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精选文章

貓眼就「退票門」開懇談會:退票率不算很高,過去也有很多這種情況


貓眼就「退票門」開懇談會:退票率不算很高,過去也有很多這種情況

「從我們現在掌握的數據來看,大量的用戶的退票是產生在映前幾天甚至10天,就是映前越早購買的用戶他到臨時改簽的概率越大。」

貓眼就「退票門」開懇談會:退票率不算很高,過去也有很多這種情況

貓眼娛樂COO康利

1024rd註:陷入“退票門”的《後來的我們》無疑為這個五一檔增加了不少談資,票務平台、地推、黃牛,誰是幕後黑手,成外界討論的焦點,在一片征討聲中,,對這起異常退票事件進行了說明。

貓眼在4月28日發布的聲明中提到,電影自28日上映后,在各渠道出現部分退票現象。截至當天23時,貓眼平台疑似被惡意刷票並退票數量約38萬張,涉及票房約1300萬,占影片當日總票房2.8億的4.6%。

5月2日,淘票票也發布公告稱,《後來的我們》上映首日,在淘票票平台上的退票率、改簽率遠超日常正常數據值:平台方2018整體退票率是3.17%,而《後來的我們》上映首日退票率高達9.16%;平台方18年整體改簽率0.63%,《後來的我們》首日改簽率2.11%。

同時,淘票票還在公告中得出了“《後來的我們》的售票數據的確存在無法合理解釋的異常”結論。

截至5月3日23:00,《後來的我們》票房累計達10.48億元,成為2018年五一檔最大贏家。

作為《後來的我們》主要出品方、唯一發行方和售票方,貓眼一度被外界視為頭號“嫌疑人”,為此,貓眼於5月3日進行了一場長達兩個多小時的媒體懇談會,圍繞以上異常數據,以及該事件中的諸多疑點,進行了逐個回應。

  • 關於退票的構成

貓眼在4月30日的第二份聲明中提到,28日出現的退票訂單中54%為用戶正常改簽行為、剩餘的46%退票訂單中有部分確定為惡意刷票。針對退票的構成和演算法,貓眼娛樂COO康利在懇談會上進行了進一步解釋。
貓眼就「退票門」開懇談會:退票率不算很高,過去也有很多這種情況

退票構成

康利表示,之所以會出現媒體報道中的高退票率,是因為在影院後台中會將改簽計為一次退票和一次新購買,退票中的54%就屬於這種,“在改簽流程里無論先買再退還是先退再買,本質上都會產生一次退票行為,我們在跟影院系統對接上,是採用的先退票后買。”
貓眼就「退票門」開懇談會:退票率不算很高,過去也有很多這種情況

影院後台關於改簽的顯示

  • 為什麼會在一天之內出現大規模退票?

關於高退票率,康利將原因歸結於預售期長、影片熱門、工作日等方面影響。康利表示,從歷史來看,一般有幾個特徵會造成高退票率:

第一,熱門檔期的熱門影片,因為關注度高。

第二,預售開啟的時間比較長,且預售階段比較火爆。“從我們現在掌握的數據來看,大量的用戶的退票是產生在映前幾天甚至10天,就是映前越早購買的用戶他到臨時改簽的概率越大。”

而對於28日晚上退票率的突然上升,康利稱,很多的用戶的購票行為和退票或者改簽行為其實是發生在28日晚上之前,28日晚上呈現的退票率實際是當日場次整體的退票情況。

此外,貓眼認為,首映當天是工作日也是《後來的我們》退票率高的一大原因。康利稱,貓眼上的用戶留言顯示,部分用戶是由於當天是工作日而進行了退票或改簽。

  • 《後來的我們》的退票率到底算不算高?

對於外界口中的高退票率,康利表示,從退票跟當日票房的比例來看,《後來的我們》的退票率並不算很高,而且從歷史情況來看,過去也有很多熱門檔期中的熱門電影出現過這種情況。

貓眼就「退票門」開懇談會:退票率不算很高,過去也有很多這種情況

“這是從2017年的1月份到現在,整個退票和改簽的一個線性的峰值圖。大家可以看到,在重要檔期,尤其是重要檔期的首日,退票和改簽比例的高企是一個常態,只不過這次可能比歷史上更多了一些,所以並不是說這次突然發生了退票率的攀升。”

據康利介紹,此次“五一檔”中《後來的我們》的退票率只比剛剛過去的“春節檔”最高退票率的影片高出0.6個百分點。

  • 為什麼大比例的退票發生在貓眼?

在此次的退票事件中,貓眼佔了大頭,加之其出品方、發行方的身份,這讓很多人認為,貓眼就是本次事件的主謀。

對此,康利表示,目前貓眼是國內最大的售票平台(公開資料顯示,2017Q3中國在線票務市場競爭格局中,貓眼微影佔到了52.50%)賣得多自然退的就多,而且從退票率來看,貓眼並沒有明顯高於其他平台。

關於貓眼是否有動機主導這次退票事件,康利給出了《後來的我們》的預售數據。

貓眼就「退票門」開懇談會:退票率不算很高,過去也有很多這種情況

“大家可以看到,它在預售開始的時候就是一個壓倒性的領先優勢,大家覺得不管是貓眼,還是這個電影的任何一個利益相關方,為什麼要在取得如此巨大領先優勢的狀態下(《後來的我們》的預售票房超過1億,首日票房為2.8億),去做幾百萬量級的票房影響(總共退票涉及票房是一千多萬,剔掉改簽是幾百萬)。

  • 票務平台同時參與出品和發行,是否會擾亂市場競爭?

目前在國內,電影的線上購票已超過九成,同時票務平台們還在不斷拓展業務,開始介入到出品、發行等環節,這讓票務平台在產業鏈中的話語權變的越來越大,而依附於票務平台的影院則變的愈發弱勢。在此次退票門中,有一種聲音就認為,線上票務平台的壟斷地位是造成這起事件的主要誘因。

康利對此表示,貓眼在發展一個新業務或是一個新方向時,更多的考慮的是能不能在這個環節上創造核心價值,能不能提供比原來更好的產品和服務。

“我們去做發行這件事情的時候很簡單,我們認為我們具有的核心能力、具有的一些優勢,是能夠推動這個環節繼續完善和發展的,能比原有的一些模式或者原有的一些方法能夠有一些新的創新。”

據他介紹,在影視行業里,美國其實是有一些,比如藝人經紀是不能製作的,比如院線公司是不能做發行和製作的,反過來一樣,製作和發行公司是不能做院線的,但是在目前中國的商業環節里來講,確實因為我們產業還沒有成熟和有序到這種程度。

“因為整個中國電影產業是比國外落後很多的,所以我覺得大家各自利用自己的一些能力上的優勢,去進行自主的、合乎法律法規的業務發展,是會存在的,也是正常的。”

關於外界對於票務平台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的質疑,康利也並不認同。

“貓眼是一個服務平台,我銷售全國電影院的電影票,同時也賣全國所有上映電影的電影票,我不能拒絕任何一個電影院在我的平台上銷售,也不能決定任何一個電影在我的平台上銷售,我只是中間的服務商,給各個產業合作夥伴提供服務,裁判員應該是有處罰和處置能力的,貓眼並沒有。”(本文首發1024rd,作者/謝康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