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直播平台鬥魚準備去美國上市,但投資它的風險可能很高


打開今日頭條,查看更多圖片

鬥魚是國內主要遊戲直播平台之一,去年曾經獲得騰訊 6.3 億美元的投資,現在它秘密提交材料準備去美國上市了。

近年火熱的直播行業,大致可以根據不同的內容屬性,分為遊戲直播、秀場直播、社交直播等。其中,無論是以鬥魚、虎牙為代表的遊戲直播,還是以映客為代表的秀場直播,獲取流量的邏輯都是用主播們生產的內容來吸引用戶。


遊戲直播、秀場直播的商業模式很好理解,它們首先是一個 C2C 電商平台,連接著觀眾和主播,通常是 10%的頭部主播能夠帶來 90%的直播用戶;然後是土豪用戶付費支撐著平台,1-2%土豪的付費量可以占付費總量的 80-90%。

但跟秀場直播相比,遊戲直播的用戶互動程度比較弱,因為用戶的焦點集中在遊戲畫面上,付費意願一般比較低,因此付費率和 ARPU 值也就低。例如,秀場類的映客 2017 年單個用戶的付費金額 2026 元;遊戲類的虎牙就只有 247.6 元。因此,虎牙不能完全靠用戶打賞,而必須採用半打賞半廣告的模式。

至於本次申請上市的鬥魚,由於是秘密提交材料,詳細的經營數據看不到,只有一些流量數據可以看到,例如,根據極光大數據,截至 2018 年 6 月,鬥魚的 APP 滲透率 3.98%、MAU 為 3698 萬,而虎牙滲透率 3.49%、MAU 為 3264 萬,經營狀況應該不相上下。

只不過,對於直播平台來說,流量、變現其實不是重點,命門在於巨大的經營風險。


遊戲、秀場直播,跟滴滴、共享單車比較像,看起來是靠技術和互聯網崛起的新經濟,其實是靠節約成本。在滴滴,是不需要車輛牌照以及放鬆安全管控;在共享單車,是佔用了道路資源;現在它們都進入了整治階段,盈利遙不可及。而直播,是節約了紙媒和電視的責任編輯。

在鬥魚身上,就能看到大量缺乏責任編輯而導致的對自己主播和直播內容缺少把控能力的例子。例如,2017 年 12 月,盧本偉在遊戲直播中作弊,並在後來與粉絲的見面會中言語攻擊質疑自己的粉絲,事後鬥魚還允許他恢復直播;從虎牙跳槽到鬥魚的蛇哥(曹海),在 2018 年 1 月在微博上向鬥魚討薪 800 萬,然後鬥魚反過來要求蛇哥賠償 1.5 億;後來又爆出 339 事件,一個主播逼著在鬥魚只有 3000 元月薪的工作人員刷 2 萬元的火箭,等等。

對於這些事件,鬥魚的管理也很簡單,就是把這些責任全部推到主播個人身上,封號就完事了。

因此,以鬥魚在過去幾年所展示的商業模式,它的流量、利潤數據再漂亮,其實經營風險、投資風險都非常大。像盧本偉、蛇哥、339 這些風波,看著是雖然影響很大但概率很低的偶發事件,但由於是靠節約責任編輯成本來發展,實際上是影響很大而且概率不低的。通俗說,就是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這樣的模式和公司,這幾年大家也逐步熟悉了,例如曾經輝煌的樂視,賬面資金豐厚的康得新,都成了很多投資者的噩夢。

題圖來源:Pixabay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好奇心日報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