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沒有這些偏心爸爸,三國就不是三國


沒有這些偏心爸爸,三國就不是三國

公元189年,彌留之際的漢靈帝劉宏將蹇碩等宦官叫到病榻前,口授傳位次子劉協的遺詔。

漢靈帝生前,一直糾結於立儲的問題。嫡長子劉辯本是理所當然的儲君,奈何漢靈帝認為他舉止輕佻而不喜歡他;而次子劉協因為長相似父而成為了漢靈帝心中屬意的太子。

一邊是立嗣以嫡長為先,一邊是受寵愛的小兒子,就這樣,漢靈帝時代的太子之位就在各種糾結中遲遲未定。直到彌留之際,漢靈帝似乎是遵從了內心的原始召喚,最終決心廢長立幼,但又擔心遭致何皇后及其兄大將軍何進的反對,便以託孤宦官的方式進行了秘密立儲

從忠實於遺詔的角度而言,蹇碩算得上忠僕。蹇碩本計劃在何進入宮時殺之,而後立劉協為帝,但有所覺察的何進稱病不入,迅速召集兵馬,武力擁立外甥劉辯即位,是為漢少帝。

其後,何進在袁紹等人的慫恿之下,召外臣董卓帶兵進京,想一勞永逸地武力解決宦官問題,誰料死於宦官的搶先動手。宦官勢力倒是被一舉誅除了,但董卓的進京卻打開了東漢末軍閥割據的潘多拉之盒。董卓在各方面而言都可算是亂臣賊子,但在廢掉劉辯,改立劉協,也就是著名的漢獻帝這件事上,算是絕對忠實於先帝的遺願了。

可以說,正是漢靈帝此次失敗的廢長立幼,打開了三國時代的序幕

而縱觀整個三國時代,主君在立儲問題上,屢屢陷入奪嫡之爭的魔咒,多次陷入廢長立幼而引發政爭的模式,深刻改變了三國時代的政治格局。

沒有這些偏心爸爸,三國就不是三國

如果說喜歡幼子是三國時代的某種普世價值的話,袁紹的突出表現足以使他成為偏心界的代言人。袁紹有三個兒子,袁譚袁熙袁尚。相比長子袁譚,袁紹更喜歡顏值高的小兒子袁尚。袁紹為了順利傳位給小兒子,還自作聰明地搞起了「分封」,任命大兒子袁譚做青州都督作為某種政治補償,這遭到了謀士沮授的強烈反對,認為「禍其始此乎」擁兵一方必將導致未來兄弟間的大動干戈。而袁紹顯然不是一個合格的爸爸,拒絕了沮授的諫言,將三個兒子送進了兄弟相爭的火坑

在袁紹生前,麾下的部屬便已暗中分作擁兄派和擁弟派。而在袁紹於建安七年(202)去世之後,沮授的預言應驗了,袁譚和袁尚在外有大敵曹操的險惡情況之下爆發了激烈的內戰,被曹操各個擊破,袁氏兄弟均未逃脫敗亡的命運。試想袁紹生前如果安排好繼承問題,袁家兄弟得以戮力同心一致對曹,即使無改於最終結局,但至少曹操統一北方的時間表將大大延遲。

按照曹操的進軍路線,在北方肅清袁家勢力之後,就輪到了江東的劉表家。曹操是如此幸運,若不是荊州廢長立幼深陷於繼承危機,曹操又豈能兵不血刃的拿下荊州。

據說劉表一開始因為長子劉琦之相貌與自己相像,十分寵愛他(三國男人似乎很吃兒子像自己這一套),但自從娶了繼室蔡夫人之後,被蔡夫人所影響,逐漸疏遠劉琦,偏愛小兒子劉琮。在《三國演義》中,劉琮被附會為蔡夫人之子,但在真實歷史中,蔡夫人與劉琮並無血緣關係,是因為將侄女嫁給了他而選邊站位。

沒有這些偏心爸爸,三國就不是三國

劉表逝世后,劉琮被蔡瑁張允擁立為繼任荊州牧。鎮守江夏的劉琦聞訊后本欲借奔喪的名義起兵討伐劉琮,誰料曹操已出兵荊州,遂避走江南。陷入內亂危機中的荊州而後就投降了曹操。

雖說吃了不少紅利,但曹操本人也是兄弟相爭的受害者。與漢靈帝袁紹劉表這些人同出一轍的是,曹操一度也動過廢長立幼的心思,在曹丕和曹植之間長期搖擺不定,所幸在去世前幾年懸崖勒馬,明確了曹丕的儲君之位,才沒有落到袁紹身後諸子「親尋干戈」的地步。

