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你給賈乃亮的200萬打賞,還要分給李小璐一半


看到昨天騰訊・大家的雄文(編注,指冰川思想庫作品《@李小璐,你被中華捉姦總會盯上了》)在DISS賈乃亮,我不太同意。主要是,做人不能太聖母。

但想了想,這個故事有趣的地方還很多。

一、兩個有意思的聲明

從賈乃亮在新浪微博上發表了一篇題目為《……》的文章來看,這是與妻子的一種切割,保護了自己的形象,以受害者的姿態維護了自己的聲譽。

你給賈乃亮的200萬打賞,還要分給李小璐一半賈乃亮的聲明截圖

果不其然,「太慘了」「好可憐啊」,大家紛紛打賞,一天之後,一百多萬評論,四百多萬點贊,打賞已超過達200萬,有人甚至反覆打賞。後來,賈乃亮關閉了打賞通道。

當然賈乃亮並不是想通過這樣的方式賺錢。微博大V在發表微博文章時,打賞通道都是默認開啟的。而且,靠著「綠帽」這樣的事來賺打賞,他大概想一頭撞死吧。

評論文章批評賈乃亮的這封信把李小璐進一步地置於不義之地,是在坑老婆。我沒有別人那麼苛求。雖然這是實情,但人都是利己的,既然與李的捆綁、好家庭人設徹底坍塌,成為負資產,把她撇掉,也是符合邏輯的。李小璐過錯在先,在準備分手、離婚、撇清的前提下,

還苛求賈乃亮有情有義、大包大攬,未免太聖母了。

是的,很多時候並不公平,馬伊俐、佟麗婭的事業比丈夫更強,但對方出軌之後,她們寬宏大量地包攬下來了,保護了丈夫。但反過來,可從沒見過女方出軌、男方包容的。

惟獨有一點,我覺得算得上公平:賈乃亮的這篇文章的打賞,理論上來說,是婚內共同財產,有一半是屬於李小璐的。

一想到這一點,我就覺得蠻好笑的。

男女應該平等。但這個平等,不是拉高,不是要求每個人都有聖母一樣的包容心和純潔的道德;但可以建議每個人在自利(而不主動損人)的情況下為自己著想。說白了,你不能要求男人像女人包容男人出軌一樣包容女人出軌,但建議女人像男人甩包袱一樣甩掉不爭氣的負資產,是符合實際的。

這方面,男性做得比女性好得多。

就剛剛說到的「200萬打賞」這個問題來說,也是一樣,當若干女明星得跟丈夫有難同當、償還丈夫的債務的時候;有些女明星也可以跟丈夫「有福同享」,哪怕這筆小財是丈夫寫自己被老婆「綠」的痛苦的。

有意思。

你給賈乃亮的200萬打賞,還要分給李小璐一半賈躍亭妻子甘薇關於負擔債務的聲明

二、經濟利益才是婚姻的本質

婚姻里的劈腿或出軌倒也罷了,感情的事恐怕自己也說不清;經濟利益才是婚姻的本質。有錢人聯誼是考慮到分配財產、調配資源,共利共惠,普通人是互通有無,降低生活成本,提高生活品質和撫養幼兒的效率。

即便哪天賈乃亮與李小璐分開了,兩人如何算錢,跟誰對誰錯沒關,而跟誰請來的律師更牛有關。

記得之前的王寶強與馬蓉鬧離婚後不久,就趕上了王寶強自導自演的《大鬧天竺》上映。之前傳出說馬蓉擔任製片人,大家紛紛擔心去看電影的票房還要貢獻給馬蓉,左右為難。其實,這部電影票房六億多,上映時候兩人尚未離婚,不管馬蓉是否擔任製片人,王寶強通過這部電影獲得的收入當中,就會有馬蓉的一部分,這是夫妻共同收入。

這恐怕會讓「正義感爆棚」的人氣炸吧?可法律本來就如此啊。出軌並不算婚姻法定義中的「過錯」,不影響財產分配轉移財產才算「過錯」;而且,此前的公司股份有多次更改,這才影響到馬蓉最終分到的錢。

從來不存在著「出軌就要凈身出戶」,那是完全不懂法的人在瞎嚷嚷。

事實上,大家觀念當中對於男女的標準就是不一樣的。也沒見有誰會擔心支持了馬伊俐或佟麗婭的作品,就是給文章或陳思成送錢吧?

