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家長不想當虎媽,孩子連自尊都沒有?


前幾天,一條新聞在家長群中激起千層浪。

在復旦英語系學生黃恬靜的媽媽,在分享育兒經驗時透露:十多年來,她放棄了單位旅遊以及所有的同學、同事聚會,家裡的電視機十幾年都沒開過。女兒在南外上中學后雖然有了手機,但每天使用時間不超過半小時。

這位媽媽還說:重點高中很多學生看起來洒脫,總說自己晚上在看電視、玩遊戲,實際上絕不可能,肯定都在學習。放鬆未必就是看電視劇、玩遊戲,學習也可以是一种放松。刷數學題累了,可以看看語文、英語,換了一種思維,就是放鬆。

家長不想當虎媽,孩子連自尊都沒有?新聞截圖

黃恬靜媽媽的言論引發眾多網友的討論。

「這樣的母親太可怕了,完全放棄了自己的生活,然後把女兒當成是自己的一個作品。你活著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一個母親。

在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我發現站在不同位置上的人評論同一件事是難有共識的。開設馬術課、擊劍課、鼓勵學生談戀愛的十一學校;一年放半年假,天天排練莎翁戲劇的國際學校,自然不會認同黃恬靜母親和衡水中學的教育方法,那是因為他們沒有必要為高考浪費時間精力啊。死讀的學生考上名校后很可能被身懷絕技的大神們花式虐,可是不死讀你連進入內場的門票都沒有。

我的閨蜜A,從加拿大迴流前信誓旦旦跟我說要抵制一切壓力,對孩子施行西方式放養。但是,現在她給閨女識字量灌到了兩千。此外,鋼琴、奧數、英語、機器人編程也全部都上線了。我說你瘋了吧,日常漢字才八百個,兩千字可以讀《人民日報》了。

A說,我原本不屑像其他家長一樣全力以赴,結果就是孩子被牛蛙(編者註:「牛娃」戲稱)們碾壓的體無完膚,性格大變,連丁點兒自信都沒有了。不提前加碼作業就寫得慢,作業寫得慢就要晚睡,晚睡第二天就沒精神,沒精神就影響學新內容。如此惡性循環,孩子自己也很痛苦,愈加膽怯自卑,甚至自暴自棄。

「我也不想當虎媽,可在這種大環境中,我得保護孩子的自尊。」A說。

而我,竟無言以對。

那一刻,我就知道,不在同樣的處境是無法了解他人的切膚之痛的。

對於沒有13歲浙大新生陳舒音那樣的學神血統,沒有一線城市的戶口加持,沒有哈佛女孩郭文景的MIT老爸,在軍備競賽中天生不具優勢,除了死磕自己,別無捷徑的芸芸大眾,黃恬靜的媽媽,以及門薩妹子張安琪的媽媽至少提供了一些普通家庭可以參考的手段,這比那些階級固化論,努力徒勞論要實在的多。

看到黃恬靜媽媽說自己一直陪伴女兒做功課,女兒做英語她就看數學,女兒做數學她就看語文,我想起前陣子在海淀群里看到的一張照片,奧數教室后滿滿當當的家長,跟著聽課、做筆記。我覺得,這些家長很了不起,他們為此付出良多,更多是出於對於社會競爭的無奈。

馬雲在今年貴州舉辦的大數據峰會上,說了這樣一番話:

「知識可以學,但智慧不能,只能體驗!如果不讓孩子去玩、去體驗,我可以保證,三十年後孩子們找不到工作。」

由於網上截錄的內容有限,我不太清楚黃恬靜的媽媽是如何安排女兒應試之外的生活的。然而,這樣培養學霸就是爭取的方法嗎?

教育要遵循孩子的大腦發育規律

家長們都聽過一句話:「教育要符合兒童發展的節奏。」兒童的發展節奏到底是什麼?簡而言之,就是大腦發育的節奏。

人類大腦直到20歲出頭年紀才會發育完全。在4-8歲之間,兒童的腦細胞之間會建立億萬個神經元突觸(synapses),這些突觸就像亞馬遜森林中盤根錯節的樹根一樣,愈是密集,大腦的效率也就愈高,簡白的說,就是人更聰明。這些連接由於外界刺激而建立,同時,如果刺激中斷,或者不夠持久,一切已經建立的連接又會被剪斷。兒童在10歲左右時會失去大量不常使用的突觸,這就意味著,為了鞏固這些珍貴的連接,家長需要帶領幼童參與廣泛的體驗,見識多面的世界。

家長不想當虎媽,孩子連自尊都沒有?

在這個時期,作為理想家長,你並不需要高深的學問。一次自由市場之旅,一磚、一瓦,一隻蝴蝶、一首歌曲,都會幫助孩子建立健康而完整的大腦。如果在此時,媽媽們過於功利性的,一味給孩子填塞漢字、英文、書寫等應試內容,孩子在文字上的連接雖然得到了加強,但失去的是擴充大腦雲空間的寶貴時機。

此外,孩子在生長期承受過大的壓力也會造成神經元突觸的斷裂。這種損傷是終身的,難以修復的,體現為行為和情緒的失控。

甜豆讀學前班的時候,我跟她的老師閑聊時提到甜豆是個憂慮寶寶,睡覺前總會問我有沒有鎖門,坐車時又會擔心我沒帶地圖,有時還會問一些「太陽爆炸了地球怎麼辦,人類會不會像恐龍一樣滅絕」之類的問題。本來只是說笑一番,哪想那位有19年教齡的老師聽到后神情嚴肅,立刻推薦我帶孩子去看兒童心理醫生。因為,孩子只有在快樂的狀態下才能學習,壓力和擔憂會令大腦進入抵禦狀態。

