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精选文章

從買斷《白夜追兇》到聯手打造《奔月》,Netflix為何看上了國產劇?


從買斷《白夜追兇》到聯手打造《奔月》,Netflix為何看上了國產劇?

2017年12月,優酷自製劇《白夜追兇》的海外發行權被國際流媒體巨頭Netflix買斷。2月5日,《反黑》也正式登陸Netflix,開始向全球195個國家和地區播出。

從買斷《白夜追兇》到聯手打造《奔月》,Netflix為何看上了國產劇?

2017年12月,優酷自製劇《白夜追兇》的海外發行權被國際流媒體巨頭Netflix買斷。

消息一出,令中外媒體側目:這不僅是中國網劇首次出海,也打開了優酷自製內容通過Netflix走向全球190個國家地區的通途。中國也從國際網生內容交易市場上絕對的“大買家”開始向”賣家“轉變。

更令人側目的是Netflix購買此劇的動機。2017年早些時候曾有傳聞稱Netflix將藉助愛奇藝進入中國,但是實際上這樣的合作僅是在內容版權上的“初步意向“,Netflix的CEO Reed Hasting曾經對外公開表示:

“進軍中國的計劃還不成熟,也不急於一時“。

但是進入2018年以來,市值曾經高達千億美金的Netflix開始逐步推動自己的“中國計劃“。2月5日,優酷出品的另一部大型網劇《反黑》也正式登陸Netflix,開始向全球195個國家和地區播出。

一方面這是阿里大文娛在2017年提出“超級網劇“概念后的階段性成功:《白夜追兇》豆瓣9.0創網劇評分記錄,播放量超40億,成為爆款劇典範,作為首部被Netflix買下海外發行權的國產網劇,這樣的成績可能還令人稍感意外;但是被網友戲稱為”白夜前傳“的《反黑》同樣被Netflix看中,就不僅能夠證明這部”阿里製造“的網播港劇的吸引力,也從側面印證了Netflix對於優秀國產劇集的持續關注。

另一方面,2月7日消息,剛剛轉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中資企業“的東方夢工廠對外公告,將攜手Netflix打造冒險音樂動畫電影《OVER THE MOON》(中文名暫定《奔月》),剛剛獲得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動畫短片提名的動畫大師Glen Keane將出任導演。這是東方夢工廠與好萊塢夢工廠切割后著力打造的新項目,目前東方夢工長的最大股東已是黎瑞剛掌舵的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

雖然沒有更多細節被透露,但是從此前公布的影片設計概念來看,主人公將是華人女孩,故事應該是以“嫦娥登月“作為基礎而延伸開來,很大程度上也將延續類似《功夫熊貓3》一樣的中華背景,輔之以好萊塢的動畫設計和全球播出時的英語對白。

從買斷《白夜追兇》到聯手打造《奔月》,Netflix為何看上了國產劇?

這也將是國產動畫片(轉型后的東方夢工廠出品)首次登陸Netflix, 標誌著Netflix並非只關注華語的懸疑罪案題材,類似動畫類的內容也一樣可以登陸全球平台。

從《白夜追兇》《反黑》到《登月》,似乎Netflix即將打開一個越來越大的口子,引入更多的中國內容。

全球化的播放平台獨缺中國?恐怕只是暫時的

在上述三部作品之前,其實上一次傳出登陸Netflix的國產劇還要提到2011年出品的宮廷劇《甄嬛傳》。當年在版權方樂視網興奮地放出消息后,事情出現幾度波折和反轉,最終的協商結果是長達76集的《甄嬛傳》被剪成6集在Netflix上線,評分只有2.6分(滿分5分)。

在中國大紅大紫的《甄嬛傳》並沒有在Netflix上獲得認可,雖然從來沒有公開的官方說法給出解釋,但是顯然Netflix在過去幾年以來對於內容的選擇以及觀眾觀看習慣和口味的把握上也走過了一段自我修正的過程,因此把中文內容的引進切入口從“宮廷劇“切換到了”懸疑破案“類。

