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中國的霸道總裁,什麼時候才會像凱文・史派西一樣付出代價


最近剛在美國上映的新片《金錢世界》,由享譽美國的導演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指導。如果你對這個名字不熟悉,《異形》《角鬥士》《黑鷹墜落》《美國黑幫》《普羅米修斯》等影片應該看過吧。沒錯,這些雷利斯科特導演的。

雷利斯科特因為《金錢世界》被金球獎提名最佳導演。本片原來由凱文・史派西(Kevin Spacey)主演富豪爺爺。但是上映之際,因為凱文・史派西爆出性侵醜聞。導演雷利斯科特決定刪除所有凱文・史派西的戲份,臨時換人。劇組在11月20號回到歐洲重新拍攝本片。9天就搞定。30號新預告上線。聖誕節公映。

這個凱文・史派西何許人也?他就是《紙牌屋》中操縱總統的弗蘭克,《超人歸來》中的大反派,2000年憑《美國麗人》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在好萊塢響噹噹一號人物。

今年,繼著名製作人哈維・韋恩斯坦的性侵醜聞之後,凱文・史派西也成為眾矢之的,成為下一個被封殺的大牌。

中國的霸道總裁,什麼時候才會像凱文・史派西一樣付出代價《紙牌屋》中的凱文・史派西

先是《星際迷航》中的男星安東尼・拉普爆出三十多前在拍攝的工作場所,被凱文・史派西性侵。凱文・史派西在推特上聲稱「記不清了」。同時,史派西公開宣布自己是同性戀,被指責是希望轉移公眾的注意力。

這引發了更多的爆料。前女主持人,酒吧招待,更多演員和導演,甚至8名《紙牌屋》劇組員工,有男有女,都紛紛出來指責史派西是性侵的慣犯。好萊塢反應強烈。不僅《金錢世界》中的戲份統統被刪,原定要頒給他的獎項――國際艾美創始人獎,也被取消。Netflix更直接解除了史派西的所有合作,等於直接開除了他。明年播出的《紙牌屋》可能是最後一季。

我和一位國內的朋友談到這個事情。朋友驚呼:沒想到這廝竟然強姦了這許多男人女人!

我笑著說:不是強姦,是性侵。

性侵不是強姦嗎?朋友不解。

還真不是的。

史派西被爆料的性侵歷史,除了沒有特別註明的情況,主要是性騷擾的不當言行。比如:

理查德・德萊弗斯之子哈里・德萊弗斯通過美國知名娛樂網站透露,凱文・史派西曾當著自己父親的面對自己進行性騷擾。晚上史派西在三人探討劇本的過程中多次將手搭放在哈里大腿上。

製片兼導演托尼・蒙塔納(Tony Montana)自曝:2003年,他在洛杉磯一間酒吧內,史派西進入酒吧突然向他「襲擊」抓其下體。他說:「我當時去點喝的,而史派西就上前並用手臂摟住我。他跟我說讓我跟他一起離開酒吧。他很用力地把手放在我下體,並整個抓住。」

《紙牌屋》劇組8名員工匿名向CNN揭發史派西。其中一名員工說:一天下午他被安排去開車接史派西來片場,結果在路上的時候史派西將手伸進了他的褲子里。

這些指責和國內朋友認為的「性侵就是強姦多名男女」的想法相去甚遠。史派西將手放在別人大腿的舉動,在某些文化和社會中,可能根本就不是個事兒。

其實,美國社會定義的「性侵」,是一種保護個人權利的特殊法律概念,包括強姦,但也包括「性騷擾」。大量的性侵,是以性騷擾的形式出現。

根據美國政府負責執行性騷擾控訴的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性騷擾的定義是:

「基於工作申請人或僱員性別的騷擾是非法的,可能包括『性騷擾』、不待見的性求愛、要求性歡愉、以及其他口頭或身體上的騷擾。騷擾不一定與性有關,可以包括關於一個人性別的冒犯性言論,比如對於女性群體的攻擊性評論。」

