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論教導主任如何避免自己成為攔高鐵的怪物


合肥某小學的教導處副主任以身攔高鐵造成延誤的「偉大事迹」是最近的一樁奇談。奇談發生后,大部分人關心的是規則問題:一個教導主任竟然為達目的完全不理會規則,這樣的人能教出什麼樣的學生?很多網友在新聞後面的留言都帶著這樣的擔憂和憤怒。

論教導主任如何避免自己成為攔高鐵的怪物

不過,在中國,規則問題其實不是根本問題,問題是潛規則,大部分規則的違犯,是在私下裡完成的。涉及公共秩序,什麼樣的事情可以商量和通融,什麼樣的事情不能商量和通融,普通中國公民基本上還是有共識的,而且以低調、講面子的居多。

攔高鐵事件比較出奇的地方在於它當眾違犯規則,而且是基本所有人都認為完全不可能通融的規則,其不可理喻到了的肆無忌憚的地步。一般而言,在中國人的概念里,大概只有文盲才能幹出這樣的事情。為什麼這位小學教導處副主任卻認為她可以做,而且所有人都應該聽她的完成這樣一個不可能完成的讓高鐵等她丈夫的任務呢?

1、《外科風雲》里的女主任範例

這讓我想起電視劇《外科風雲》里的一個反面人物,這個反面人物是某學校學生處的主任,雖然是一部劇,不過這個人物的職業設定卻顯然有現實的影子,因為這位女主任的行為風格與攔火車的女主任如出一轍。

因為咳痰帶血,女主任到醫院掛了呼吸科主任的號,一番檢查之後,呼吸科主任告訴她沒什麼大毛病,就是咳嗽多了嗓子毛細血管充血。聽到這個好消息,她的反應居然是「怎麼可能呢,我都咯血了」,堅持要求「更好的」醫生再次診斷。

呼吸科主任只好說要不你就去胸外科看看。胸外科的陸晨曦大夫給她檢查了以後,得出的結論也跟呼吸科主任一樣,沒什麼事,就是嗓子毛細血管充血了。這位女主任立刻發飆了,用一種訓斥手下和學生的口吻,「不可能吧」、「怎麼會這樣」、「你也太敷衍了吧」、「你什麼態度」……最後她鬧到陸晨曦的主任那裡,讓陸晨曦受到處分才甘休。

論教導主任如何避免自己成為攔高鐵的怪物

這位學生處的女主任為什麼這麼執拗,這麼凶,這麼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直到把一個醫學專業的問題鬧到用行政手段來解決?因為這就是她獲得權力的一種方式

在看病的過程中,她不斷接到辦公室下屬的電話,徵求她的意見,要不要蓋章,她一邊假裝大度地說,「你們看著處理吧,學生處那麼多人,怎麼離了我就不行了」,一邊卻又堅決地指示,不能蓋那個章,必須讓辦事的人把證件交齊了。

不難猜測,學生處管理的兩大項――學籍和畢業證――那個要辦事的人,要麼是辦學籍,要麼是辦畢業證,都是不能不辦的事情。而女主任恰好掐著這個權力的咽喉要道,她只有死死地、毫無人性地堅持非經過她不可的蓋章權,才能夠獲得決定別人生死的權力。

而事實上,所謂蓋章的權力,本身應該有制度程序,是只要符合條件,就必須提供的一種專業行政服務,本不是屬於哪個個人的權力。但是女主任通過必須經過自己認可才能蓋章這樣一種概念偷換,成功把專業程序可以解決的問題變為她個人的行政權力。

她在長期的工作實踐中顯然也習慣了這種通過偷換概念來獲得以自己為中心的絕對話語權的思維方式。一方面她確實依靠獨佔話語權獲得了絕對的生殺大權,另一方面,她也被權力所異化,成為一個唯我獨尊的人。不管做什麼,她都習慣於抓住雞毛當令箭,即使作為一個病人,接受醫生們提供的專業醫療服務,她也能把一個病人的「權力」用盡,把病人這樣一種面對醫生本該處於專業弱勢的身份,藉助一種顛撲不破的行政邏輯,扭轉為強勢地位,從一個被服務者變成掌握醫生們的生殺大權的人。

《外科風雲》里的這位學生處主任,實際上示範了,在一所學校里,一個主任有可能練就什麼樣的把專業秩序變為個人權力的霸道功夫。

論教導主任如何避免自己成為攔高鐵的怪物

2、學校里的主任們憑什麼霸道

為什麼說,這樣的霸道主任更容易在學校里煉成呢?

