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我不需要看女兒的朋友圈,我知道她是什麼樣的孩子


一、關於朋友圈,我的重大教訓

朋友圈對不同人的意義差別是很大的。

我也是用微信很久以後才發現了這個問題。那時候很不幸,我已經不知不覺中加了很多人的微信。

我發現這個問題的契機是,我有天想跟一個中學時代的好友說句話,突然發現她把我刪除了。我有點震驚。因為中學的發小雖然聯繫並不多,但是在情感上還是佔據很深切的位置的。於是電話她聊了聊,才知道有一次她來北京,在朋友圈發了一個信息,而我並沒有如她預期中主動聯繫她並盡地主之誼。

我雖然無法理解她的想法,但也只能耐心告訴她,我並不會經常翻看朋友圈,以後來北京直接發微信或電話告訴我。

類似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特別是在不同地域(尤其是東西部不同發展環境下)的親友間,微信以及它附帶的朋友圈製造了很多不必要的混亂。

比如說,我還遇到過更奇葩的事情,因為在某個我擔任群主的親友群里按照我和朋友們的習慣對某人分享的一篇說城裡人不如鄉下人淳樸的文章稍稍點評了一句,結果竟然引發了分享文章的那個親戚的勃然大怒,乃至於那人的妻子兒子一起出來對我進行人身攻擊,朋友圈中各種屏蔽我和我的家人,還至今不理睬我。

這件事成為讓我後悔不已的經典案例。事後我仔細分析了這個事件,它竟然包含城鄉差別、地域差別、性別歧視、家庭話語權分配等等重大課題,而這些課題,都藏在小小的朋友圈的各種曬和各種雞湯里,平常你不去碰它,它面帶笑容人畜無害,一旦稍稍碰撞,它強大穩固的力量立刻就能引發原子彈爆炸的威力,瞬間引發親友圈的海嘯。

這種溝通海嘯的根本原因是,朋友圈帶來了親友間的「過度社交」。

親友間的聯繫原本只是定向聯繫和單純的情感聯繫,沒事在一起聚一聚,吃吃喝喝,交流一下感情,不涉及太多價值觀的溝通,聚完之後大家各過個的,繼續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相互不影響。變為了朋友圈的交互聯繫方式后,信息的傳遞方式變得複雜,交流的內容也包含了很多可能引發價值觀戰隊的呈現,相互間的誤解幾率就容易呈幾何倍數放大。

親友間本來就是強情感連接,本來就容易引發交流上的親疏遠近誤會,朋友圈的「過度社交」放大了這種問題產生的頻率。

這種過度社交帶來的矛盾頻次,再跟親戚間原有的固定親情位置相作用,不發生問題可以說是很困難的事情。

並且,朋友圈危機是不分遠近的,離得越遠、價值觀差別越大的越可能發生問題。

比如那位把分享一篇文章都看得神聖不可侵犯的西部親戚,如果知道我們經常在別的朋友群里會特別激烈地爭論一個問題,事後還照樣做朋友,會不會覺得我們是另一種人類?

我由此發覺,人們也許可以對著世界大喊「我來了」,但是假如想嘗試在朋友圈裡影響家人親戚們的價值定勢,哪怕一絲一毫,恐怕也很困難。

後來我把那個西部親友群的群主轉給了一位男性的親戚,同時退出了該群,也關閉了所有那個地域親戚的朋友圈。(這篇文章如果有該地的親友看到,請理解我屏蔽你們的初衷,我希望你們都好好地過原來的日子,不希望再引發任何親友間站隊的麻煩。而我發現,埋頭當鴕鳥才是解決這種微信群、朋友圈引發的親友溝通海嘯的唯一辦法。)

我不需要看女兒的朋友圈,我知道她是什麼樣的孩子

二、孩子讓你看朋友圈是看得起你

很多父母不理解自己的孩子為什麼在朋友圈屏蔽自己。不知道我的上述經歷能不能讓他們稍微理解一些。

朋友圈雖然是一種偉大而便捷的發明,但是它無論如何是孩子面對父母時一種額外的過度的信息敞開。

正如假如沒有朋友圈,我本沒有必要向親友敞開我的生活,也就不會產生過度溝通的誤會;假如沒有朋友圈,孩子本也沒有必要事事讓父母知道,他們本應獨立享有那些屬於自己的社交生活,他們和他們的朋友們度過的那些時光,無論對錯,屬於你沒有必要參與也沒有機會評價的生活。

