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精选文章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我們根據目前還在節目中的舞者背後的廠牌,梳理出27家廠牌,其中北京、成都、廣州推送的廠牌居多,包括HIPHOP、Breaking、jazz、Urban等多種舞種。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學舞蹈,看了街舞綜藝之後,想學了,而且節目出現的廠牌,也讓我知道哪裡比較專業,應該到哪兒學了。”網友“哈哈哈”向小娛說起自己的變化,眼神都充滿著光彩。

小娛向多家廠牌(舞團、舞社)諮詢發現,的確在優酷和愛奇藝兩檔街舞綜藝的輪番轟炸之後,報名學習街舞的人變多了。

就在一個月前,河豚君採訪過四位街舞藝人,發現他們從街舞dancer到藝人轉型中的陣痛。

現在,很多人都覺得街舞培訓要變天了,行業會出現整合,情況好的話,說不定能跑出獨角獸。

“我並不看好街舞培訓的規模化。街舞今年的確是爆發了,未來產業的走向可能沒有那麼樂觀。”SDT舞蹈天團創始人夏震根據自己在舞蹈行業18年的經驗,向娛樂資本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實際情況如何呢?今天我們就來聊聊街舞廠牌這點事兒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27家廠牌掀起街舞盛世?

相信看過《熱血歌舞團》和《這!就是街舞》兩檔綜藝的小哥哥小姐姐們,都會有“這簡直是街舞盛世”的感慨。Urban dance、Hiphop、breaking……感覺自己不去學點街舞都恐怕跟不上時代了。

《熱血歌舞團》在設計上更偏重於團體,《這!就是街舞》則偏重於個人。從團體來說,街舞廠牌是街舞產業的支點;從個人來說,每個跳街舞的人是構成街舞產業的支點。

一位靠近《熱血街舞團》的人士告訴娛樂資本論,《熱血街舞團》在策劃之初,就有意孵化一些廠牌。未來廠牌可能走資本化道路,探索街舞產業的其他可能。

小娛根據目前還在節目中的舞者背後的廠牌,梳理出27家廠牌,其中北京、成都、廣州推送的廠牌居多,包括HIPHOP、Breaking、jazz、Urban等多種舞種。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單獨來看,聚焦頭部的廠牌都有自己擅長的風格。像X-crew,其專攻的是HIPHOP舞種;舞佳舞和CASTER主攻街舞等。要麼是偏國際化的廠牌,要麼是業內的頂級廠牌,其他的廠牌若不是今年兩檔綜藝的帶入,可能基本都找不到相關信息。

而擴展到全國,小娛以“舞團”、“舞蹈培訓”、“舞社”為關鍵詞,分別統計了一線城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的廠牌數量,並以成都、武漢、長沙、杭州為二線城市樣本,襄陽、岳陽為三四線城市樣本,匯總了各地的廠牌分佈。

從數量上來看,北京、上海、深圳為第一梯隊,廠牌數量超過400家;武漢、廣州為第二梯隊,廠牌數量在300家左右;長沙、杭州、成都為第三梯隊,廠牌數量在200家左右;襄陽、岳陽廠牌數量不足50家。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保守估計,全國有不下一萬家廠牌。而這些廠牌到底能否在27家廠牌的帶動下形成產業爆發,各位看官,且再等等。

頭部資源聚集,萬家廠牌到底怎麼生存?

小娛身邊熱愛街舞的人曾揚言“做個牛掰的廠牌,要讓中國的下一代都跟著我們一起跳舞!”

但現實情況卻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細數當下廠牌的經營模式,無外乎培訓、商業演出和編舞三種。

先看培訓。要有能容納10-20人的場地是必須的,同時要匹配舞蹈老師、招生人員、行政人員。培訓時間一般集中於周一至周五的晚上以及周六日全天。收入僅僅來自招生收入這一項,而其他全部是成本。

娛樂資本論調查發現,以北京為例,有3-5年經驗的舞蹈老師,在招聘網站上的薪資待遇是5K-20K。少兒舞蹈培訓均價在300-1000元/每節課(90分鐘),上課次數至少20次,成人均價在80-500元/每節課(每節課90分鐘),次數不限,價格隨著次數的增加會有優惠。也就是說,少兒舞蹈培訓花費至少是6000元,成人是1600元。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北京的一家線下舞蹈培訓人士告訴小娛,在運營好的情況下,平均月流水是30-40萬元,僅成本就需要25-30萬元。“小工作室的老闆一年頂多賺幾十萬,也有可能虧損。”