當大腦細胞成熟后,它們會被髓鞘所包裹。髓鞘使得信息的傳輸更為清晰和高效。在幼兒的大腦中,髓鞘的含量極少,這也是為何孩子們總是磨磨蹭蹭,聽不明白大人的指令,因為他們天生還不到可以快速消化信息,和家長同步的時候。

家長們必須要了解到兒童的這種屬性。不要總是「快點、快點」的催促孩子。快本來就是一個無法量化的概念,多快算快呢?長此以往,孩子長期處於父母的投射下,無所侍從,自我意識也被削減了。

在家長群中,大家經常談到,小學入學考試多麼艱深,小升初比考大學還嚴峻。如果你為這些問題輾轉難眠,我這裡有個簡單的辦法――讓孩子晚上一年學。一年光陰在求學生涯中可以忽略不計,但在體現幼兒身上則是體力和智力的斷崖式差異。加拿大的小學錄取截至到2月底之前出生的孩子,很多年初生日的小孩,尤其是發育本來就較女生遲緩的男孩子們,家長往往會要求晚上一年小學,或者多上一年學前班,以免陷入強者恆強,弱者愈弱的怪圈。

如果實在擔心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不失為一個有效的辦法。

一定要建立孩子的閱讀能力

這個問題我在舊文中已經反覆說過多次。朋友家中患有自閉症的孩子,上初中時還聽不懂何為「假設」。得益於閱讀打開的大門,孩子擁有了邏輯思維的能力,在學業上也突飛猛進,最終跌破所有人的眼鏡,考上了大學。

《北京摺疊》的作者郝景芳說:「我心中有一道光,照亮了抽象乏味的題目,將知識的碎片連接起來,串聯成了有序的圖案。」郝景芳九歲時讀《十萬個問什麼》,點燃了對自然科學的熱愛,中學時讀古希臘自然哲學,確立了天體物理的道路。再後來,她又研究經濟學,出版小說。物理、生物、社會、歷史、寫作,全都統合在光束之下,從此之後再無亂麻一般的習題碎片。

閱讀正是將點、線、面連接起來。當孩子心中建立起一個有趣而廣博的世界,學習就像是搭積木一樣拼起每一塊樂高。這個過程是愉悅的,享受的。此外,三觀完整的孩子會比同齡人更早熟,他們對自己的人生有想法,有要求,因此也就更有學習積極性。

家長不想當虎媽,孩子連自尊都沒有?

在這裡我又要舉到范雨素的例子。范阿姨出名后,媒體關注的是low-end人口的艱辛,但我印象深刻的是閱讀改變了一個襄陽農婦的命運。如果不是受到狄更斯《遠大前程》的啟發,范雨素不會勇敢的帶著兩名孩子背井離鄉北上帝都。如果沒有閱讀帶來的視角和勇氣,范阿姨八成會像中國貧困地區的千萬婦女一樣,忍受著丈夫的酗酒家暴,母親的哭泣哀求,在麻木和絕望中度過一生。

閱讀的過程不應該是功利性的。本科時既發表5篇SCI論文的復旦姑娘張安琪在談到英語學習時曾說,出於興趣,自己上高中時讀完了校圖書館中整整一架子外文小說,更刷了《八卦天後》等不少美劇。儘管如此,考試成績並沒有比刷題的同學們更好。直到上大學后,參加劍橋商務英語比賽,才發現自己隨意考出的成績已經晉身華東地區八強。

這就是閱讀的力量,在潛移默化中,你已經領超同路人一個層面。

在北美,閱讀能力是教育的首要指標。孩子們從學前班開始就被鼓勵建立終身閱讀習慣,以達到自己學習的目的。對於近年很火的「替你讀書」項目,我很是懷疑。因為通過閱讀提升體位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知識膠囊」做得再精妙,也只適合具有等量知識體系的人去接收,反之,一個素人,沒有相當的內功做鋪墊。聽太多的「精華課」也是get不到其中的妙處的。

教育的核心在於保持學習能力

山本耀司有句話:「我從來不相信什麼懶洋洋的自由,我嚮往的自由是通過勤奮和努力實現的更廣闊的人生,那樣的自由才是珍貴的、有價值的。」

無論是家中十幾年沒開過電視的黃恬靜同學,還是衡水中學邊排隊邊溫書的孩子們,我覺得他們都很了不起,很令人佩服。但是我們需要知道,人生不是一張二維的考卷,高考不是一切的終結,只是無盡考試中的一環。20年前的互聯網還是黑白的,20年後4G手機大家都已經嫌慢,20年前80后還是新新人類,20年後90后已經在談中年危機。我們無法預料到以後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可以肯定的是這顆星球將越轉越快,無數人將會被拋甩出去。

家長不想當虎媽,孩子連自尊都沒有?

在這個日新月異,風起雲湧的世界,唯有保持學習能力才是唯一的解局辦法,拋出一張沒聽過沒見過的新試卷,誰能動用所有資源,最快學習到新技能,誰就是贏家。

在孩子幼小時擴充他們的神經元連接,在孩子入學后幫助他們建立閱讀習慣,鼓勵孩子堅持不懈的專註和努力。

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夠給那些不想做虎媽的人一點鼓勵,學會在對的時機做對的事,順著孩子的頻率一起震蕩,而不是越俎代庖、揠苗助長,這是每一個家長都應該深思和了解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