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不守規矩的人該死,是某些中國人的幼稚幻想


註:本文原標題:《堵門的羅某承載不了法治的期盼》

最近,一則「女子為等丈夫上車,阻攔高鐵關門」的視頻刷爆網路。帶著孩子的女子羅某,在合肥開往廣州南的G1747次高鐵列車上,以等老公章某為名,用身體強行阻擋車門關閉,並讓列車員通知檢票員放行其老公。

現在事件的一些細節還不完整,比如,檢票口放了羅某和女兒進站,為何羅某丈夫卻被攔住?列車本已因為天氣原因晚點,最終列車發車並未延遲,是否存在人性化的讓他們一家上車的空間?當然,無論如何,羅某不讓高鐵關門的行為當然錯了,理應被批評。

其實,就事情本身,個人行為,依照規章制度處罰即可。不過,真正值得討論的問題是,為什麼激起如此大的輿論?羅某的行為,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舉,也沒有什麼社會危害,但是卻遭受了幾乎眾口一詞的譴責,指責羅某「不守規矩」,態度非常激烈。這讓人想起北京八達嶺野生動物老虎咬人事件中,這種「不守規則」的聲討也非常激烈。

不守規矩的人該死,是某些中國人的幼稚幻想

重要的事情,需要再強調一遍,這裡不討論羅某的行為,而是探究為什麼羅某的行為激起如此大的憤怒。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普遍現象。

首先,這源於人性,人性就是如此,對他人馬列主義,對自己自由主義。自己不守規矩,橫穿馬路,違章變道,並不覺得什麼,但遇到他人不守規矩,怒不可遏,正義感爆棚。人性如此,其實也屬正常。真正值得討論的是,為什麼這種正義感被迅速擴大到如此程度。

這個迅速擴大的過程,媒體的作用「功不可沒」。媒體當下可以發揮的地方不多,但尋求熱點的職業衝動仍在,一旦有這種可以發揮的熱點就不會放棄。特別是自媒體,專業主義與操守的考慮就更弱。此消彼長之下,就會把這類問題推向熱點,引發大眾的激烈情緒。

不過,媒體雖然是導火索、或煽風點火,但這只是外因,最重要的因素,還是內因,是當下的中國民眾的情緒如此激烈的譴責,一定程度上體現了當下的中國人的規則意識,或者更精確的說,規則焦慮何為規則,顧名思義,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有了規矩,市農工商,百姓官吏,才能各守其道,相安無事。不過,中國人缺的正是這個「相安無事」,缺乏一種安全感,也正因為如此,才會如此呼喚規矩。

當下中國社會有一種普遍的焦慮感,畢竟,中國人見到了太多被不守規矩侵犯的例子。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住新房,眼見他豎高牌,可轉眼之間,一切煙消雲散,樓塌了,房沒了,牌拆了。我一位朋友,移居香港,遇上一樁案子,我和她聊起來,她很安心的說,沒事,法官會判的,不會吃虧。這種安心感、安全感,不正是當下中國大陸中產階級,乃至一切人所缺乏的么?一個人遇上一樁官司,能這麼毫無保留的相信一切都是透明而公正的么?

這種不安心感,源於各個社會角色,越過規矩,所以,中國人希望中國變為一個人人尊重規矩的法治國家。於是,他們把這種不守規矩的怒火撒向了羅某,撒向了在北京野生動物園下車的人,似乎,正是他們的行為造成了中國的問題。是他們,才造成了一個不守規矩的中國社會,才人人自危。這個時候,某種程度上,你不守規矩」成了新時代的一個足以壓倒一切的口號。

但是,真的是這些造成了中國不守規矩,人人自危的情況嗎?

這一次,很多人說,包括鐵總的公號也出來說,羅某堵門,會牽一髮動全身,影響高鐵的安全。不提當下的高鐵有著完善的、高科技的自動化調度系統,即便在幾十年前沒有電腦的時代,也不可能因為耽誤而產生撞車。不過,這種對於因為違規而導致的不安全感,可謂是中國人焦慮感的一個具體而微的表現。

不妨來看一下另一條關於高鐵安全的新聞,2017年11月,通車不到一年的滬昆高鐵貴州段多處隧道存在偷工減料與施工質量問題,原設計時速300km/h的中國高鐵最大跨度橋樑――北盤江特大橋兩側隧道滲水嚴重。6月30日下午,滬昆高鐵貴定處白岩腳隧道導流洞塌方,造成大量雨水湧入正洞,導致滬昆高鐵無法正常運行。隨後,鐵總下發通報把事故定性為「多起危及行車安全,干擾運輸秩序,影響運輸效率和效益的質量問題」,事故原因是「偷工減料、內業資料弄虛作假等」,在通告中,鐵總給出了內部的處理方案,但後續並沒有更進一步的刑事案件的報道。

這條新聞出來之後,並沒有媒體像跟進羅某堵門、北京野生動物老虎咬人等「不守規矩」的新聞一樣跟進。而且,即便在社交媒體上,很多人也不願意轉發這類負能量,於是,隨著其他八卦熱點出現,這個新聞迅速冷落下去。

