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歷史進程可以預料


2008年1月4日,《人民日報》刊發時評《2007,傾聽中國網民》。黨媒在此文中高度評價網民和媒體在華南虎事件、廈門PX項目等事件中起到的作用,肯定了2007年是「網路公共元年」。2007年至今,普通中國人開啟網路生活並參與討論公眾話題,已有十一年。

2017年,從年初的深圳中產破產,到年中的《北京,有2000萬人假裝在生活》,再到下半年油膩的中年男人、佛系90后……你會發現,人們討論的話題,和十年前不太一樣了。

是什麼左右了話題的變更?我們在梳理了十年來社交媒體上的熱門話題后,發現了話題變換背後的一個重要影響因素:網民人群屬性的變動。

1981年,新中國迎來第三次嬰兒潮。從1981年到1990年,中國累計出生了2億多人口,年均新增人口在2000萬以上。

歷史進程可以預料

以嬰兒潮中出生人口最多的1987年生人為例,他們在最近十餘年經歷了以下人生節點:

歷史進程可以預料

註:

1.考入大學的年齡為18歲,以6歲開始接受義務教育為準。

2.初次性行為年齡據《2015中國人婚戀狀況調查報告》,中位數為22歲。

3.結婚年齡據《中國幸福婚姻家庭調查報告》,平均為26歲。

4.生育初孩的年齡據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匯總數據,我國女性平均生育年齡為28.18歲。

5.初孩入托年齡為3至4歲。

而2007年以來的流行網路話題和嬰兒潮人群的人生節點,形成了奇妙的契合。

2008-2009,愛國陣線聯盟

2008年無疑是中國互聯網史上的一個重大年份――網民數量接近3億,比上一年足足增長了41.9%。

這一年的上半年,第一次互聯網愛國高潮到來,MSN上有1000萬名網友簽名「紅心CHINA」,QQ上則有1.3億網友參與奧運聖火傳遞,成為中國網路史上空前盛大的愛國集體行動。而愛國高潮到來前的兩個月,豆瓣「父母皆禍害」小組在這一年的1月份正式成立。

歷史進程可以預料

第一次互聯網愛國熱潮和「父母皆禍害」小組成立的背後,是嬰兒潮一代此時幾乎全部進入大學,迎來了獨立生活的機會。互聯網的普及使得年輕人們自此擁有了自由表達的空間,對國家的熱愛和對父母的不滿都如約出現在網路上。

新生網民們急於尋找存在感,在網路上浸淫一段時間后,年輕人們的空虛和百無聊賴開始集中爆發:一些如今看來非常荒誕的網路事件出現了。

2009年7月19日,魔獸世界百度貼吧一位用戶發表了一則名為《賈君鵬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的帖子,此帖在一天內的點擊量超過450萬,一天半內跟貼超過30萬,一躍而為「網路第一神帖」。偷菜遊戲也在這一年開始盛行,這個幾乎不用動腦的遊戲成了全民遊戲,人們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這一年的4月份,30位職業經理人和老闆自發成立了”反廬舍聯盟”(「廬舍」為Loser的音譯,指每天在網上浪費兩小時以上時間從而耽誤工作的群體),遏制公司員工上開心網偷菜,此事還得到了央視《焦點訪談》節目的報道。

2010-2012 向生活下跪

2010年兩會前夕,多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多次去北京「蟻族」聚居地唐家嶺實地調研。住在唐家嶺的「蟻族」李立國、白萬龍坐在床上,為前去看望他們的全國政協委員何永智、張禮慧、嚴琦演唱自己創作的歌曲《蟻族》。在這之後,唐家嶺地區整體改造全面啟動。

在上一年的九月份,「蟻族」出現在新聞報道《發現「蟻族」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中。隨後媒體對「蟻族」的報道熱情不斷高漲,《南方周末》在2010年12月31日的《新年特刊》中表示,「蟻族」作為社會群體的一極,正式「登上了中國的話語舞台」。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的某課題組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受訪的四千多名名年輕人有79.3%的年輕人都認為自己現在或者曾是蟻族。

如果說「蟻族」更多的是一種來自外部的定性,那麼在接下來的2012年,一個年輕人自己發明的,更有自嘲意味的詞「潘俊奔唇出現。

歷史進程可以預料《潘磕惺俊肪繒

「潘俊幣淮史⒃從詘俁忍吧李毅吧。在2012年的李毅吧(又叫做帝吧、D吧)里,粉絲用字母D開頭的辭彙「D絲」作為自稱。後來一些粉絲開始將D讀成牛形成”潘”。不僅是玩貼吧的年輕人自稱「潘俊保就連青年作家韓寒也說自己是潘俊5蹦4月12日,韓寒發微博稱自己是「純正的上海郊區農村潘俊薄

