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Cover:《生活大爆炸》如何讓書獃子文化走入日常?


在電視劇集紛紛謝幕的季節,播出 12 季的《生活大爆炸》的收官可謂是對粉絲最溫柔的一個。所有人物故事線都迎來圓滿收場,結局也是不出意料的暖心,連被炸壞的電梯也在眾望所歸之中修好了。

當 2014 年,《生活大爆炸》為飾演主人公 Sheldon Cooper 的 Jim Parsons 贏下第四座艾美獎,上一代的情景喜劇《老爸老媽羅曼史》和《好漢兩個半》都已經迎來尾聲。


但即便這種老式的喜劇手法——三機位拍攝、觀眾現場錄製的笑聲和套路化的笑點設置,在起初備受質疑,這個劇集還是收穫了巨大的成功。自第六季以來,它一直吸引著 1800 萬至 2000 萬的固定觀眾。

編劇 Chuck Lorre 創建了一個不尋常的場景:四個張口閉口都是數學公式、物理定律的科學家,友誼靠對超級英雄和星球大戰的熱愛緊緊維繫,然後一名金髮碧眼的「鄰家美女」突然闖入他們的生活。

但它又似乎擁有與經典喜劇《老友記》極其相似的內核,甚至連布景都似曾相識:由樓梯間連接的兩間公寓,和一張將所有人攏聚在一起的大沙發。

《老友記》中的咖啡店曾經是波西米亞式的悠閑避風港,而像星巴克這樣的巨頭正在入侵商場,改變一代人社交與維繫友誼的方式;同樣,《生活大爆炸》率先引入了技術和書獃子的概念——突然之間,新興科技從新奇事物變成了日常煩惱,成為美國生活的基礎。


「 Twitter (《生活大爆炸》的主人公是早期用戶)、堡壘之夜、Facebook 的假新聞以及埃隆·馬斯克(曾客串此劇),與這樣錯綜複雜的網路世界打交道的一代人,也許會發現這些書獃子的生活更加容易理解。」

當劇中的主人公戴上 VR 設備體驗「森林徒步」,在最新款的遊戲設備面前猶豫不決,和無人機鬥智斗勇,甚至是在 Twitter 上和人掀起罵戰的時候,觀眾並不難與他們產生共情。顯然,新興科技已經從一小撮人在車庫裡搗鼓的東西,走進大眾的日常生活。

為了製作這部劇, Lorre 找到製片人 Bill Prady 一起合作。 Prady 曾從大學輟學,在 80 年代初自學編程,並找到了一份電腦程序員的工作。劇中有些「書獃子」,有些「社交恐懼」的主人公形象在他們生活中都能找到類似的原型。

不過,帶有強烈的文化印記也意味著劇中的設定可能會迅速過時,《生活大爆炸》能夠連續播出 12 季已經是同類劇集中的佼佼者。它也一直受到許多批評,被認為劇中陳舊的刻板印象以及老套的喜劇手法都與現實脫節,或是帶有歧視意味。

而更突出的變化是,在過去 12 年的時間裡,「極客」或是「宅男」文化早已從亞文化走向主流。


誰也不會因為喜歡蝙蝠俠而受到嘲諷,全家老小都可以在影院為超級英雄的命運流淚。在「 smart is the new sexy 」(天才是新的性感)的時代,聰明和與眾不同的人不再被作為異類。這部劇最初的設定已經不那麼有效了。

編劇們大概也意識到這一點,《生活大爆炸》的故事很快從單純的「以書獃子的日常取樂」,開始走向更加溫情的路線。隨著新的女性角色 Amy 與 Bernadette 的出現,劇情也變得更像一個傳統的家庭喜劇,職場、家庭與人際關係的討論讓故事變得更加豐富——這讓這部劇的收視進一步提升,當然,也有一部分粉絲並不是特別買賬。

「我們最初認定這將是一部關於天才大腦的電視劇。」?Lorre 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從沒想過『極客』或是『書獃子』這樣的詞,這些詞實際上後來才出現。我們更感興趣的是那些瘋狂聰明的人,他們無法在我們其他人習以為常的世界裡自如穿梭。」

喜愛它的人們相信,不止是時代特性讓《生活大爆炸》在過去的十年大受好評,這部劇也讓「書獃子」、「極客」的形象走入主流和日常化的場景,讓不同的人群之間更加理解和包容。

在最後一集,雖然和 12 年前相比,Sheldon 已經發生了許多變化,但他並沒有變得「完美」,他仍然缺乏同理心,非常討厭生活中的改變,並試圖與這種困惑和解共處。正如同當下人們的狀態,現實瞬息萬變,過往的一切都在崩塌,「通過這種方式,一個過時的電視形式緩解了一代人對於新技術與文化的焦慮」。


我們做了一個壁紙應用,給你的手機加點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好奇怪下載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好奇心日報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