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拿政府補貼粉飾財報,華誼、博納、暴風等頭部公司也遭遇盈利困局


拿政府補貼粉飾財報,華誼、博納、暴風等頭部公司也遭遇盈利困局

政府補貼在一定程度上能提高企業效率和社會效應,解上市公司燃眉之急,但公司若長期依賴政府補貼,其經營能力將隨之下降,靠補貼補血不是長久之計,企業更應該注重自身的造血能力,才能有利於企業持續盈利。

拿政府補貼粉飾財報,華誼、博納、暴風等頭部公司也遭遇盈利困局

前幾天有一條關於暴風集團政府補貼的新聞,在各種社會熱議話題中被掩蓋了下去,但是文娛商業觀察認為,它所揭示的行業現象甚至是經濟問題其實非常引人深思。

11月23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共獲得2282.66萬元政府補助,上述補助的取得預計將增加暴風集團 2017 年度以及未來年度凈利潤 1951.47 萬元。

換句話說,暴風集團如果沒有政府補貼的2000多萬,整個2017年的報表很有可能是凈利潤虧損的狀態;但是正因為有了這一筆政府補貼,一家上市集團就可以扭虧為盈了。

這個判斷是基於三季報業績評估出來的。三季報財報顯示,暴風集團2017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2.74億元,同比增長41.99%;營收創新高的同時,凈利潤也相應地增長,達到2024.21萬元,同比增長4.61%。

財報顯示,暴風集團前三季度計提了2162.21萬元的政府補助。這意味著暴風集團前三季度的運營情況實際上是虧損的。

如果你認為暴風的例子只是個案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仔細觀察一番,文娛商業觀察發現,依靠政府補貼來提高公司利潤,粉刷業績,甚至直接扭虧為盈的影視公司並不在少數。

政府補貼的名目和來源究竟如何?這樣的補貼究竟補的是企業怎樣的需求,又為何影視企業都能夠拿到各式各樣的補貼呢? 

政府補貼在影視行業存在已久

文娛商業觀察了解了一下上市企業的大致情況,獲得政府補助的公司大致可以分為三類: 

一是業績不佳瀕臨退市或者ST公司,二是與國計民生密切相關的公司,三是國家和地方政府政策扶持的公司,主要是國家重點發展的戰略性產業或新興產業。

談不上是國計民生相關的公司,絕大多數也並未瀕臨退市,應該說,影視類公司主要集中在第三類的補助企業。

而補助的種類也是多種多樣,上到國務院發改委,稅務部門,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到各地方的相關部門,都有各種形式的補助經費。 

影視行業專業人士所熟知的在電影分賬中要佔到5%的“中國電影專項資金”就屬於典型的來自中央部委的“政府補貼”,發揮 “取之於電影,用之於電影”的作用;這樣的補貼獎勵的是電影項目,當然在出品項目的公司財報上也會體現。

比如,2012年,國家電影發展專項資金管委會發布扶持政策,規定票房達到5億元以上的國產影片,製片方可獲得1000萬元的獎勵;2012年-2013年之間,華誼兄弟因為有多部作品票房過5億,所以累計拿到了接近7300萬元的補貼。

拿政府補貼粉飾財報,華誼、博納、暴風等頭部公司也遭遇盈利困局

政府補助的邏輯,出發點是非常好的,為了扶持重點企業或者重點產業。但是在實施的過程中,會讓部分企業形成強依賴關係。 

在影視行業,這樣的企業還真不少,華誼、博納、萬達等一大批龍頭企業亦榜上有名。 

政府補貼對影視公司影響到底有多大?

如果沒有了政府補貼,影視公司的業績究竟會變成怎樣?那些我們在過去認為是業績蒸蒸日上,不斷走高的公司,其實是否後繼乏力,外強中乾呢?

以即將回歸A股,同時擁有院線和大製作精品電影項目的博納為例:10月中旬,證監會披露了博納重返A股上市的招股說明書。2014至2016年期間,以及2017年第一季度,博納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2.11億元、14.31億元、19億元和4.32億元;同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049萬元、3893萬元、10177萬元和4979萬元。

拿政府補貼粉飾財報,華誼、博納、暴風等頭部公司也遭遇盈利困局

這個數字粗看一下不錯,但是如果再進一步仔細觀察,看博納的收入來源的話,2014年至2016年,博納歸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貼占當年歸屬母公司凈利潤的比例分別達到90.41%、147.98%、208.09%。 

這一列數字逐漸遞增,用一句白話來解釋:博納賬面上顯示的利潤,大部分就是靠政府補貼在支撐著;假設沒有政府補貼,很有可能2015年和2016年博納實際上都是虧損的。

拿政府補貼粉飾財報,華誼、博納、暴風等頭部公司也遭遇盈利困局

博納影業對於政府補貼存在嚴重依賴的情況非常有可能成為博納IPO重歸A股的一道繞不過去的坎,而且更引人深思的是,這樣的問題其實普遍存在於其他影視公司。2017年5月底,另外一家公司“時代院線”的IPO被否決,據媒體報道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對政府補貼依賴過於嚴重,持續盈利能力被證監會質疑。 

我們終於發現了依賴政府補貼的一個副作用:包括證監會在內的監管機構對於這一現象並不會不聞不問。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依賴他人輸血,這樣的企業顯然不能讓人放心。

除了博納以外,如果我們關注另一家巨頭華誼兄弟的話,可以發現,華誼的盈利也存在類似的情況。 

2016年財報顯示華誼兄弟的營業收入為35.03億元,收入看起來很漂亮,凈利潤達到9.94億元,幾乎接近10個億,貌似無可挑剔。

拿政府補貼粉飾財報,華誼、博納、暴風等頭部公司也遭遇盈利困局

但是仔細一看,情況也許就不那麼喜人了。2016年華誼總共12.88億元的利潤總額中,投資收益達到11.19億元,非經營性收入達到1.15億元,其中政府補助就有0.93億元,投資收益約佔利潤總額87%。若去除投資收益跟政府補助后,利潤總額能剩下的也就約7500萬元。

華誼兄弟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上半年去除投資收益跟政府補助后,利潤總額分別為7.67億元、7533.14萬元和6550.36萬元。很明顯,華誼的電影發行主業並不怎麼賺錢,利潤幾乎全靠投資跟政府補助在撐著。

看到這裡大家算是明白了,許多影視公司和博納,華誼或者時代院線一樣:通過實打實的業務發展賺到手的錢其實並沒有那麼可觀。  

政府補貼是暫時的,自我“造血”才是關鍵

據不完全統計,2015年-2016年期間,上市公司中獲得政府補貼款的公司近九成。整體來看,政府補貼的金額多則幾十億,少則也有幾百萬。 

政府補貼是上市公司和地方政府為了維護稅收收入和企業發展的平衡所做出的妥協。靠政府補貼可以解決上市公司短期財務數據難看的問題,但無法解決企業長期績效持續增長的問題。上市公司如果一味地靠補貼來掩蓋業績上的短板,在資本層面等於是對投資者的一種戰術欺騙,對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也極為不利。

無怪乎,有媒體人將政府補貼比作上市公司業績的“PS”或者“美圖秀秀”:不好好裝一個,“照騙”的效果就截然不同。

政府補貼在一定程度上能提高企業效率和社會效應,解上市公司燃眉之急,但公司若長期依賴政府補貼,其經營能力將隨之下降,靠補貼補血不是長久之計,企業更應該注重自身的造血能力,才能有利於企業持續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