我們的生活中當然存在很多不守規矩的事情,闖紅燈的路人、隨地吐痰的人、佔便宜的大媽、在馬路上暴走的鍛煉者、隨意變道超車的車主。這些行為給自己帶了危害,也危及他人。但是,這些行為並不能普遍的不安感負責。孩子上學,被有關係的替代掉了;打官司,要忙著找人;家裡被縱火了,無法申訴相關部門的責任;做一個企業,被迫給總理上書卻仍然沒有改善;被管委會侵權,只能發布視頻喊話;一夜之間、流落街頭;最新近的事件,自己的狗走丟了,被勒索,報警,警察卻不管。這些事,都與羅某類似的行為無關。

所以,正如羅某的行為,不會導致高鐵的安全,給乘客帶來不安全感的也不是她的行為。同樣的,不管是闖紅燈的遊客、還是隨地吐痰的人,他們不守規則的行為,雖然也該批評,但並不可能、也不應該為中國的當下負責,他們的行為承載不了那麼多的意義,也不應該成為中國人不安感、焦慮感的靶子。

某種程度上,高鐵,是整個中國社會的縮影,高鐵就是一個隱喻。高鐵本身,是中國發達的技術與經濟;高鐵的乘客,是素質跟不上高鐵的人民,人民相互覺得對方不講規矩,素質跟不上高鐵。但是,真正影響高鐵安全的,卻是乘客眼中看不到的施工、設計、管理方。

不守規矩的人該死,是某些中國人的幼稚幻想

現在流傳著「你在的地方就是中國」,意思是你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中國就會變得更好。人人守規矩,中國就會變為一個講規則的國家。這話雖然也不能說錯,但很遺憾,某種程度上,這是雞湯,因為,「講規則」從來不是這樣獲得的。

談規則,更深層次的,其實是談法治。不過,談到法治,卻有一些微妙的概念需要澄清。當這些概念釐清之後,不難發現,講規則的深層次含義。

其實,不管是對羅某也好,還是八達嶺野生動物的張女士也好,輿論對她們的態度,是苛刻還是更和善,或者說更正常,是「rule of law」與「rule by law」的區別在輿論層面的延伸與演繹。

「rule of law」的第一層意思,是指與人治相對,根據現存既定規則(法律)進行的治理。第二個含義是指「法律之下的治理」(rule under law),即無任何人或政府機構凌駕法律之上或者超越於法律許可之外。第三個含義是指治理應符合更高的法律(rule according to a higher law),即任何成文法律如果不符合某些非成文的,然而普遍存在的公正,道德性和正義等原則,則政府不得強制執行。

這個時候,規則二字,不僅包含普通人必須遵守規則,也指普通人有權利去制定規則、影響規則。這時,rule of law就已經暗含了對於公民個體的至上價值和尊嚴的尊重,人道主義、善良都是其中應有之義。所以,在「rule of law」之下,談到規則,人們往往會通過質疑規則,審視、探討更高層面的規則,從而在規則與那些更深層次的價值觀之間,做出一個權衡,保留善意、人道主義。

前段時間,網上有視頻熱傳,美國的法官老爺爺的法庭判決交通事故。規定九點才能停車,8點50就停了,被警察貼了單,法官說,他覺得時間已經足夠接近,撤銷了警察的罰單。在另一個例子中,他甚至問被罰人的小女兒,你覺得應該罰他多少?這是不講規矩嗎?美國的法治,起碼在交規層面,沒人懷疑,不然,為什麼輿論總愛以美國為榜樣,說,要是在美國,這早就被警察開槍擊斃了。但就是在這樣的法治國家,規矩也有對普通人的溫情。

與此相對的是,「rule by law」,意思是指在法制之下,政府透過法律來控制人民,人民必須受到法律拘束,但是政府與執政者本身超越法律,不必受到法律限制。在「rule by law」之下的規則,更嚴厲的指向普通人,而普通人無條件必須接受,但規則卻對某些事、某些人無能為力。這個時候人們會對規則的不合理之處視而不見,更不敢去質疑、審視更高層次的規則,與此同時,就會更苛刻的對待普通人的違規。

比如在北京八達嶺野生動物園事件中,人們不敢去問為什麼如此大一家野生動物園連麻醉槍都沒配備,公園的警示是否足夠,卻直接把不守規則的憤怒撒向了受害者。再比如,正因為媒體被抑制了,真正偷工減料妨礙安全的事,不會引發憤怒,反而諸如羅某這種並不影響安全的事,被提高到、不守規則,影響安全的層次大加鞭撻。似乎,這樣就可以達成講規則,講法治。

但事實卻是,這個時候,當普通人越守規則,就意味著另一些人可以更不守規則。從中國人期望的那種守規則的國家的歷史來看,規則從來不是普通人從自己做起「rule by law」,然後法治國家得以建立。實際上,他們是通過「把權力關進位度的籠子里」,「rule of law」,然而才從上而下的建立了法治。但現實中,如果你在社會媒體譴責羅某不守規則,很多人會來附和,但如果你呼籲法治,卻會有很多人來勸導你要正能量。

所以,希望苛刻普通人「守規矩」來達成法治,獲得相安無事的安全感,不過是某些中國人的幼稚幻想。恰好相反,這會越發沒有安全感。

不守規矩的人該死,是某些中國人的幼稚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