也就是說,性侵遠遠不限於強奸。針對任何人的,任何不適當的言論和身體觸摸都可能會構成性騷擾。比如在工作場所,撫摸你的同事的肩膀,或者是對你的異性同事說:「甜心,你的大腿真好看」。或者說:「我們下班後去約會吧!」甚至,針對特定性別群體的不當言論都可能是性騷擾,比如在開會對你的女同事說:「你們女人懂什麼,最好閉上嘴。」這些舉動,如果證據確鑿,都是性騷擾的類型。

這樣嚴格對性騷擾的防範,目的在於防止有權力的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對下屬進行不當的勒索和欺凌。

美國可能是全世界對於性騷擾態度最嚴肅,處罰最嚴重的國家。性騷擾是美國職場的大事。

很多在其他國家比如法國和日本不成為性騷擾的舉動,在美國則可能遭到重罰。《日本跨國文化》刊登過一篇文章,題叫《在日本OK,在美國可能是性騷擾》。文章說,在美國的日本人很容易犯以下類似的錯誤:

對於女性外表的評論;開「你會成為我女朋友嗎?」這樣的玩笑;以酒醉作為不當行為的借口;吹噓「不帶家眷在美國的自由生活」;或是詢問太個人的隱私如「你有沒有男朋友?」甚至在辦公室里陳列挑逗性或衣著暴露的女性照片。

美國「性騷擾」的觀念起源於1970年代,可能導致極高的索賠。索賠的主要法律根據是1964年《公民權利法》第七條。條款的初衷是防止工作中的種族騷擾。1986年美國最高法院在「梅里特儲蓄銀行vs文森」一案中裁定,歧視性的性騷擾,造成敵意的工作環境,違反《公民權利法》第七條,這個判決打開了性騷擾訴訟的閘門。

1991年安妮塔・希爾作證指控美國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克拉倫斯・托馬斯對她的性騷擾一案件,更促成了美國性騷擾訴訟的風潮,據統計,希爾作證的那年,美國企業受到的性騷擾訴訟數量飆升了58%。

根據2013年赫芬頓郵報網站的研調,有75%的人在工作中經歷過性騷擾,卻沒有投訴。另一項2015年的調查調查了2235名全職和兼職的女員工,發現三分之一的女性曾經在工作場合經歷性騷擾。在經歷過職場性騷擾的女性中,有29%的人選擇投訴,71%的人沒有。

性騷擾雖然大多是女性投訴男性,但事實上可以發生在任何性別組合之間。美國聯邦政府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的統計表明,男性提出的性騷擾索賠的比例在今年大幅上升。1990年時女性與男性投訴性騷擾的比例是92%比8%;到了2015年,女性比男性為83%比17%。男性投訴的比例翻了一倍。

這當然和女性在職場中的地位上升有直接關係。

另外,性騷擾可以在各行各業中發生。據2011年《美國經濟評論報告》研究發現,建築土木業的性騷擾率最高,其次是交通和基礎設施公用事業。2016年《矽谷的大象》發表的報告顯示,60%的從事科技工作的女性經歷過性騷擾,其中有65%的性騷擾來自上司,一半的人不止一次受到過性騷擾。

根據美國對職場性騷擾的容忍度,總體來說,在逐年降低。按照2017年的性騷擾標準,這次史派西被圍攻,還真的不算冤枉。

不是所有的美國人對這樣逐漸嚴格的反性騷擾措施感到適應。今年不久前被數十位女性(很多是著名女演員)指責性侵的好萊塢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就說:

「我成長於1960年代和1970年代,當時所有的行為和工作場所的規則都不一樣,那是當時的文化。」

據說,這位韋恩斯坦喜歡駐紮在洛杉磯貝弗利山莊半島酒店,讓助理叫一個個來試鏡或者找工作的年輕女孩,來到他的房間。他會把褲子脫下來暴露自己,或是裸身走來走去,要求女性為他按摩,或是與他共浴。