但問題是,曹操生前對立儲的搖擺不定已嚴重傷害了諸子之間特別是曹丕和曹植的關係。曹丕即位后,曹植曹彰雖被封王,但實際情況無異於充軍軟禁,豈不說曹植七步成詩相煎太急的傳說,就說疑雲叢生的曹彰之死,曹丕也很脫得了干係。

沒有這些偏心爸爸,三國就不是三國

對曹魏政權而言更糟糕的是,曹丕對兄弟的過度防範,對宗族問題的過度焦慮,導致了防內甚於防外,曹氏宗族缺乏皇權之外的其他權力支撐點。正如戴燕老師在《<三國志>講義》中所說,「曹氏政權缺乏網路式布局,外無援手,勢單力孤,給司馬氏取代曹魏帶來了機會」。

王夫之在《讀通鑒論》中將責任都歸在了曹操身上,認為曹魏之所以亡,還是緣於曹操對曹植的偏愛,使曹植有了與曹丕一較短長的年頭,這才是根本,「拱手以授之他人,非一旦以夕之故矣」。

平心而論,曹丕固然是心胸狹窄,但若無曹操當年的立儲時的搖擺不定,曹家兄弟又豈會反目成仇,愛子心切不僅撕裂了兄弟之情,還賠上了曹魏江山。

而在東吳那邊,孫權在立儲上的糟糕作為比曹操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可以說直接導致了孫吳政局的由盛轉衰。

孫權一開始倒是立了長子孫登為皇太子,又是長子,又很賢良,本是件眾望所歸的事。但孫登在三十三歲那年突然病死,吳國的立儲一下子成了問題。

按照長幼順序,由於次子孫慮早死,三子孫和被立為了太子。但問題是,孫權對四子魯王孫霸也體現出了非比尋常的寵愛,給予了與太子孫和類似的政治待遇。孫霸由此生出了奪太子位的心思,朝中更是形成了「太子派」與「魯王派」兩派對立的政治態勢。

兩派相爭的結果是,孫權先是大力打擊太子一派,連偉大的陸遜也被逼死,最後廢掉了孫和,軟禁了起來;而孫霸那邊就更慘,直接被賜死。

公元250年,孫權立年僅八歲的小兒子孫亮為太子。僅僅兩年後(252),孫權駕崩,將吳國江山留給了十歲的孫亮。

沒有這些偏心爸爸,三國就不是三國電視劇《三國》中的孫亮

孫權駕崩第二天,吳國就發生了宮廷政變,輔政大臣孫弘被殺,諸葛恪和孫峻聯合掌握了政權。再一年半后,諸葛恪又被孫峻所殺,吳國軍政大權落入了孫峻一人之手。其間,孫權立幼子為帝的弊端暴露無遺,年幼的孫亮基本就如傀儡一樣,眼睜睜的看著大權旁落,政變連連。

孫峻掌權了三年,病死前將權力移交給了堂弟孫D。孫琳在任上幹了件堂兄都不敢幹的大事,廢掉了年已十六歲,不甘心做傀儡皇帝的孫亮。

孫權死後僅六年,他鐘愛的幼子便已被拉下帝位,生前任命的輔政大臣也已在歷次政變中全數不存。吳國政局在此前後陷入了「君殺臣、臣廢君、君主相殘、臣僚互殺」的血雨腥風,國勢每況愈下,深究其原因,孫權的立儲昏招當負全責。

在三國之中,唯一在立儲上沒出紕漏的當屬劉備。劉備有三個兒子,劉禪、劉永、劉理,雖然都資質平庸,太子劉禪在歷史上更是以愚鈍聞名,但由於在立儲上早早確定了立長子的原則,三兄弟之間幾乎並未產生任何芥蒂,更沒有兄弟政爭的出現。

沒有這些偏心爸爸,三國就不是三國

作為三國時代的終結者,晉武帝司馬炎的立儲決定讓這整個故事變成了一則黑色幽默。或許是吸取了三國時代各家廢長立幼的教訓,司馬炎一共有20多個兒子,明知道長子司馬衷智商有缺陷,卻還是勇敢忠實的遵守了立嫡立長的政治正確,讓司馬衷當上了太子。

所以,這篇文章算是白寫了,「廢長立幼」算得上什麼歷史教訓嘛,堅持立長的晉武帝一樣也讓傻兒子賠掉了半壁江山。

聽過很多歷史教訓,看過很多《資治通鑒》,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這可能才是歷史中的大概率事件吧。正是有了那些失敗爸爸,司馬家才有機會吞食了天下,但可能就是害怕重蹈失敗爸爸的偏心覆轍,司馬家又丟掉了江山。

無論如何,如果沒有這些失敗的爸爸們,三國還會亂得如此波詭雲譎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