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大公司頭條:華為在歐洲發布旗艦手機,沒有 Google 服務;微軟回購 400 億美元股票,市值逼近 1.1 萬億;波音大客戶認為 737 MAX 今年復飛無望


希望每天早上在郵箱里收到「大公司頭條」?請點擊這裡訂閱。

華為在歐洲發布旗艦手機,沒有 Google 服務

昨晚,華為在慕尼黑髮布了新的 Mate 30、Mate 30 Pro 系列手機,定價接近前不久發布的 iPhone 11 系列。

Mate 30 Pro 像前代一樣集中了各種最新元件和技術,正面可見的變化是屏幕。三星生產的新面板可以折至近 90 度,這樣從正面就完全看不到左右兩側邊框。為了配合無邊效果,華為拿掉了音量鍵,手指滑動側邊控制音量。稍早發布的 vivo NEX 3 採用相同的屏幕構造。



三攝像頭,同樣的主攝像頭、廣角、長焦搭配。你能看到的第四個是測距感測器。慢動作捕捉驚人,能以 720P 的畫質可以每秒錄 7680 幀畫面——iPhone 慢動作是 240 幀。

麒麟 990 處理器。目前沒有具體對比數據,但以往 Android 手機處理器性能都會遜於前一年的 iPhone 處理器。華為的獨特功能在於支持 5G。

Mate 30(非無邊屏、128GB)定價 799 歐元(約合人民幣 6300 元)

iPhone 11(128GB)定價 849 歐元。差價 50 歐元。

Mate 30 Pro(4G 網路、256GB)定價 1099 歐元(約合人民幣 8600 元)

iPhone 11 Pro Max(256GB)定價 1419 歐元。差價 320 歐元。

這樣的 Android 手機在歐洲會很有市場——假如它們有正常的互聯網服務。

最大的問題是 Google。美國政府已經兩度放緩華為禁令。但Google 此前回應稱暫緩的只是已經進行中的交易,新產品依然不能合作。

Android 開源、免費,但上面的 Google 服務並不是這樣。Google 根據貿易管制要求終止與華為合作後,華為就不能在新手機上安裝 Google 服務。這造成一系列問題:

首先是 Google 本身的服務用不了。出了中國,Google 的 YouTube、Gmail、地圖在各自細分市場基本壟斷。



依賴 Google 服務的其它應用也不能運行,大量應用依賴 Google 地圖和推送。特別是地圖,缺了基本不能運行。

此外相當一部分海外應用只在 Google Play 更新,不在別處提供下載。

理論上說用戶可以自己安裝 Google 服務,就像在國內用 Google 服務的 Android 用戶一樣。實際上,只有少數願意折騰的人才會這麼干,更多數人會換個牌子買。今年二季度三星和小米在歐洲分別獲得20% 和 48% 的增長,蠶食華為的市場。

華為去年其實已經做了一些準備,比如籌備自己的海外應用商店,但遠遠不夠。歐洲發售的新手機預裝華為自己的 App Gallery,目前有 4.5 萬個應用——Google Play 270 萬個。

非 Google 的海外 Android 產品也不是沒有。亞馬遜的 Fire 平板用其它地圖(最早是諾基亞)的數據,做了自己的介面,讓接入 Google 地圖的應用只做極小修改就能在 Fire 平板上用。體驗當然不如 Google,而且亞馬遜花了數年時間拉應用合作。

Google 以外,其它美國公司也不能和華為做生意,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等等同樣不能進駐華為的應用商店。沒有這些應用,在大多數地區都是難以想像的。

微軟回購 400 億美元股票,市值逼近 1.1 萬億

昨夜美股交易時段,微軟股價一度上漲超過 2%,市值達到 1.09 萬億美元,差一點成為首個市值突破 1.1 萬億美元的上市公司。緊隨其後的蘋果和亞馬遜分別比微軟市值低大約 1000 億和 2000 億美元。

五年前,誰能想到剛上任的納德拉會帶領微軟走到這裡。

上漲的直接原因是微軟董事會批准公司拿出 400 億美元回購市面股票。和大手筆回購,然後大裁員、借錢轉型的通用汽車不同,微軟完全不缺錢,單二季度利潤就有 132 億美元,當季反超蘋果成為全球最賺錢的上市公司。



回購是促使微軟市值逼近 11000 億美元的原因,但微軟的市值已經是納德拉上任前夕的三倍。

上任五年來,納德拉沒能讓微軟重新煥發創造力,帶來令人驚艷的產品。只看用戶摸得到的產品,微軟還是微軟,甚至倒退了:手機業務兩萬多人裁盡、Bing 地圖團隊賣給 Uber、收購來的幾個面向用戶的 app 團隊(Acompli、Swiftkey)也沒有帶來新氣象。原本最有活力的 Xbox 業績已經開始下滑。

