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當了總統的特朗普,沒法起訴他討厭的人了


1月5日美國東北部遭遇幾十年不見的特大暴風雪。這場被稱為「炸彈氣旋」的風暴席捲了從北卡羅來納州到緬因的大西洋沿岸地區。氣象專業人員解釋說,「炸彈氣旋」可以讓氣壓在24小時內急劇下降,導致颶風級別的狂風。

這樣的天氣,我想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地出門閑逛,但這一地區的書店卻相當熱鬧。電視報道說,首都華盛頓、紐約和波士頓一些書店5日早上9點開售時政調查類新書《烈焰與怒火:特朗普白宮內幕》,不到半小時很多書店當天擺出的100多本新書已經全部搶購一空。

原定1月9日才發售的《烈焰與怒火:特朗普白宮內幕》 提前四天與讀者見面,書中詳盡披露了特朗普入主白宮第一年混亂不堪的內幕故事。新書把特朗普描繪成一個最不稱職同時也最具爭議的總統。作者邁克爾・沃爾夫說,這本書是他耗時18個月通過採訪200多名特朗普的親信和政府要員后寫成,包括多次採訪特朗普,前後達三小時,而前白宮首席戰略師斯蒂芬・班農是他的主要採訪對象。

當了總統的特朗普,沒法起訴他討厭的人了

新年總統有點煩

新年過後,特朗普總統有點煩。先有多名婦女走上電視,聲稱特朗普曾經性侵她們。隨後特朗普原首席戰略師班農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通俄門」事件做出評價,稱選舉前特朗普兒子小特朗普等人與俄羅斯代表進行會面是「叛國行為」和「無愛國心」的表現。接著《烈焰與怒火:特朗普白宮內幕》一書作者作家和記者沃爾夫稱,特朗普總統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走過的人都言而無信。

今年64歲的沃爾夫畢業於美國著名的文理學院瓦薩學院和哥倫比亞大學,早期曾擔任《紐約雜誌》專欄作家。後來,他為《名利場》《新聞周刊》《衛報》等媒體供稿,兩度獲得美國國家雜誌專欄與評論獎。沃爾夫長期關注美國商業、名流和媒體圈,這些行業也是特朗普長期涉足的領域。2008年沃爾夫寫出比出版了媒體界大亨默多克的傳記。今天沃爾夫有關特朗普的新書是他長期關注特朗普及其商業帝國的結果。

美國主要媒體在正式出版前提前獲得了新書,書中一些爆料讓白宮經歷了一場「政治噩夢」。這本書把特朗普描述成了一個孤陋寡聞、極不嚴肅、不稱職的總統,整天忙於滿足個人的自大自誇心態。

特朗普對此極為惱火,受命他的私人律師查爾斯・哈德發函給沃爾夫及他的出版商亨利霍特公司,要求「停止並終止」出版這本書。特朗普律師的理由是,「書中發表了有關特朗普的謊言或毫無根據的陳述,這會造成誹謗並侵犯隱私,也會侵害合同關係並導致違約。」1月4日下午,特朗普的白宮發言人桑德斯稱,「這本書里充斥著對白宮沒有接觸或影響的個人給出的虛假和誤導性言論。」書中「充滿謊言和假消息,特朗普認為這樣的書不應該出版。」

特朗普在半夜發出的推文中說:「我絕對沒有授權這本偽造的書作者進入白宮(事實上我多次拒絕了他)。我從來沒有跟他就這本書交談過。該書充斥著不存在的謊言,歪曲和子虛烏有的消息來源。看看這個人以往的歷史吧,等著看他和齷齪的史蒂夫的下場吧!」

面對來自總統及其發言人的威脅,亨利霍特公司4日當晚回應說,他們決定立刻提前在第二天即1月5日在全美髮售新書。這本書的電子版一夜之間同時登上了亞馬遜暢銷書榜首和蘋果電子書店iBook Store的榜首,而作者本人也一夜成名,成為美國各電視網競相邀請的嘉賓。

