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當年說”永遠做中國人”的女飛人 如今卻成”台獨”先鋒(圖)


「我的皮膚是中國人的,眼睛是中國人的,我全身無處不是中國人的,我要永遠做中國人,為國爭光。」

1970年,曼谷亞運會,中國第一位獲得奧運獎牌的女運動員紀政,對國外記者如此強調。

而如今,台灣「獨派」團體發起「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發起人卻是曾說要「永遠做中國人」的田壇傳奇。

這位「東方羚羊」的變化,如同她當年在賽場上一樣,疾如旋踵。

當年說”永遠做中國人”的女飛人 如今卻成”台獨”先鋒(圖)

紀政牽頭推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聯署(圖源台媒)

「獨派」推「正名公投」,奧委會早已拒絕

今年2月,「台獨」組織台灣「入聯」宣達團向「中選會」提交所謂「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第一階段聯署書,妄圖台灣地區以「台灣」而不是「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義參與東京奧運會。5月11日,該團體宣布啟動第二階段聯署。

據香港「中評社」消息,台當局「監察院」22日舉行「國際奧林匹克精神的堅持座談會」,被稱是「為台灣正名公投」造勢。

紀政在會上稱,28萬聯署書才能達門檻,為保險起見希望能有35萬到40萬份,目標是7月底要收集完成,最後將此案送入11月24日和「大選」捆綁的「公投」,但現在聯署書數量連目標的一半都不到。

當年說”永遠做中國人”的女飛人 如今卻成”台獨”先鋒(圖)

紀政在台「監察院」舉辦的座談會上,鼓吹為「正名運動」投票(圖源:香港「中評社」)

然而,即使所謂的聯署能達到門檻,台當局也早知道,這個所謂的「正名運動」,不過是黃粱一夢。

據台灣「中時電子報」,台「中選會主委」陳英鈐20日接受廣播節目專訪時承認,洛桑奧委會在5月3日時特別開會決議,不接受中華台北奧委會改名。

也就是說,即使是該「公投案」獲得通過,到2020年東京奧運舉行時,台灣地區的參賽隊伍仍需乖乖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如果執意使用「台灣」,將被拒之門外。

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13日曾在記者會上表示,日前國際奧委會已就台灣推動所謂「奧運正名公投」予以了嚴正警告。民進黨當局不思悔改,繼續煽動民粹,操弄公投,蓄意挑釁一個中國原則,肆意破壞兩岸關係和平穩定。這種玩火行為,必將自食惡果,進一步損害台灣同胞的利益。

「永遠的中國人」變了

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所謂「正名公投」的發起人,是上世紀60年代名震世界田壇的「東方羚羊」紀政。

紀政,1944年生於台灣新竹,祖籍為福建晉江,是世界著名短跑運動員。

在1968年墨西哥城舉辦的第19屆奧運會田徑比賽中,紀政獲得80米欄銅牌,成為中國在奧運會上首次獲得獎牌的女運動員。

1970年,紀政在美國波特蘭6次打破或平了以下世界紀錄:100碼,10秒,破世界紀錄;220碼,22秒7、22秒6,破世界紀錄;100米欄,12秒8,平世界紀錄。

當年說”永遠做中國人”的女飛人 如今卻成”台獨”先鋒(圖)

紀政(資料圖)

同年在慕尼黑舉行的國際比賽中,她又打破了200米跨欄比賽的世界紀錄。在一個多月時間裡取得如此豐碩的成果,這在世界女子田徑史上是極為罕見的。

1970年,世界女子田徑共創7項世界紀錄,紀政獨佔5項。

從1964年到1970年,紀政共44次創亞洲紀錄,獲得「東方羚羊」、「世界女飛人」、「短跑女王」等名號,國際體育新聞界更把1970年稱為「紀政年」。

據台灣「中國時報」及《中外雜誌》介紹,在1970年第六屆曼谷亞運會上,紀政還對外國記者表示,「我的皮膚是中國人的,眼睛是中國人的,我全身無處不是中國人的,我要永遠做中國人,為國爭光。」

當年說”永遠做中國人”的女飛人 如今卻成”台獨”先鋒(圖)

圖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據中新網,就在十多年前,2001年,紀政在旅館收看莫斯科現場轉播,得知北京申奧成功后,立即打電話向大陸長跑團團長車向東道賀。

她當時表示,身為運動員的炎黃子孫,她終於盼到奧運聖火可以在中國人的土地上點燃的一天。

而此前,她還以「希望基金會」董事長身份發起「北京奧運,炎黃之光」海峽兩岸長跑活動,為北京申奧造勢。

當年說”永遠做中國人”的女飛人 如今卻成”台獨”先鋒(圖)
紀政參加「北京奧運,炎黃之光」海峽兩岸長跑活動

而時間回到2018年,「永遠的中國人」卻變了。

紀政聲稱,大部分台灣鄉親可能不知道,自1960年羅馬開始,到1964年東京、1968年墨西哥,她曾參加過3屆奧運會,都是以「台灣」名義參賽,但1984年起,卻只能以「中華台北」參加,這是「矮化」。