Netflix選擇《白夜追兇》和《反黑》作為“開門紅“的原因不難理解:作為一個在全球195個地區播放的平台,跨越不同地區、不同文化背景的內容一定是其最主要的需求。對觀眾來說,追兇破案這個題材理解起來要遠遠比看懂華妃娘娘的對白和心機要簡單,再加上法醫、警察,和流氓黑道這套全球通行的人物設置,普世的內容才能夠讓更多觀眾迅速接受劇情:如果要打開中文市場從內容到觀眾的缺口,無疑要選擇正確的內容方向。

《登月》也是如此,接近花木蘭式的人物造型,外加一流的好萊塢動畫導演把關,全家歡式的題材,如果能夠以這樣的一部影片達到或者接近《功夫熊貓3》的水準和反響,對於Netflix來說就是成功的。畢竟,自從和Disney分道揚鑣,各走各路之後,Netflix一直懷揣著在動畫領域和對方一爭高下的野心。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Netflix挑中諸如《白夜追兇》和《登月》這樣的作品,原因不僅僅是內容的選擇那麼簡單,儘管CEO Hastings並沒有提出中文市場的拓展規劃,但是作為一個全球性的播放平台,佔全球人口四分之一以上的中文受眾的缺失必然不會是一個長久現象。

近幾年來,Netflix的國際用戶數的增長幅度已經明顯高於美國本土的用戶,Netflix在全球市場中的用戶增長成了公司業績上升的主要推動力。除了在美國本土製作之外,Netflix還積极參与到非英語地區原創內容的生產中,其中亞洲市場更是一個令人無法忽視的所在。

在中國也非常流行的日本劇集《深夜食堂》第四季就是由Netflix 出品併發行,近期Netflix還和韓方合作製作了首個韓國綜藝節目“Busted!”,另有消息稱Netflix將與日本合作方重製動畫片《聖鬥士星矢》,並有望出品一部中文的完全Netflix Original自製的劇集《擺渡身》。

Netflix的亞洲區總部暫時設立在新加坡,以此為基點打開諸如日本,韓國,中國台灣,中國香港,以及東南亞國家的市場。

帶著這麼多優質內容,同時又開始積極地引進中國國產的影視節目,Netflix進入中國市場的企圖並未消失。如果說2014年-2015年主要擴展的是歐洲市場,15-16年著重打開亞太國家的大門,那或許接下來幾年Netflix將尋求進入中國的法門,雖然這樣的目標實現起來並不容易。

從2014年開始就有新聞稱Netflix將落地中國,但因為政策等種種原因,Netflix至今未能如願,最終等來的戰略性進展也只是2017年4月份,Netflix宣布與愛奇藝達成在劇集、動漫、紀錄片、真人秀等領域的內容授權合作。

Netflix入華的方式思考:獨立自主不如“借雞生蛋”

無疑,對於Netflix來說,開拓亞洲市場,尤其是進入中國市場可能是其全球化戰略中最難過的一道坎,但顯然Netflix並沒有放棄迂迴式的策略來達成目標。

關於其進入中國的可能性,無外乎有兩種方式: 獨立自主的開拓中國市場,採取外資企業當年進入中國的模式;或者是“借雞生蛋“的方式,與中國本土企業緊密合作,達到內容輸出和利益均沾的效果。目前看來,後者的可能性似乎更大,而且從Netflix和優酷以及愛奇藝的合作來看,也是朝著這個方向在邁進。

如果Netflix想要在中國單打獨鬥,註定要面對自行辦理繁複手續,處理當局審查與監管等異常棘手的問題。Netflix的首席內容官泰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曾公開表示,如果不與當地企業合作,Netflix將需要自己申請和辦理各種不同的運營執照,難度可想而知。“Netflix要在中國推出服務需要辦理8種不同的執照,這是令人難以想象的”。

