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黑白兩道


我收藏過一些北方夏家店文化期的珠飾,管珠、扁珠、雙孔珠都有。有白色的,俗稱雞骨白,就是玉珠在地下鈣化后的樣子。它原來是什麼顏色,可能已經無從知曉了,因為它已經從裡到外徹底鈣化為白色了。

這種珠、管也有黑色的,那是煤晶。煤晶又稱煤精,硬度低於玉石,明清以降它成為印材的一種,因為刻得動,石性也溫和。煤晶和煤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它只是一種黑色的石頭。

在夏家店文化期的珠子裡頭,這黑白兩色珠子往往被加工成一樣的形狀,既有清一色的白,又有清一色的黑,也有黑白珠子間隔編在一起的。那些雙孔扁珠,黑白相間,看上去有點像蛇或蜈蚣。很多年前我收到一條寬度達到1.1厘米的,沒敢往脖子里套,就一直束之高閣。

黑白兩道夏家店文化期的雞骨白和煤晶雙孔珠串。筆者收藏。

黑色珠寶里,黑曜石是我近年才聽說的東西。大概是五年前,上海的朋友寄過來一個手串,說是繩子斷了,還缺了一顆珠子,讓我幫他補起來。我打開一看,是一些銀制的珠子,其他珠子,則是黑玻璃一樣。我就覺得奇怪,這位朋友是個CEO,超級時尚人士,怎麼玩這個?他反唇相譏:這個你奧特了吧,這是克羅星,不比你手上那些珠子便宜的。

於是我開始關注起黑曜石,也就是那黑玻璃一樣的石頭。原來它在很早的時候就被人視若珍寶了,尤其是西方人。果然後來,我在歐洲的許多古董店發現了它們的蹤跡。有一串十八世紀的手串,就是用金子將一顆顆黑曜石串起來。石頭雖小,卻加工成鑽石的形狀,看上去黑得發亮,黑里閃著耀眼的白光。出於好奇我將它買下,後來一位美女說黑曜石是她的幸運石,便轉讓了給她。

就像一個人,素不相識的時候,當然咫尺天涯;但是一旦認識了,就總是能夠不期而遇。自從知道了黑曜石,我就頻頻與它相遇。一個古董級的香奈兒掛件,半個括弧是細小的天然珍珠鑲成,而另一半括弧,是以同樣細小的黑曜石鑲嵌起來的。依然是每一顆都切割成鑽石的形狀,黑得濃重,卻熠熠生輝。

黑白兩道筆者在歐洲淘到的老的香奈兒掛件,鑲珍珠和黑曜石。

和田玉也有黑色的,那就是墨玉。我要說一說和田玉裡面的「青花」,這個青花,跟瓷器沒關係,不是瓷器上的蘇麻離青,而是指一種黑白共生的玉。墨玉和白玉混在一起,是白的贏了呢,還是黑的勝出?

順便說一下我長期以來的困惑,有一句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不是我黑的近了赤然後讓它變得像我一樣黑?或者我是紅的我近了墨卻讓它隨了我的顏色,為什麼不?

墨玉和白玉混雜,常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灰不溜秋星星點點,那就不是好料。好的青花料,應該黑是黑白是白,黑白分明,黑的很黑白的很白。如果是這樣的料,那是比純白的籽料更加珍貴。玉雕大師楊曦就有一件作品,名叫「相見歡」,雕的是在蘇州老房子頂上耳鬢廝磨輕聲呢喃的一對鴿子。自然鴿子很白,老屋頂很黑。這樣黑白分明的好料,給玉雕師進行巧雕施展技藝以極好的舞台。

黑白兩道當代玉雕大師楊曦作品《相見歡》

白玉之外,有一種東西叫硨磲。其實它也就是海里的一種貝類,只是個頭大,樣貌一層層一道道的紋路就像古代的車轍。因為它質地堅密,就像石頭,所以古人又給車渠加了石字偏旁。硨磲生活於深海,得之不易。佛家七寶里有它,據說它是世界上最白的寶石。我是很喜歡硨磲的,當然是那些很古老的硨磲製品。曾經在曼谷買到過一大堆硨磲珠子,都是一兩千年前的東西,蒼老里泛著白,那就是蒼白是不是?

成都有美女送我兩根硨磲長管,那是古羌族的遺物。高古珠子最難的難題就是打孔,因為原始工具實在太原始。所以越老的珠子,當然是指堅硬的材質,越老,珠子越扁,因為打孔難。如果是孔對孔直徑稍大一點,洞就要對打,能不能打准,是不是確保不打歪,兩頭往中間打,結果能不能合龍,能不能勝利會師相見歡,還真不好說。所以這對古老的硨磲管,實在是寶貝!

黑白兩道硨磲長管,筆者收藏。

藏地硨磲飾品是最多的,我在德格淘到一片,瓷密有光,自然磨損非常漂亮,只是不知道它用途。狀若紐扣,卻只有中間一孔。後來才知道,它原來是轉經筒上的一個墊片。無數次的旋轉摩擦,造就了它今天的形狀,光亮、油潤、細密、神秘,它浸透了念誦經文的分分秒秒,它伴隨著虔誠的清晨日暮,在鋪滿冰雪和晚霞的荒涼長路轉啊轉,磨啊磨,它的白色質地上,最終磨出了金黃的紋路,一如雪山半腰的一道靈光。

珍珠是白色的嗎?好像也有粉色的,還有黑珍珠。當然是白色的居多。人老珠黃不值錢,這句俗話,很無情地把珍珠拖進來,陪綁可悲的人生,珍珠何其無辜啊!從前珍珠值錢,因為它少,天然生長的,要取到滾圓的珠子是多麼不容易啊!現在誰還會把珍珠太當回事呢?你去一些珍珠養殖基地看看,就會想起《紅樓夢》里的一句話:珍珠如土金如鐵。因為有「人老珠黃」這個成語,玩老珠子的一般都不會染指老珍珠吧?珍珠何其冤,珍珠何其怨!這是為什麼?

再說幾句白玉作為本文結尾吧。一般人都覺得玉是白的好,好像看美女,一白遮百丑。動不動就要羊脂白。其實真正玩玉的行家,更追求玉的密度和油潤度。為什麼白玉的最高境界是羊脂白,而不是石灰白,或者雪白?白牆和白雪肯定比羊脂更白呀!羊脂是羊的脂肪,那軟軟糯糯的一坨油,油,你明白了吧,它是油潤的,這才是最重要的。你聽說過這句話沒有:十白九松!說的是大部分很白的玉,它們的質地往往不夠緊密,所以油性不足,也不是好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