這不是紀政第一次提出「正名」要求,2008年因中華台北隊在北京奧運入場次序採取「中」字,而非「台」字,紀政就曾主張退出奧運開幕儀式,當時讓兩岸大跌眼鏡。

然而,稍微還原一下當時的歷史語境,就會發現,紀政所謂的「歷史證據」,完完全全是相反的例子。

1960、1964和1968年三屆奧運會,國際奧委會均不允許台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參賽,只允許以「台灣」或「福爾摩沙」的名義。

所以,紀政所說的以「台灣」的名義參賽,實際上是被迫的,所以銘牌上都加上了「抗議中(Under
Protest)」的字樣。在1960年羅馬奧運會上,他們在通過主席台時,還曾一度停下,領隊從口袋中拿出「抗議」的布條。

當年說”永遠做中國人”的女飛人 如今卻成”台獨”先鋒(圖)
1960年羅馬奧運會,台灣地區的代表團入場時,領隊手拿「抗議中」的布條。(資料圖)

1970年代,中國大陸重返奧運舞台。1979年10月,在名古屋召開的國際奧委會會議,提出了史稱「奧運模式」的「名古屋決議」。而在名古屋,紀政與沈君山、楊傳廣一道,當時是「中國(「中華民國」)會籍危機處理協會小組」成員,而不是「台灣會籍」。

「名古屋決議」,即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奧委會為中國唯一全國性質的奧委會,可以稱作「中國奧委會」。而台灣地區的奧委會改稱「中國台北奧委會」,並且台灣今後參加奧運會,不得再使用「中華民國」的國旗和國歌,而要使用經過國際奧委會批准的新會歌、新會旗和新會徵。

11月份,國際奧委會在總部瑞士洛桑宣布,經過國際奧委會全體委員通訊表決,以62票贊成,17票反對,通過了執委會在名古屋會議的有關中國代表權的決議。

1980年的奧運會與冬奧會,糾結於參賽名稱、旗幟、歌曲問題,台灣地區的代表團都沒有參加。

1981年,台灣地區相關部門無計可施后,不得不向國際奧委會妥協。台當局與國際奧委會在在瑞士洛桑簽訂協議,並發表聯合聲明,名稱定案為「中華台北奧委會」,所送審的梅花旗也通過核准,兩年後的1983年又遞交了會歌方案。

台灣「中時電子報」報道稱,紀政曾說選手能夠參賽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雖然遺憾不能以「中國」(指「中華民國」)名出賽,但用「中華台北」卻是一種最好的妥協。

而今,紀政卻「錯改」歷史,宣稱,「我們的國家就以台灣為名字」,2020東京奧運會要讓台灣以「台灣」名義參加,不要再用「中華台北」這個不三不四的名義,「當時是爭一時,只好委曲求全。」

「不了解紀政,就不了解台獨」

曾經的「中華民國」之光,搖身一變,卻成了「台獨」運動的領頭人,還用顛倒的所謂「歷史證據」來背書,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精神錯亂」?

台灣「中國時報」專欄作者鄭大為認為,「基本上紀政就是個沒有立場,只知道政治正確而不懂政治道理的人」。鄭大為稱,像這個「公投」其實一點意義也沒,要改「中國台北」為「台灣」重新入奧,那根本不要「公投」,只要向蔡英文當局答應,馬上就可以做。民進黨什麼事都敢,這事本來就無關緊要,也不會有太多人反對,因為不管是「公投」過了還是政府行為,都不會有任何作用,還是那句老話,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就算你成立個「台灣會籍危機處理小組」,結果也是沒用。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石之瑜的觀點,提供了一種視角。石之瑜在2008年曾提出,倘若不了解紀政,就不可能充分了解「台獨」。

他指出,「中華台北」在稱呼上的小小爭議,讓台灣人情緒起伏,可以從紀政身上得到印證。只要大陸不贊成中華台北,那爭取中華台北就有助於宣洩「台獨」的情感;假如爭得了中華台北,那就必須靠反對以「中」字為順序入場,才能有效宣洩「台獨」情感。

石之瑜評論稱,紀政與曾參與制定「國家統一綱領」的沈君山有至情之交,說明「台獨」與「反台獨」的交集,在於他們都有某種與大陸比賽與競爭的需要。他們不一定要贏,也不一定相信自己會贏,他們要的是某種不斷在競爭的感覺,而紀政這樣一輩子在比賽的人尤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