曾有華爾街的分析師稱,中國監管部門往往會要求外國的媒體企業辦理額外的許可和執照,進行配額限制等,以保護國內的電視和電影產業。

而且最近幾年,對於網路上海外內容的審查日趨嚴格,連類似愛奇藝或者B站這樣的中國本土內容平台都逃不過監管,更遑論Netflix。另外,“先審后播”的政策和美劇“邊拍邊播”的習慣也有所違背。

Netflix想要按照美國的習慣來行事,恐怕在中國是行不通的。

對於第二種可能性——與中國企業合作,顯然就成了最實際有效的方式。早在2015年曾傳言Netflix和萬達集團要走到一起,起因是當時還是萬達文化產業集團副總裁的葉寧在倫敦出席“中英產業論壇”時曾透露,“萬達集團已與Netflix就進入中國市場進行了商討。我們認為,Netflix進入中國,將面臨著激烈和強大的競爭對手,比如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因此他們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合作夥伴”。

但是顯然這樣的合作後來並未展開,隨著中國本土視頻行業和影視產業格局的不斷變化,Netflix也開始找到與自己模式上更接近的愛奇藝和優酷展開積極合作。

從目前來看,Netflix要入華,就只能先從內容上的合作開始。視頻網站勢必是它繞不開的合作夥伴,從優酷手上買下《白夜追兇》《反黑》等的海外發行權,也可以看做是Netflix靠近國內視頻網站的示好信號。《白夜追兇》只是個開始。以Netflix為代表,國外發行網路對中國市場的好奇心,外加國產劇集原創力的進步,國產劇集對外輸出將是越來越普遍的現象。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與同為美國互聯網大佬的Facebook, Google不同,Netflix的影視內容並不具備類似的社交和信息大規模傳播的效應,因此在網路內容監管上比之社交媒體和溝通軟體要簡單輕鬆了許多。

對於Netflix來說,只需要將監管方認為不合時宜或者不被允許的劇集和影片屏蔽即可,在內容上的刪減比之對於網路上用戶言論的監控還是要簡單很多。

結尾:中國優秀文化的輸出,Netflix或許可以助一臂之力

“文化自信”“用藝術的方式傳播中華文明的瑰寶”,從2017年底以來,中國的影視劇不僅肩負起了對於本國人民的藝術使命,也開始展望能夠向世界展示中國文化的崇高理想。

其實,中國部分電影電視劇早就已經走了出去,在中東、非洲國家,還有東南亞國家比如馬來西亞,越南,泰國等地都有很大影響力,尤其是愛情劇,家庭倫理劇,或者部分古裝劇。

而對歐美國家來說,中國製作的電影電視劇還是個未完全開發的領域,每年少量能夠去到歐洲和北美影院發行的電影都未能取得理想的成績。

從買斷《白夜追兇》到聯手打造《奔月》,Netflix為何看上了國產劇?

在這樣的現狀下,與類似Netflix這樣在歐美具有巨大影響力並且對於多語種多文化多類型的影視項目都採取積極接受態度的平台形成合力,將是一個切實可行的文化輸出方式。

用戶接近1.2億,全年收入超過110億美元,在美國扮演“去有線電視化”進程最重要角色的Netflix,在美國以外擁有的全球用戶數已經在去年全面超越了本土,印證了其內容不僅僅可以在美國成功,在不同文化背景的海外市場同樣也能獲得成功。2017年全年,Netflix在海外市場上實現了首個年度運營利潤為正。

中國的合作者和市場如果能夠和Netflix形成一種雙向的內容輸出和輸入的機制,無疑將有更多的中國影視內容有望在亞洲範圍甚至歐美世界得到更多的關注和重視。

當然,從內容上來說,《甄嬛傳》甚至《三國》《西遊記》這樣只有從小接觸中華文化才能理解的內容並不見得是最好的選擇,反而是像《白夜追兇》《反黑》或者《登月》這樣以現代化但又精鍊的手法敘述的通俗故事體裁才能適應全球觀眾的口味。

不知不覺間,Netflix已經用自己的內容選擇間接地向我們暗示了一條中國影視文化輸出的方向;反過來,作為龐大的中國市場,也應該有信心和包容度來接受更多西方的影像內容走近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