這一年,嬰兒潮人群幾乎全部大學畢業,進入社會。生活剛剛開始出殘酷一面,年輕人不得不在網路上用阿Q精神自我解嘲。

蟻族與潘懇宦魷喑校展現了剛邁入社會的一代網民的生活境遇――年輕、貧窮、精神生活匱乏。

2013-2015 中國男人配不上中國女人

時至今日,「鳳凰男」的概念已經被人們普遍地認知――出身普通乃至貧寒家庭的小有成就的守舊男人。但互聯網上吐槽「鳳凰男」的高潮,在2013年就已經出現。在這一年的年中,天涯論壇上集中出現了一批名為《千萬不要嫁給鳳凰男》《為什麼鳳凰娶不到鳳凰女》的帖子。發帖人通過描述婚姻和戀愛中鳳凰男的種種過分行為,來表示對鳳凰男的不滿。

歷史進程可以預料《新結婚時代》中的典型鳳凰男何建國和妻子顧小西

儘管「鳳凰男」這一稱謂帶有明顯的污名化色彩,但它的流行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以我國平均結婚年齡為26歲來估算,2013年前後,嬰兒潮一代中的適婚人口已經開始超過不適婚人口。更不用說,出生在1987年左右嬰兒潮高峰期的一批女性開始集中進入婚戀市場。要求她們不挑剔男方的身家條件,幾乎是不可能的。

女性在婚戀方面面臨的壓力甚至轉化成了對同性的敵意。2013年4月,豆瓣上興起了一場「捉婊運動」,某大V發布的《(技術貼)如何鑒別綠茶婊》迅速躥紅,得到了3500多次推薦。與「綠茶婊」遙相呼應的辭彙,是「直男癌」。

據民政部門統計,2011年,我國的離婚對數為287.4萬對,其中80後作為當事人的佔到50%。嬰兒潮時期出生的大齡未婚女青年們,開始面對極大的結婚壓力和極高的離婚率,於是「直男癌」一詞在2014年出現了。在《中國男人配不上中國女人》等帖子走紅之後,豆瓣網友開始定義「直男癌」:

永遠活在自己的世界觀、價值觀、審美觀里,時時流露出對他人的苛責、打壓以及種種的不順眼,並帶有大男子主義特徵。

歷史進程可以預料圖片來源於天涯

而作為年輕人面臨最大催婚壓力的節日,2015年的春節很不平靜。

賈玲和瞿穎表演的小品《喜樂街》中的「女神和女漢子」段落,和天涯上一則樓主月入8000但開出苛刻徵婚條件的帖子,一前一後引爆了網路上維護女權和吐槽鳳凰男的熱點。同年,以「怒懟男人不靠譜、怒懟女人不爭氣」為主要特色的咪蒙開始走紅。

2016-2017 中產、焦慮、油膩

在2015年的10月,因瑞信稱中國中產人群規模已達1億,網路上已經對「中產」進行過討論。但2016年,人們的危機感才開始大規模蔓延。在一線城市生活的人則更加敏感,到底要不要「逃離北上廣」?

2017年初,深圳擁有兩套房的中產破產、年底中興程序員墜亡,這些都讓80后中產們焦慮不安。雖然面臨著變成「油膩中年人」的指責,但人們更擔心的是孩子。

歷史進程可以預料紅黃藍幼兒園(圖片來源於網路)

大部分出生在嬰兒潮時期的80后,此時要麼已經有了孩子,要麼孩子到了該入托的年齡。從幼兒園面試查三代、到上海小學生家長競選家委會拼履歷、再到攜程和紅黃藍虐童,80后群體參與網路討論的話題重心,開始慢慢轉移到孩子身上。要知道,2010年前後,汕頭、深圳、陝西多地都曾發生過虐童事件,但那時的輿論卻遠不如今天洶湧。

應當指出,人口屬性的變動只是網路議題更迭的必要條件之一。在更廣闊的視野下,一定還有諸如互聯網基礎設施變化、經濟發展、教育程度等其他因素也在影響著互聯網上歷年熱門話題的變遷。

隨著人群的迭代,一些關於90后的議題如2016年的「小粉紅」,2017年的「90后」「佛系」,也開始進入公眾視線。而當這些90後進入新的人生階段,社交媒體上的話題或許將迎來再一次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