這是因為,中國女性有獨立的財產的歷史還非常短。一般人的腦子裡並沒有女性也應該保護自己財產的概念。除了少數特別明顯的特例,大家總把夫妻共同財產視為丈夫單方面的財產,分一點給女人用而己。當女人有「對不起」男人這種情況的時候,女人就應該光著屁股滾蛋,不配用「男人」的錢。

為什麼不相關的陌生人恨馬蓉還恨得這麼振振有詞呢?因為在很多人的觀念里,男性應該佔有家庭財產的主權。這個錢,是王寶強個人的錢。女人出軌並轉移財產,他們恨不得幫男人把淫婦兼毒婦千刀萬剮,申張正義。而男人出軌並轉移財產,那隻怪女人「貪錢」「不小心」「沒眼光」,自認倒霉吧。

說到這裡,我想起當時馬蓉得到一些女性的讚許,認為她只是幹了很多男人常乾的事,只是學會保護財產,未雨綢繆。這我當然不能認同。先把出軌這件事放在一邊,就論錢這個問題,馬蓉還是腦子不好使。她不是用這筆錢來好好經營自己,投資也好、創業也好;也是不是好好調配股權,以最終操控公司,而是把錢轉移給了父母,轉移給了情人。

真是被她蠢哭。帶著一個男人的錢去討好另一個男人,這種智商,怎麼算計得過已在娛樂圈跌打滾爬成了人精的王寶強?

總而言之,婚姻當中的女性,真是太不愛惜自己的財產了。也因為如此,當她們好心的時候,會被對方作賤;當她們稍微想起來自私、起一點壞心眼的時候,迅速就會剿滅。經驗還是遠遠不足啊。

三、「婚姻法24條」受害群

現實當中,常見男性的收入比女性高,他們進行的社會活動、商業活動比妻子多,人際關係也比妻子複雜――所以他們隱匿財產、甚至製造債務,都比女性容易。而平常溫柔賢惠的妻子,一旦被迫離婚,就只能傻眼了。

最近還有一則新聞引人注目:此前小馬奔騰創始人李明突然離世,其所涉債務便落在了他的遺孀金燕頭上。現在一審判決下來了,金燕負債2億元

這個案件涉及到很多問題,不細說了,重點在於:對賭,不等於借債,這個錢從來沒有到過(也無需付款)李明手裡,更談不上「用於夫妻共同生活」了。金燕說,「當年的『對賭協議』,我沒有簽字;巨額的投資款項,也沒有用於夫妻共同生活;我甚至都沒有持有過小馬奔騰的股權。直到他去世了我被臨時推到董事長兼總經理的位置,我才知道了『對賭協議』的存在。」

你給賈乃亮的200萬打賞,還要分給李小璐一半金燕的聲明

金燕成為了《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有史以來額度最大的案件,僅訴訟費就高達上百萬。

問題是:妻子從來不知道。

婚姻法24條的司法解釋,自2004年4月1日施行以來飽受詬病。它的要義就是,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單方面欠下的巨額債務,債主可以向另一方無限追討。這樣,就產生了很多丈夫串通外人製造假債務,然後離婚逃走的案例,而妻子就會背上幾百萬的債務。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把她給砸傻掉。

你給賈乃亮的200萬打賞,還要分給李小璐一半

如今,已有多個「婚姻法24條」受害群,大量被丈夫虛構的或者串通捏造的債務所坑害的離異女性在尋找法律援助。對於很多普通的女性來說,單身帶著個孩子,賣房還債之後,還有幾百萬的缺口還不上,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你給賈乃亮的200萬打賞,還要分給李小璐一半「24條」有著眾多的抗議者

所以,現在呼籲修改24條司法解釋的呼聲越來越多了。

但我的問題就是:本來這條法律的司法解釋是中性的,並無男女之分;但為什麼受害女性十倍、百倍於受害男性?

我不想用男人的品行比女人敗壞得多來作為結論。從好的一方面想,男性,對於錢、對於財產懷有高度熱情,對於如何利用法律漏洞來謀取好處殫精竭慮、千方百計,這不就是他們的特長嗎?值得女性好好學習。

傳統文化的家庭當中,丈夫是毫無疑問的戶主,家庭財產全都是他的;不僅如此,連妻子也是他的財產。但現在不一樣了。法律本來就給予了夫妻雙方同等的地位。女性們再不確立起好好保護自己財產的價值觀,「財商」比不上人家的一個手指頭的話,那麼,不管「24條」怎麼修改,都一定會被坑的。

當然,賈躍亭跑路美國,妻子甘薇在國內替他還債,筆筆都是以億來計算;又或者劉濤為丈夫還債過億,當個賢妻;這些路都是她們自己選的,她們也許能從中得到樂趣。敬她們是條漢子

但那些被賣了還幫著數錢的女性,則是真傻白甜。後面的女性再不引以為鑒,就傻了。

從這個意義上,我希望女明星千萬別羞澀地被「賢妻」和「道德」所打倒,財產還是更重要些,該爭取的還是要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