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精选文章

收視下滑,洪濤被傳離職,下一季《歌手》還會有嗎?


收視下滑,洪濤被傳離職,下一季《歌手》還會有嗎?

就在決賽之前的一周,《南方周末》官博上發布了一條重磅消息,聲稱《歌手》導演洪濤離職申請已於日前獲批,在結束完本季的所有錄製后將正式離職湖南衛視。

 

收視下滑,洪濤被傳離職,下一季《歌手》還會有嗎?

《歌手2018》昨晚收官了。

作為一檔老牌綜藝節目,《歌手》從開始爆火成為現象級綜藝,到如今熱度消退、收視低迷、前途堪憂的“綜N代”,影響力大不如前已是既定事實,在一些人眼中,《歌手2018》可能會是最後一季。

無獨有偶,就在決賽之前的一周,《南方周末》官博上發布了一條重磅消息,聲稱《歌手》導演洪濤離職申請已於日前獲批,在結束完本季的所有錄製后將正式離職湖南衛視。

這對於《歌手》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也讓《歌手》的命運變得撲朔迷離。

但是當文娛商業觀察看到快樂購前幾日發布的公告草案后,發現這檔節目的吸金能力仍然不容小覷,接下來,我們就一起說說這些年《歌手》的光輝與失落。

Jessie J奪冠,《歌手》迎來收官戰

終於,持續了三個月熱度的《歌手2018》在昨晚落下了帷幕。Jessie J憑藉一首經典歌曲《I Will Always Love You》奪取新一屆的歌王稱號,成為《歌手》歷史上摘得“歌王”稱號的第一位國外歌手。

收視下滑,洪濤被傳離職,下一季《歌手》還會有嗎?

Jessie J奪冠,可以說是實至名歸。在被眾人吐槽成“車禍現場”的總決賽中,結石姐的表現是一如既往的穩定。

在昨晚直播結束后,相比起冠軍是誰,大家的注意點更多的是放在了直播中歌手的演唱水平上,微博熱搜里“我是歌手車禍現場”的熱度已經到爆,用網友的話說“直播就是一面照妖鏡”。

確實,在昨晚的幫幫唱環節和個人獨唱環節中都或多或少出現破音、走調等問題,但對於《歌手2018》來說,能順利收官,皆大歡喜,已經可以鬆一口氣了。

步入疲軟期的《歌手》

截止到本季,《歌手》已經開播六年了。從前四季的《我是歌手》到後來改名的《歌手》,這檔湖南衛視的招牌綜藝節目從默默無聞到走向巔峰,如今也開始進入了疲軟期。

2013年《我是歌手》第一季播出時,平均每期節目的收視率達到2.3左右,總決賽時收視率更是一度破四,成為當年開年最受觀眾熱議的綜藝節目,更是重新捧紅了黃綺珊等昔日樂壇遺珠。

從第二季開始,一改第一季“大咖請不到,小咖不敢來”的囧局,韓磊、韓紅、孫楠、韋唯、李玟等樂壇重量級人物都紛紛參與到《我是歌手》中來。

收視下滑,洪濤被傳離職,下一季《歌手》還會有嗎?

前兩季時幾乎期期節目都能霸佔好幾條熱搜,但隨著主打“音樂競技”的《歌手》慢慢開始打“情懷套路”牌,它的熱度也越來越淡,開始步入疲軟期。

第三季時還有前兩季的高收視率和熱度做支撐,到了第四季,收視率下滑,話題度減少,第五季更是後期收視率跌破1。

而到了今年,《歌手2018》首發歌手陣容剛公布時,一度被外界認為是“史上最弱陣容”,而發布會上洪濤哽咽和觀眾道歉的視頻也讓人有種這檔節目已經廉頗老矣的感覺。

隨著前幾期節目的播出,似乎也印證了這檔老牌綜藝節目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輝。節目播出后,也只有前兩期節目在熱搜上能看到“張韶涵高光”“張韶涵 阿刁”等消息,往後再也沒有濺起有意思的水花。

收視率方面,往季的輝煌成績已經成為歷史,這一季的節目能破1已經讓人很高興了,沒想到還一度跌到了0.89。

更致命的是,前幾天網上傳出洪濤離職的消息,洪濤並沒有直面回應傳聞,反而更讓這檔節目加了一層霜,一時間《歌手》停播的傳言甚囂塵上。

已成吸金利器的《歌手》,恐難停播

雖然《歌手》進入疲軟期已成事實,但它的吸金能力依然不可小覷。

根據快樂購近期公布的公告草案可以發現,《歌手》的超強吸金能力為芒果系公司貢獻了絕大部分的利益和利潤。

一、版權買賣

以往《歌手》的相關內容線上播出平台只有芒果TV,隨著《歌手2017》芒果TV和愛奇藝聯播,今年變成芒果TV和優酷聯播,這就意味著在版權買賣中,快樂陽光公司就多了一份版權收入。

根據快樂購公告草案公布的數據,在2017年芒果系快樂陽光公司的內容運營業務中,《歌手2017》為其賺取超過3億元,這還僅僅只是視頻和音樂業務的版權費用。

從公告中披露出來的,在2016年和2015年《我是歌手》也同樣為快樂陽光線上視頻業務賺取2924.53萬元的版權費用。

二、節目冠名費和廣告費

《歌手》的天價廣告植入費用和節目冠名費也給湖南衛視和快樂陽光帶來不菲的利潤。

從《我是歌手》第一季到現在,保守計算這檔節目已經為湖南衛視創造了多達45億的廣告收入。

僅僅在《歌手2018》中,伊利金典的獨家冠名,這已經是伊利金典連續第三年獨家冠名了,即使是在收視率低迷的情況下,依然看中《歌手》的高價值,這足以說明《歌手》依舊強盛的吸金能力。

從《我是歌手》第一季總冠名費1.5億,第二季冠名費2.35億,第三季冠名費3億,再到《歌手2017》,雖然沒有對外公布獨家冠名商費用,但其他贊助費已經達到2.17億元以上。

除了獨家冠名商,今年的《歌手2018》還吸引了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抖音APP、萬和熱水器等多家贊助商。線上播出平台由芒果TV獨播變成優酷和芒果TV聯播,也為節目帶來更多的關注度和流量,最重要的是這樣一來,擴展了多種廣告植入模式,提高軟廣的收入。

就拿VIVO來說,在《歌手》中,湖南衛視和芒果TV均為廣告品牌VIVO呈現了部分軟廣形式服務,服務總金額為3868.01萬元,根據湖南衛視《歌手》平均每期覆蓋人數和芒果TV上平均每期點擊量,芒果TV分成比例約為34.10%,因此快樂陽光能夠取得分成金額約1319.11萬元。

僅僅靠買賣版權和廣告冠名,《歌手》的吸金力就排在湖南衛視所有節目的前幾名,為芒果系多家公司都帶來了高利潤。

在這種情況下,進入疲軟期的《歌手》雖然收視在下滑,但是作為吸金大佬,《歌手》這個超級大IP恐怕湖南衛視也不願意放棄,只要平台支持、金主資金到位,繼續播出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