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第61屆格萊美,《This Is America》榮膺年度歌曲以及年度製作


第 61 屆格萊美當地時間 2 月 11 日揭曉。

在去年的格萊美因為女性藝人存在感稀薄——只有一名女歌手在電視直播頒發的獎項中獲獎——而備受爭議後,女性可以說是統領了這一屆格萊美的各個環節,從提名到表演再到獲獎。美國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也出人意料地在站上舞台,談到了音樂對自己的影響和啟發。


鄉村歌手 Kacey Musgraves 憑藉《Golden Hour》獲得了最佳專輯的榮譽。她在後台對記者表示:女性對於生活和音樂的視角都很有存在的必要,能有機會受到格萊美的肯定是一件好事。

23 歲的英國歌手 Dua Lipa 獲得了最佳新人。她在發表獲獎感言的時候表示:「我想這一年我們都站了出來。」這一句話顯然是對格萊美主辦方美國國家錄音藝術科學學院主席 Neil Portnow 去年言論的回應。他去年被問道為什麼女性歌手在格萊美沒有什麼存在感時表示,女藝人需要「站出來」。這番話引來了批評。Neil Portnow 在本屆格萊美利用致辭的機會,表示機構對於多樣性的支持和推動。

Childish Gambino 則憑藉《This Is America》獲得了年度製作、年度歌曲兩項通類大獎。同時歌曲的 MV 也獲得了最佳 MV 的榮譽。 由集合歌手、編劇、演員等多個身份的 Childish Gambino 創作的充滿政治表達的 MV 在過去的一年引起了熱議。《大西洋月刊》評論稱:「Childish Gambino 聳人聽聞的《This is America》的 MV 暗示了觀眾正處於泛濫的黑人藝術中。」

《This Is America》由此成為了格萊美歷史上第一首獲得年度製作和年度歌曲的嘻哈作品。雖然嘻哈已經成為了最流行的音樂種類,不過學院對於嘻哈的認可顯得姍姍來遲。上一屆格萊美,火星哥的《24K Magic》在年度專輯的競爭中擊敗了 Jay-Z 的《4:44》以及 Kendrick Lamar 的《DAMN.》。三個月後,普利策把音樂獎授予了 Kendrick Lamar。


本屆格萊美曾向 Childish Gambino 和另外兩位嘻哈歌手 Kendrick Lamar 以及 Drake 發出表演邀請,不過遭到了拒絕。Childish Gambino 並未出席頒獎典禮。

雖然獲獎者在致辭的時候都表達了各自的感激之情,不過,作為音樂界權威的格萊美正遭遇著信任危機。這對於收視不斷下跌的格萊美而言並不是什麼好消息。如果說一些大牌因為檔期或者未知原因的缺席讓頒獎典禮少了吸引力,那麼針鋒相對的言論恐怕讓學院有些窘迫。

Drake 憑藉《God”s Plan》獲得了最佳饒舌歌曲的榮譽。他在獲獎感言中提到,格萊美的認可並不代表一切。這被看做是對格萊美對多樣性不夠關注的不滿。他說主導音樂產業的人可能並不會理解一個來自加拿大的混血兒或者一個來自紐約的西班牙裔的女孩想要表達什麼。他說如果有人冒著雨雪天氣來看你演出,那麼你就已經贏了,你並不一定要站在格萊美的舞台上。沒有等 Drake 說完全部感言,直播就進入了廣告。

Ariana Grande 則因為與格萊美在表演上的分歧而鬧翻。她原打算在格萊美表演單曲《7 Rings》,不過製片希望她以串燒的形式演出。Ariana Grande 最終選擇退出,並表示感到自己的創意表達受到了壓制。她憑藉《Sweetener》獲得最佳流行演唱專輯,這也是她的第一座格萊美,但她顯然是不會為此慶祝了。

題圖來自:《This Is America》MV 截圖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好奇心日報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