因為其他的商業機構、政府機構,基本上面對的是事,人們是為了辦事來找那些握有實權的人物,掌握實權的主任們也知道人們求他辦的是事,所以如果有所謂權力尋租,也更像商業行為,有付出有收穫,就兩清了。掌握權力的人也可能囂張,但是不至於覺得自己無所不能,離開了自己的崗位,也基本上能保持正常人心態

但是學校里的主任們,面對的是人,而且是一個家庭的未來和希望,孩子們。他們的學業、成長基本都是不可逆的。家長或學生找到他們,辦的不是事,辦的是人。再加上任何一個行業的人的孩子都需要上學,學校里掌權的主任們什麼領域的家長沒見過,他們確實有底氣在任何行業的家長們面前保持自己一意孤行的「霸道」本色。

本來,如果教育資源足夠,家長和學校之間這種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不至於像現在這樣突出。但是,教育資源的日益稀缺打破了家校之間的權力平衡,讓很多家長徹底被學校牽住了鼻子,無法幫助學生制止學校領導不公正的訓導。

更為糟糕的是,中小學校這個辦人的機構,辦的基本都是未成年人。學生和老師之間,並沒有平等的人格尊嚴,也缺少起碼的自治權力,除了學習的義務,學生們對於學校的治理基本上沒有什麼發言權,小到校服設計、課餘活動、春遊秋遊,大到課程安排、教學比賽,都要聽學校的。如果違背了學校的意志,輕則受到班主任威脅,重則學生、家長、班主任都要接受教導主任的訓導。

論教導主任如何避免自己成為攔高鐵的怪物

這種訓導如果有法可依也好,問題在於,中國學校的學生守則基本上都是籠統的,政治思想方向的,缺乏實際的指針,模糊性太強,解釋權就變得至關重要,隨意裁量權也變得極大。

一個朋友曾經告訴我,他孩子的班級本來要秋遊了,孩子們都很期待,但是因為一個值日的孩子午休的時候沒有幫老師擦黑板,結果班主任一怒之下就宣布秋遊取消了。那個忘記做值日的孩子難過得要撞牆,因為一個班級的同學都埋怨他。這種個人犯錯集體承擔就是典型的隨意使用裁量權。

還有一個朋友,他的孩子參加學校文藝演出,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在舞台上跳舞,學生們一片歡騰。不過,因為舞蹈裙子比較短一些,學校的教導主任在台下看了很不舒服,結果,沒等演出結束,她就走上台去,對著麥克風就說,「中學生要有中學生的樣子,要注意衣著得體」等等等等。朋友孩子穿著短裙,就站在台下,全校學生都看著她,她簡直都想找地縫鑽進去。

那位教導主任估計不會顧及到,就算不討論裙子的長短代不代表「得體」,她此時此地完全不顧學生顏面的做法,本身就是不「得體」的,不僅違背東方的傳統,也違背西方的禮儀。而這位教導主任以及很多像她一樣的教導主任,卻將自己不得體的做法奉為不可違背的法度,每天用有色的眼睛盯著孩子們的問題,衡量孩子們美麗的青春。長此以往,她們的心靈就這樣被自己以為的正確所蒙蔽,變成了一個又一個執拗的、完全不顧他人的、自我中心的、認為高鐵應該等待自己丈夫的人。

3、如何避免自己成為一個攔火車的怪物

社會在進步,社會公序良俗的標準也在發生變化,一個具有創新教育理念的學校,理應制定更具辦學特色也更具執行標準的校風校紀,這樣才能避免校風校紀被某個主任個人的道德標準所綁架。但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學生榮譽守則,在國內的學校里還很難做到。

由於思想政治工作在教育系統里日益重要,大部分學校為免麻煩,還是按照教育部門下發的學生守則來頒布。如果你問學生們他們知不知道學生守則是什麼?他們恐怕很難回答上來。那些守則的內容跟核心價值觀沒有太大區別。

在這種情況下,負責校風校紀的教導主任的自由裁量權只會越來越大。他們在自以為正確的道路上也只會越走越遠。很多小學學校的領導根本不知道,甚至連他們的孩子也很煩他們每天講的那些大道理。而他們卻把自己活成了「道理」。

我朋友的一位實習生,媽媽做過北京一個很有名的小學的校長,他說,他從小就特別害怕聽媽媽說話,因為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大道理,讓人不寒而慄。

這位校長媽媽如果知道孩子的真實想法,會對自己一生奉行的把教育的「育人」偷換概念為「管人」的理念有所觸動嗎?她和她的教導主任同事們,會質疑自己的一生嗎?

教育本是一件跟成長有關的事情,成長不是被小本本管出來的,是靠孩子自己萌生的動力激發的。而教育,應該是這種成長的推手,以及守護者。

請愛我們的孩子,幫助他們成長,請不要讓自己變成無比正確的攔高鐵的怪物。

論教導主任如何避免自己成為攔高鐵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