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Cover:對零工經濟的樂觀為何出錯?兩位專家回顧了他們的調查


兩位研究零工經濟的權威專家表示,他們之前對零工經濟的預期過高,主要是受到數據不穩定和十年前經濟衰退的影響。

在 2015 年的一項調查中,他們高估了人們如何從零工經濟獲取收入,尤其是通過 Uber 這樣顛覆傳統工作的應用。普林斯頓大學的 Alan Krueger 和哈佛大學的 Lawrence Katz 在本周發布的工作報告中對當初預期過高做出解釋。

在過去十年中的早些時候,許多研究者和媒體記者擔心,零工經濟正在接管人們的工作方式。不過,去年夏天美國勞工部發布了一份報告,報告中詳細研究了這個問題,得出的結論是:零工經濟幾乎沒有改變美國的勞動力市場。


首先,零工經濟呈現出的急劇膨脹事出有因。這十年的早些時候,勞動力市場在經濟衰退之後長時間呈現疲軟現象。與其說這意味著美國的勞動僱傭關係發生永久性轉變,倒不如說其實人們為維持生計而做了很多奇怪的工作。當經濟恢復正常後,他們又回到以往熟悉的工作安排中。

然而這些解釋很難被發現,因為很少有關於零工經濟規模的高質量數據。自 2005 年以來,勞工部一直試圖尋求資金來開展一項調查,但是均被拒絕。這項調查想要研究一些代表性團體和非傳統工人,比如獨立承包商、隨傳工、臨時工以及代理公司提供的工人等。零工經濟中的很多工作都包含在這些工作中。

在 2015 年,隨著風險投資進入 Uber,該公司去年估值超過傳統汽車公司通用和福特。數十家甚至數百家公司都試圖將該模型應用於其他行業,但這十年中並沒有很好的數據呈現。

Krueger 和 Katz 試圖通過 2015 年的調查填補這種數據上的空白。他們發現,非傳統工作的人員比例大幅上升達到了 5%,他們是第一批總結在線上層面的增長主要是因為 Uber 的人。相對傳統的一周 5 天、每天 8 小時的工作安排,非傳統工作有幾個特徵:靈活性、可以壓縮工作天數(比如一周 4 天,每天 10 小時)、工作職位共享、遠程辦公等等。


現在他們卻說,早先的估計可能太高了。

「在篩選出新的證據之後,」 Krueger說,「Larry Katz 和我現在得出的結論是,在過去的十年里,非傳統工作的勞動力比例略有上升——可能在 1% 到 2% 之間,而不是我們最初報告的 5 個百分點。「

通過對 2005 年和 2015 年的比較很難解釋經濟健康狀況的差異。2005 年,美國的工資和國內生產總值每年增長 3% 左右,那時有 63% 的美國人有工作。2007 年開始的房地產泡沫和經濟衰退毀滅了這一切。到 2015 年,經濟一直在緩慢復甦,工資和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停滯在 2%,就業人口比例下降 4%。

經濟狀況不好為人們嘗試零工經濟創造了肥沃的土壤,但這並不代表永久性的轉變,正如勞工部 2017 年調查(2018 年發布)所表明的那樣。這份調查是 13 年來勞工部第一份對臨時工、非傳統工人的調查。

Krueger 和 Katz 也總結了他們開展的調查中存在的缺陷。


當人們在個人調查中回答有關配偶的問題時,提及配偶的兼職工作、其他工作的可能性,遠小於他們本人講到自己擁有這些工作的可能性。

兩位專家在調查中確實沒有提到配偶的其他問題,但是勞工部這麼做了,這導致了顯著的差異。

我們做了一個壁紙應用,給你的手機加點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好奇怪下載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好奇心日報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