沃爾夫在NBC電視節目中風趣地說,他想知道「該給把一盒巧克力送到哪裡?」言下之意,他想給特朗普送去一盒巧克力,感謝他和他的白宮發言人對新書的評論。因為這些評論讓他的新書登上各個暢銷書排行榜的榜首。更重要的是,他認為這樣的評論證實了他書中描述內容的真實性。稍早,他曾發推文說,「總統先生,感謝你。」

當了總統的特朗普,沒法起訴他討厭的人了

他接著對電視節目主持人說,「我像一個記者那樣工作,所以我有錄音,我有記錄。我完全絕對負責我在書中報道的每一件事。」沃爾夫說,為了寫這本書,他在特朗普競選期間和宣誓成為總統后都採訪過特朗普。特朗普「是否認為那是採訪,我不得而知,反正不屬於私人談話。」

獲准進入白宮

沃爾夫說,他獲准進入白宮始於特朗普就職典禮前8天他。那一天他來到紐約的特朗普大廈會見這位未來的總統。他告訴特朗普,他要寫一本書。特朗普回答說,「寫書?我聽說很多人都想寫書。

後來幾個月,他得以順利進入白宮,因為他從特勤局獲得了進入白宮的藍色「預約」通行證,而不是記者使用的進入白宮新聞發布會現場的灰色通行證。憑著這個證件他可以進入白宮西翼,並在西翼大廳一個大沙發上「半常駐」下來。在這裡,他可以看到特朗普白宮內的高級幕僚間每天的活動。白宮一些官員認為,沃爾夫能夠自由出入白宮西翼獲得了班農的許可。

當了總統的特朗普,沒法起訴他討厭的人了邁克爾・沃爾夫

沃爾夫認為,他進入白宮很不顯眼,就「牆上的蒼蠅」沒有注意。這也得益於特朗普身邊的官員對他琢磨不透,因為他說過的話經常在變。白宮經常性地處在各位混亂狀態,很少有人注意到沃爾夫的存在。藉助白宮混亂的掩護,沃爾夫最終完成了這本猛料十足的暢銷書。

過去30多年,特朗普從來不會對自己討厭的人心慈手軟,無論是商業對手或私人仇敵,他都起訴到底置對手於死地。儘管他如此痛恨沃爾夫出版的新書,也只是發個律師函威脅一番。問題來了,一向長於打官司的特朗普,為什麼沒有正式起訴他特別討厭的班農,沃爾夫和他的出版商?

特朗普為什麼不起訴

首先,現任美國總統發出律師函,指控有人詆毀美國政府最重要最高級別公職人員,是史無前例的。其次,任何美國政府官員試圖通過起訴而阻止出版一本書可能涉及是否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法律爭論。如果特朗普向法院提起訴訟,他可以起訴對方「誹謗中傷」。但是法院可能判定無權政府官員無權「事前審查」言論。為此發個律師函可能是他唯一能做的事。即使美國總統可以以誹謗自己為理由提起民事訴訟,這也是一場戰略性災難,因為庭審將迫使總統服從法庭的管轄權。

根據美國法律,作為總統,特朗普可以免於一般的法律訴訟。然而,最高法院在1997年解釋說,總統不能豁免就職前涉及的聯邦法院民事訴訟。那麼,法律專家指出,儘管沒有先例,總統很可能不會被免除就職后涉及的民事訴訟法律責任。

如果總統因個人受到傷害提起訴訟,但同時又聲稱自己有不受被告起訴的豁免權,這在法律上會是一個前所未有的不公平案例。

特朗普這一次可能不會起訴的真正原因是:美國的互惠發現法律條文。這些法律條文規定,控辯雙方可以要求對方提供對自己有利的文件和記錄等證詞。如果特朗普對沃爾夫或班農提出起訴,那麼訴訟過程可能對雙方都不利。被告可以通過法庭授權要求特朗普披露與訴訟相關的任何事情,這對特朗普來說風險太大。而讓自己的律師發一份律師函給對手,費用低廉,而且沒有任何風險,何樂而不為?

那些說他傻或笨的人,很可能低估了特朗普的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