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精选文章

主板冰火兩重天,新三板總體萎靡|2017年影視公司橫評


主板冰火兩重天,新三板總體萎靡|2017年影視公司橫評

事實證明,新三板不再是「明星」投資人撒歡打滾的集中營,在投資界,和明星抱團也不一定有錢賺。

主板冰火兩重天,新三板總體萎靡|2017年影視公司橫評

進入3月份以來,上市類影視公司陸陸續續開始披露新業績快報,通過這一系列業績快報我們可以大致了解它們2017年過得如何。

截至發稿前,已經有四十多家文化傳媒類公司先後發布業績快報,而諸如文投控股、歡瑞世紀、引力傳媒、當代東方、鹿港文化、大地傳媒、橫店影視等公司目前尚未公布。

根據統計來看,萬達影視、華誼兄弟、光線傳媒、完美世界的營收保持了穩健增長,然而也有像奧飛娛樂、華錄百納、長城影視這樣凈利潤出現大跌的公司,A股市場可謂是風雲變幻。

主板冰火兩重天,新三板總體萎靡|2017年影視公司橫評

主板市場之外,新三板影視公司也頗具看點,今年新三板影視公司的總體基調是萎靡。

根據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數據,2017年掛牌新三板的影視公司共23家,相比2016年的66家,降幅高達2/3。不僅如此,掛牌公司的含金量也遜色不少。很多影視類公司因經營陷入困境而無奈撤出新三板。

但是一些頭部公司,特別是擁有明星股東的新三板公司,比如楊冪入股的嘉行傳媒等,還是有比較不錯的表現。

再比如持續四年虧損的海潤影業終於不再虧損轉而盈利了。這家公司擁有眾多的明星股東,除了孫儷、劉詩詩參股外,高雲翔、趙麗穎、海岩、王晶、束煥都手持其股份。

根據1月30日公司發布的業績預告稱,公司預計2017年歸屬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0–100.00萬元,影片《大鬧天竺》《我是馬布里》《相愛相親》《降魔傳》的票房收入和版權收入,讓公司有望實現業績扭虧為盈。

新三板市場可以說是馬太效應加劇。

主板四大影視公司觀察:

萬達華策表現最好,光線表現平平

從業績表現來看,不少影視類公司的業績還是非常喜人的。其中,無論是市值還是營業收入和凈利潤的規模,萬達電影都穩居第一位,2017年營收和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31.92億元和15.06億元。

與此同時,業績的主要貢獻來自於其影視板塊的華誼,憑藉《摔跤吧!爸爸》《芳華》《前任3:再見前任》三部爆款電影在2017年實現了8億元的盈利。

而相比之下,同樣盈利8億元的光線傳媒在電影方面卻表現平平。不過,光線傳媒2018年有將近20部電影值得期待 。其中大IP項目包括《三體》《鬼吹燈之龍嶺迷窟》《鬼吹燈之雲南蟲谷》《三重門》《莽荒紀》《陰陽師》等。

同時,公司旗下彩條屋集團將在接下來的兩年裡推出多部優質動畫電影,包括《熊出沒》《姜子牙》《哪吒》《鳳凰》《大魚海棠2》等。

得益於紅遍2017年的電視劇版“白夜夫婦”等眾多的電視劇爆款,電視劇第一股華策影視實現了最高50.89%的年內區間漲幅,位居漲幅榜前列。

幸福藍海、唐德等走勢不佳,趙薇、吳秀波等明星股東身價縮水

在資本市場的舞台上,藝人明星們的身影也是隨處可見。因此,說到影視股,自然避不開備受矚目的明星股東。然而在2017年,明星股東們持股市值接連縮水了。

首先是雅痞大叔吳秀波。吳秀波所持的幸福藍海2017年股價慘遭“腰斬”。停盤前後吳秀波的股份未改變,但是按照公司年初32.45元開盤價,年末13.28元收盤價來計算,吳秀波的持股身家在2017年“蒸發”掉1.07億元。

相較吳秀波而言,范冰冰身家縮水相對較小。唐德影視2017年股價走勢並不給力,全年股價累計下跌30.66%,范冰冰的持股市值也由年初約1.84億元,減少至2017年年末的1.27億元,縮水約5637萬元。

再就是趙薇。2017年三季度末,趙薇以1.46%持股比例登上了唐德影視第十大股東的位置,她和哥哥趙健,也就是唐德影視第二大股東,合計持有公司3787.18萬股,以年初唐德影視28.47元開盤、年末19.73元收盤價計算,趙薇兄妹持股身家在2017年整整縮水了3.31億元。

而根據唐德影視日前披露的業績預告,《巴清傳》《那年花開月正圓》等為公司2017年度業績的主要來源。

儘管已貢獻業績,但作為唐德影視現象級頭部劇作品,如果後續《巴清傳》播出再生波瀾,或將擴大唐德影視股價的調整風險。

除了上述的幸福藍海和唐德影視,華錄百納、上海電影、歡瑞世紀、新文化、中視傳媒、華數傳媒、中國電影、驊威文化等多家影視股2017年成績也均不理想,受此,大部分公司年內股價累計跌幅都超過30%。

新三板明星公司馬太效應明顯,大部分業績不理想

在新三板市場上,影視娛樂明星入股的企業一直以來備受關注。

據統計,新三板市場上約有140多家影視類公司,而在這些影視公司里,有許多是明星入股的公司,如楊冪參股嘉行傳媒。而明星股東一方面為公司發展帶來了資金,另一方面則是變相地拉攏明星,減少演員的成本。

但是明星股東帶來的資本追逐效應有限,並不能一直滿足影視公司發展的需要。事實證明,新三板不再是“明星”投資人撒歡打滾的集中營,在投資界,和明星抱團也不一定有得錢賺。

比如近期因為《偶像練習生》又火了一把的著名經紀公司樂華文化,曾因韓庚、周筆暢等明星股東的入局而登上神壇,也因剛掛牌新三板就火速“賣身”共達電聲而遭受爭議,最後,其過山車般的業績起伏令其不得不選擇摘牌退市。

這牽涉到之前部分媒體文章提到的新三板文娛公司開始陸續從新三板“撤離”,,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包括耀客傳媒、新媒誠品、詠聲動漫等多達13家的影視公司,正式宣布或者完成從新三板摘牌。

對於新三板影視公司來說,虧損是大多數的,因為本身能夠上三板的公司質量也不是特別高,業績不振也就可以理解,但是對於一些頭部新三板公司來說,仍然可以做到很好的業績。

比如長江文化、嘉行傳媒、盛夏星空、德豐影業、方金影視、自在傳媒和德納影業等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都相較去年同期都有所增長。

新三板影視公司馬太效應太過於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