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人與人之間的鴻溝,比人與狗的更大


成都真是一個很特別的城市。十多年前我剛來這裡的時候,晚上回到住宿的小區,發現那裡搭起了靈棚,佛音陣陣,伴隨著麻將聲。前來弔唁的人竟然在打麻將,沒有什麼悲傷,這讓來自北方的我感到驚奇。

這就是他們對待死亡的態度,鄭重之中帶著一點洒脫。1月12日晚上,成都一個小區里,人們為一隻狗擺上了花圈,花圈面前還點了兩根蠟燭。十多個前來「弔唁」的陌生人,正在為狗舉行葬禮,同時向住在樓上的那個女人施壓。

人與人之間的鴻溝,比人與狗的更大

一條狗的死亡震動了這個城市。《封面新聞》和《成都商報》兩大媒體展開新聞競爭,追蹤著整個事件的進程。女孩小吳的柯基犬走丟了,最終落在了何女士手中。小吳堅持要回自己的狗狗,而何女士則索要一些好處。

僵持了半個月之後,小吳在愛狗網友的幫助下,找到何女士家中,但是,狗狗已經從何女士在六樓的窗戶墜落。小吳抱著狗的屍體大哭,最終成為這座城市一樁公共事件。

人與人之間的鴻溝,比人與狗的更大小吳抱著狗狗的屍體
人與人之間的鴻溝,比人與狗的更大

此事甚至影響到我的生活。最近幾天,我一直堅持不讓家裡的泰迪犬上床。但是看到這條讓人悲傷的新聞,我的心軟了。我注視著它的眼睛,看到它無限的溫柔和無辜。在這寒冷的冬夜,晚上又停水停電,算了,你還是上床睡一晚吧。它歡欣鼓舞,卻不知道自己處境的改善和一個同胞的墜亡有關。

何某的行為無疑欠妥,有律師認為她涉嫌毀壞財物罪,也有些人認為她涉嫌敲詐。這兩起罪名都挺嚴重,但是還是有區別,前者對狗的評價更低,把它看成「物」,而後者則賦予狗更高的地位,敲詐勒索,感覺何某就像綁架了一個兒童一樣。

有個至關重要的事實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

何某到底向小吳索要多少錢?何某「扣押」狗狗長達半月時間,她一定想要一些錢。小吳貼在網上的截圖表明,何某曾讓她為狗轉一些生活費過來。但是,那個狗狗的贖身費,一直沒有說出來。何某曾提出,自己照顧狗幾天,已經有了感情,讓小吳為自己買一條狗。小吳同意了,說最好不超過一萬,不然就買不起了。

何某的回答非常模糊:我要一隻一模一樣的。世界上有兩隻完全一樣的狗嗎?在養狗人士看來,這簡直是挑釁。但是,何某的意思也可能只是要一隻同樣的柯基犬?不管怎樣,何某都沒有張口說出那個說字:給我一萬,狗帶走。

這次談判的破裂,也讓事情進一步升級,最終導致狗從窗戶墜亡。

小吳在微博上曬出了兩人的聊天記錄,有幾萬人參與評論。整個「摔狗」話題的閱讀數超過了2億。絕大多數網友都在咒罵何某。但是,僅僅就聊天記錄來看,何某其實也沒那麼惡。她照顧了狗半個月,孩子也喜歡上了這條狗。她到廚房和廁所,狗都跟著她。

除了最後的「摔狗」,何某的表現,只能用喜怒無常來形容。她一會兒表示很喜歡這條狗,但是下一句又說可能殺了它,或者把它吃掉。這讓小吳驚恐萬分,無計可施。因此,何某的「可怕」,更多表現在兩人根本無法溝通。何某在狗面前擁有絕對的主動權,狗對它來說,只是撿來的財物,她在謀求賺一點的可能性。而對小吳來說,那條狗則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人與人之間的鴻溝,比人與狗的更大狗主人小吳的微博聲明

在我居住的小區,有一條狗走失了。狗主人到處貼小廣告,「必有重謝」,最後有人打電話過來,索要一萬塊。狗主人是一位富有的阿姨,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這隻狗就是她的命根子啊,她沒有還價。狗找回來后不久,狗在跳躍的時候摔傷了脊椎,變成了半身不遂,阿姨又帶著狗去醫院治療,前前後後花了幾萬塊。

我經常看到她牽著繩子遛狗。人很和藹,穿著樸素,對狗很有耐心。我和太太經常感嘆她家的狗命好,換了一個主人,也許就放棄治療了。但是在做出這種判斷的時候,我們也很猶豫,換成我們,願意為自己的狗承擔多少錢呢?

很大程度上,這取決於你有多少錢。在小吳和何某的談判中,兩人一直沒有說出那個數字,著多少讓人感到奇怪。如果何某直接開價五千,或者小吳提出一個明確的數字,會不會有不同的結果?

給狗命一個價錢,這看上去是貶低了狗的地位。伴隨著都市化進程加速而興起的養狗熱和養貓熱,是這個國家的奇觀之一。「狗奴」「貓奴」「鏟屎官」這樣的詞語,反映出人們看待自我的變化,人屈尊到和狗平等的地位,甚至還要更低一些。狗凝視著我們,但是我們卻無法明白它的想法。我們從狗的身上看到的更多是自己。抱著狗哭泣的小吳,是為狗感到悲傷,同時也是為自己而哭泣。

人與人之間的鴻溝,比人與狗的更大一條明星狗讓很多人羨慕的待遇。圖源微博

人的生命是無價的,但是,人們正在通過給狗命一個價格,來重新定義自己的價值。我家狗狗曾經參加過一次比賽,那天我們專門對它進行了打扮。「好漂亮,這狗得值幾萬塊吧」,這是一個老太太的評價。這極大地滿足了我的虛榮心,但是又讓我不安:主人做的這一切,對狗來說有什麼意義呢?它會看主人的眼色行事,但是它肯定不知自己美不美。

太多的主人,在狗身上寄託了自己的理想。人生太多委屈,社會險惡,公司人際關係複雜,而和狗的相處,卻是天下最簡單的。狗就這樣被慢慢本質化了,它成為主人傾訴的對象。一人,一房一車一狗,據說是很多都市女性生活的真實寫照,這其中有多麼深刻的孤獨啊。

小吳提醒何某,虐待狗狗可能給你孩子的成長帶來陰影。但是何某說:不會啊。養兔子養著養著就吃了,這狗也可以烤著吃。這種語言給狗主人小吳造成了很大的殺傷,但是也不能說毫無道理。對有些人來說,狗就是和兔子一樣的動物。

柯基犬的死亡讓人悲傷,但是隨著愛狗人士的聚集和討伐,何某及其家人的生活也受到了打擾。何某的丈夫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曾表示,要起訴小吳泄露了自家的隱私。這個聲音非常微弱,在巨大的討伐聲中,幾乎沒人聽到。

何某通過自己有爭議的行為,揭示出廣大養狗者的處境:人與人之間的那條鴻溝,比人與狗之間的更大。這確實是讓人悲哀的事實,這個事實,讓那兩注燭光看上去分外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