商業演出是另外一種變現手段。基本在節假日比較忙,舞者會在各大商業綜合體參加各種活動。就杭州的情況來看,一位每個舞者的出場費在2000-3000元左右。而像《這就是街舞》里憑《失戀陣線聯盟》震感舞走紅的石頭哥,在某業內專業經紀人的運作下,出場費已經漲了10倍以上。

再者便是編舞和伴舞了。夏震向小娛透露:“一次編舞的價格區間在1W-10W元。這主要是對舞者個人的品牌打造,以便利於其以後做個人推廣。”

需要注意的是,廠牌與舞者之間一般為合約制,總有受歡迎的舞者在個人品牌打造的稍微好一些時,便出來單幹,流失率較高。偶爾會有簽約制,即需要的時候,作為一個團體,一塊去演出。

但街舞行業的頭部資源比較集中。以上僅是“二八效應”中“八”那部分的經營狀況,對於“二”的那部分,一位街舞圈人士告訴小娛,頭部廠牌年收入能達到2000萬左右。

很顯然,SDT舞團、CASTER和舞邦都屬於頭部廠牌。

夏震是舞蹈出身,但這幾年SDT已經不再以舞蹈為標籤了。大部分以節目製作為主,最終還是要做藝人經紀。“SDT的核心收入來源是演藝製作、少兒預備生練習,培訓僅是很少的一部分。”

舞邦的商業模式則是依託國際的舞蹈資源,引入到國內進行培訓,同時在計劃搭建舞者、廠牌、培訓等為一體的平台,做舞者的服務商,傳播街舞文化。

街舞產業如何長成“常青樹”?

大家不妨跟著小娛的思路,先看看為什麼走舞蹈培訓規模化這條路走不通。

公開數據顯示,從2008年-2018年,我國舞蹈培訓市場規模從20.8億元上升到194.3億元。預測顯示未來會呈持續增高的態勢。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數據來源:智研諮詢

整體環境的確是很好。但是舞蹈培訓的兩大命根是什麼——招生和人才。試想一下,你要去學習舞蹈,會更看重品牌還是更看重教你的那個人?

舞蹈培訓連鎖化意味著要和各個地方當地廠牌競爭,也得有足夠的人才來教學員。

健身培訓可以連鎖化,因為每個健身動作、擼鐵的姿勢都是標準化的,但舞蹈畢竟還有藝術和風格的存在,一般學員會非常看重教課的老師的個人魅力。而真正在街舞領域的“明星”也就那麼些個。全國複製?可能等克隆出有同樣思維、同樣創造力的機器人時才有這樣的可能。

夏震也提到,線下工作室不成規模,街舞產業很小,頭部資源比較集中等因素均會導致舞蹈培訓很難規模化。

優酷推個人、愛奇藝斗舞團,盤點兩擋街舞綜藝背後的27家廠牌

正在看街舞的風險投資朋友告訴小娛,基於街舞的內容製作、基於街舞的藝人經紀、基於街舞的衍生品開發是他們關注的方向。

基於街舞的內容製作。從需求端出發,夏震成立了娛樂聯盟,旗下有幾十個廠牌,這些年也運行的不錯。一方面,藉助SDT娛樂平台的資源為其他廠牌提供平台機會;另一方面也能滿足自己大量演出需要人的窘境。此外,SDT還為各地廠牌輸出專為少兒練習生定製的歌曲和舞蹈。

或者從版權的角度出發,“街舞的內容製作會是未來街舞產業走向正規化的第一步。”舞邦的Koko說,街舞如同音樂一樣,讓具有創造性的舞蹈視頻打上舞者個人的品牌標籤。之後再以直播等方式進行推廣、營銷,由此產生一系列的收益。

基於街舞的藝人經紀。這種方式就像培養一個舞蹈明星。像SDT就有自己的偶像少女組合,並將她們送到了《創造101》中進行選拔。不過夏震提醒河豚君道,前期會比較燒錢,需要背後有強大的資金支持。而且在選人方面,也要選擇最終能嫁接到影視上的偶像。

基於街舞的衍生品開發。核心是把舞蹈作為精神的藝術載體,融到時尚或潮流品牌中,走跨界之路。比如,與電商合作出限量款,與潮牌合作出限量款等。“或者打造專屬街舞性質的網劇、舞台劇、電影等文化產品。”Koko補充說。

舞蹈隨著流行趨勢變化而變化。街舞風格過去是Old school,韓舞來的時候流行hiphop,去年流行rap,現在流行urban……未來會怎樣,誰也說不好,而要從產業鏈上來打通各個環節,恐怕也非一夕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