父母有幸拜朋友圈所賜,看到自己以前沒法接觸到的孩子的世界,已經是天大的榮幸,最好的姿態就是默默地看著,忍住任何發表意見的衝動。

我在看我女兒王若沖的朋友圈時,就秉持一個原則,除非涉及人身安全隱患,我會小窗私信孩子提醒一下,否則我只會做一個動作,點贊,不能點贊的就飄過。

畢竟,她讓我看朋友圈已經是對我的信任。我不應該讓她的信任增加被家長評頭論足的負擔。

有的父母會擔心,孩子如果在朋友圈發表了不適合發表的意見怎麼辦?我也曾經因為王若沖發表的在我看來比較情緒化的內容跟王若沖當面討論過這個問題,孩子的想法跟我確實很不一樣。後來我想明白了一點,在沒有朋友圈的時候,他們也照樣會在班級里亂說話,引發各種矛盾,而你根本就看不見。這就是他們成長生活的常態。孩子在朋友圈引發的任何風波,恐怕也只能他們自己去經歷和學習。

有一次王若沖忽然跟我說,在朋友圈發言確實要謹慎。我問為什麼,她說,她美國大學宿舍隔壁的兩個舍友,因為性格不合,在朋友圈打起來了,A把B的一些同室生活中的私事公之於眾,弄得B沒法做人,差點自殺。

他們經歷了之後,就會明白,朋友圈意味著什麼,他們應該如何與朋友圈謹慎相處。

三、別太把朋友圈當真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並不喜歡微信朋友圈帶來的過度社交。

原本,我和我的親戚們各自生活在遠方,我們彼此的生活方式相對獨立互不影響,一年幾度的見面,會讓我們分外親切,聊聊天扯扯淡,講講各自生活中的奇聞異事,壓力隨之緩解。這就是傳說中的距離之美。

有了朋友圈,遠方和詩都變得苟且而油膩起來。親友之間各自曬著毫不相干的生活,比較著毫不相干的趣味和文化,原本看不見的鴻溝因此變得十分醒目。每個人都急於告訴別人自己在怎麼生活,怎麼樣的生活才是好生活,什麼樣的生活意見才是好的生活意見,殊不知,這樣的交流的結果卻可能只是發現隔閡而非達成共識。

朋友圈也極有可能是蔓延在全中國的普遍的焦慮情緒的傳播技術層面的原因。一個人的情緒變成親友團的情緒,一群人的情緒變成一群親友團的情緒;一個幼兒園的焦慮變成所有親友團家長的焦慮,一個城市的焦慮變成所有城市的焦慮……而且這種焦慮有可能是沒有出口的,遠方不再能帶來希望,因為遠方也一樣焦慮,甚至更加焦慮。

在這種時候,對朋友圈更冷漠一些也許是克制焦慮的一種內因層面的解決之道。

有些朋友有時會責怪我不太關注朋友圈,我會告訴她們,我連我女兒的朋友圈都不是天天關注的,我確實不太把朋友圈當真。

有的朋友真的非常有心,他們真的會去看我跟我女兒的朋友圈互動,看完后說,「果然,你真是心大,連女兒的朋友圈都是隔幾天想起來了,一口氣點一圈贊」。我說,我不是心大,我是不需要看她的朋友圈,我知道我女兒是什麼樣的孩子,我們之間也不缺屬於我們自己的私密溝通,看朋友圈不過是個補充。開個玩笑的話,朋友圈都是給外人看的,哈哈。

中國自古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古話,其實即使在朋友圈時代,也是適用的。朋友之間,了解彼此的品性,有空約一場酒,又何須通過朋友圈套近乎呢?

(本文原標題:《警惕!朋友圈讓親子關係變得油膩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