和尚」,與嵯峨天皇、橘逸勢合稱「平安三筆」,著名作品為《風信帖》。828年他還在京都設立了教育機構「綜藝種智院」。當時的日本只有培養官吏的「大學寮」等,而且入學有嚴格的身份限制,沒有官位的人家的子弟不可企及,有少數的私立學校也只面向貴族,而「綜藝種智院」面向庶人開放,不僅教授佛教,也教授道教與儒教。

法系綿綿通古今

現在日本的真言宗分為各種流派,信眾約1131萬人,而來源於真言宗和空海大師的「四國八十八個所」的遍歷,成為日本國民中廣泛流行的一種宗教體驗,不僅限於真言宗信徒。「四國八十八個所」,指的是日本四國八十八寺院,也就是位於德島縣、高知縣、愛媛縣、香川縣的八十八處與空海有淵源的靈場,也稱「四國靈場」。巡拜四國八十八個所則稱為「四國遍路」、「四國巡禮」,也就是追尋弘法大師空海的的足E,體驗一種宗教的洗禮和情懷。在遍歷的過程中,一般都會在後背的衣服上寫上「二人同行」的字樣,意思就是與空海同行,這也和空海至今仍然活著的說法有關。

一千二百多年前出生的空海,日本人相信他還活著空海書法《忽披帖》

2003年,小泉內閣三位大臣多年沒有繳納養老金的事情被媒體曝光。前首相、時任民主黨代表的菅直人當即成為追查此事的急先鋒。誰料,後來他自己也被查出在擔任厚生大臣期間沒有交納年金,他不得不辭去民主黨代表的職務。此後很長一段時間,菅直人剃光了頭髮,雲遊「四國八十八個所」。後來經察發現,菅直人在擔任厚生大臣期間,已經繳納過年金,是年金事務所忘記記載,這才使菅直人重返政壇。據說菅直人性格比較急,有個外號,叫「焦躁菅」,2009年8月他,在日本高松市演講時說∶雲遊四國,使我治好了「焦躁」。

空海是不是真的還活著不得而知,但是他確實活在億萬日本人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