中國的霸道總裁,什麼時候才會像凱文・史派西一樣付出代價《紐約客》韋恩斯特相關報道的封面

韋恩斯坦顯然錯過了七十年代的美國性侵觀念發生的重大變化。還沉浸在60年「當時的文化」裡面。

今年,韋恩斯坦的行徑遭到了好萊塢幾乎一致的聲討。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在剝奪了韋恩斯坦的會員資格;他更被自己的製片公司開除,失去了利用年輕女孩找工作的願望進行性騷擾的權力。

被打成了落水狗,韋恩斯坦這才向公眾道歉,承認:我現在已經知道60-70年代當時的文化,已經不能成為性侵的借口。「我已經知道不論在辦公室裡面或外面(都不能性騷擾),這不是個借口 。

在韋恩斯坦事件之後,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在2017年將防止性騷擾的寫進了「行為守則」。這其實已經落後於教育、醫療、科技等許多其他行業。

可以說,對性侵觀念的變化,是美國自從幾十年代以來,職場規則最重要的變化之一。無論你是否多大牌的製片導演和明星,都必須遵守這個新的遊戲規則。

覺得這種職場新規則太苛刻?誰讓你在美國呢?

我的另一位國內女性朋友聽說了史派西遭到封殺的事情后,嗤之以鼻,覺得美國人是小題大做。她半開玩笑的說:不就是摸摸大腿,講講黃色笑話嗎?至於嗎?而且,那可是史派西啊!那麼帥的男人。要性騷擾我還求之不得呢!」

聽了這話,我腦中立刻閃現在我們社會流行的各種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故事情節。據說,僅僅在起點中文網,就可以搜索到近2000部標題含有「霸道總裁」關鍵詞的網路小說。而最近的種種電視劇,從《總裁在上我在下》《最美的時光》《克拉戀人》《杉杉來了》到《戀戀不忘》等等,無一不在渲染各種霸道總裁與職場瑪麗蘇的感情糾結。隨便觀看一集就會發現,那裡面的總裁和下屬的男女互動,按照今天美國的標準,幾乎全部觸及了性騷擾的警戒線。

中國的霸道總裁,什麼時候才會像凱文・史派西一樣付出代價《杉杉來了》劇照

性騷擾,說到底是一方利用權力,對另一方進行剝削和欺凌。

問題是,你到底是像這些中文影視小說中的瑪麗蘇一樣依附權力?還是像近來的好萊塢一樣選擇將權力關進籠子里呢?

將權力關進籠子里,需要的不僅是立法的進步,更有社會意識的改變。兩者缺一不可。今年元旦爆出的新聞,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博士生羅某控訴十二年前遭到導師陳教授的性騷擾。這一指證,得到了不少同學的支持。換句話說,說「Me too (我也被性騷擾過)」的人,並不少見。目前學校正在調查,而涉事的陳教授則聲稱:「沒做過違法的事。」

如果陳某真的只是說說黃色笑話,撫摸幾下女博士生,我國法律可能還真的不能支持受害人羅某的受害賠償。而實質性的懲戒和對更多學生的保護,最終只能由陳教授所在的單位決定。

中國的霸道總裁,什麼時候才會像凱文・史派西一樣付出代價

有趣的是,據報道,這次受害人羅某勇敢站出來指責多年前受導師的性騷擾,正是受到不久前好萊塢製片人哈維性侵醜聞的影響。這次,好萊塢不僅僅是拍拍娛樂電影了,其自身的醜聞和凈化,竟然也推動了「反性騷擾的全球化」;不僅一些美國藝人被封殺,連遠在中國高校的陳教授,也感受到了壓力。

也許,立法和意識的改變,就是這樣一點點形成的。

我的態度很簡單:這次好萊塢導演雷利斯科特封殺凱文・史派西,好得很!職場性騷擾,就應該零容忍。

就算是你像史派西那麼帥,也不行。

(本文原標題:《在好萊塢如何當個好演員?先把權力關進籠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