但納德拉改變了微軟的商業模式。

比爾·蓋茨和保羅·艾倫 1975 年創辦微軟趕上並推動了個人電腦革命,這間公司的生意前 40 年沒有改變:越來越多企業和家庭用上個人電腦,微軟通過銷售這些電腦所必須的辦公軟體獲利——操作系統、文檔編輯器、資料庫軟體等等,主要針對企業銷售。

前 40 年,企業和家庭保有的電腦從無到有,從少到多。但到納德拉上任前,企業已經沒有強烈的動力不停升級軟體、增加手中的電腦和伺服器規模。個人消費者在工作以外更是很少用電腦。

納德拉上台就扼殺了消費電子和原創影視劇業務,推進上一任 CEO 鮑爾默時期已經開始的雲計算業務。

雲計算所指的東西可大可小,以微軟緊盯著那塊來看,本質是讓企業不再自建伺服器機房運作網路服務,而是租用雲計算平台的計算資源。企業的投入從自己買伺服器、買軟體,放在機房裡,變成向雲計算平台租用無形的計算能力。

這麼做技術上有很多便利之處。但同樣重要的是財務上的好處。企業開支從一次性的大筆資本投入(CapEx),變成每月付賬單的服務費。

趕上經濟下行,企業都在縮減資本投入。今年一季度標普 500 公司的資本投入只增加 3%——一年前還是 20% 的增長。雲計算革命完美迎合這樣的趨勢。

微軟全系列產品都在轉向雲計算的付費模式,Office 365、Dynamics 365(ERP)等等都從一次性賣軟體變成租用服務。原本企業一次性花較貴价格買軟體用許多年,現在變成按人頭每月付錢。不管需不需要升級、公司是不是擴張,都得付下去。



換句話說,微軟從原本上電視、打廣告年復一年賣產品,變成了收稅——只要企業用個人電腦生產,就得繳的 IT 稅。

從微軟公布的最新一季財報來看。收 IT 稅成為微軟最主要的增長動力,各種雲計算業務增速遠遠超過整個公司 12% 的營收增長率。

生產力和商業(主要是 Office)收入 110 億美元,同比增長 14%。當中 Office 365 增長 31%、Dynamics 365 增長 45%。

智能雲(伺服器和雲計算)收入 114 億美元,同比增長 19%。當中 Azure 雲計算增長 64%。

個人計算(主要是 Windows,也包括硬體和 Bing)收入 113 億美元,增長只有 4%。

19 日,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下調全球經濟增長前景。將 2019 年增速從 5 月預計的 3.2%,調低至 2.9%。這是所有企業要面對的前景。

微軟 IT 稅受宏觀經濟放緩影響較小,它的大部分收入已經與消費者決策無關。經濟前景越不妙,企業越需要縮減一次性資本投入,更有動力轉向更靈活的雲計算。

其它一些同等規模科技巨頭就不同了。整個廣告市場天花板基本與經濟增長同步,儘管 Google 收入增長比微軟還要快十個百分點,但它的市盈率不到 25,低於微軟的 27.8,說明市場更看好微軟的潛力。而賣高價手機的蘋果風險更大,只有不到 19。

波音大客戶認為 737 MAX 復飛要等到明年三月

跟蹤波音公司的股票分析師一個個都快成了占星師 —— 不靠譜的那種 —— 因為沒人猜得准波音公司明星機型 737 MAX 何時能復飛。



根據波音民航部門大客戶瑞安航空首席執行官的邁克爾·奧萊利(Michael O』Leary)最新的說法,明年 2-3 月份復飛是最現實的時間表。瑞安航空是波音 737 MAX 最大的客戶之一,擁有 135 架 737 Max 確認訂單和 75 架非確認訂單。

「我比較確信對我們來說,明年 2 月底 3 月初可以復飛。」奧萊利在公司股東大會上說。

美國聯邦航空局局長史蒂夫·迪克森在這周對記者表示,737 MAX 的重新認證沒有時間表。官方程序要求波音公司在包括一名波音試飛員和一名來美國聯邦航空局試飛員同時完成飛行後,才可以申請重新認證。而迪克森說「除非我親自駕駛飛機,否則我不會簽字同意」。這多少有些玩笑的成分,但也凸顯了波音面臨的難處。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最忠誠的波音客戶也不得不考慮買空客的飛機。美國西南航空經營全波音機隊,3 月份以來,它已經取消數千架次航班。目前西南航空擁有 34 架 MAX 飛機,預計今年將再接收 40 架。其首席執行官加里·凱里在 7 月份的公司業績會上對分析師說,買波音以外的飛機「是我們想要探索的東西」。西南航空預計明年 1 月份可以復飛 737 MAX。

波音的業績也一落千丈。8 月份,波音飛機交付數量同比跌 72%。瑞安航空凍結了延遲交付飛機的付款,並向波音索賠;今年第二季度,波音計提一筆 56 億美元費用用於補償客戶。

Also in the news

我們還有另一個應用,會在上面更新文章。去 App 商店搜好奇怪下載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好奇心日報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