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這家曾給TFBOYS寫歌,估值上億公司,為何因拖欠錢款被李榮浩diss?


這家曾給TFBOYS寫歌,估值上億公司,為何因拖欠錢款被李榮浩diss?

是什麼惹怒了李榮浩?答案是曾為TFBOYS寫出《青春修鍊手冊》、《寵愛》等多首歌曲的音樂人、卡司星球CEO劉佳。

這家曾給TFBOYS寫歌,估值上億公司,為何因拖欠錢款被李榮浩diss?

“如果不會做人,我可以教你;如果我教不了你,這社會可以教你”。

今日,歌手李榮浩發布了一條微博,如此寫道。

這家曾給TFBOYS寫歌,估值上億公司,為何因拖欠錢款被李榮浩diss?

是什麼惹怒了李榮浩?答案是曾為TFBOYS寫出《青春修鍊手冊》、《寵愛》等多首歌曲的音樂人、卡司星球CEO劉佳。

11月29日凌晨1點多,混音師趙靖在微博發了一條文字圖片,控訴卡司星球CEO劉佳欠薪一事,稱11月中對方找到自己混一首“特別重要的KFC廣告歌曲”,然而在收到混音一周后,回復修音有問題,並表示不會用趙靖這一版本,隨後在未支付賬款的情況下玩消失。

趙靖還透露,對於自己發的每一條質問信息劉佳都沒有回復,“干混音的都知道,混音是個耗時耗工的活。因為是團體歌曲,我們光修音就花了整整五個小時,混音也是五六個小時的熬大夜趕工,為了劉佳先生一句話:非常趕。可是他從頭到尾就沒有尊重過我們的勞動,就一句’跟想象中的不一樣’然後徹底失聯。”

接著,李榮浩轉發了該條微博,並附言“混音師的工作除了創作以外,大部分都是很消耗時間和精力的,俗稱熬夜,並且是常年。收費也是在整個製作流程不算很高的,不知這位請別人工作后卻消失的朋友怎麼盤算的。如果不會做人,我可以教你;如果我教不了你,這社會可以教你。拋開職業和前面這些無關緊要的話不說,請不要欺負趙靖,因為他是我朋友”。

隨後娛樂資本論聯繫了雙方當事人,在截止發稿前,劉佳對此未作出回應,趙靖則拒絕了採訪,同時表示,“我只是想讓大家把欠款追回來,好消息是劉佳已經給其中兩個編曲道歉了”。

一方曾為TFBOYS寫《青春修鍊手冊》,一方做過莫文蔚、李宇春混音師

小娛在劉佳的朋友圈找到了肯德基的廣告歌《乾杯 大俠》,演唱者為十二星宿風之少年組合。該組合為卡司星球旗下的偶像男團。

娛樂資本論查詢資料發現,卡司星球成立於去年8月份,是一家集唱片、演唱會、影視、真人秀、代言等為一體的泛娛樂公司。其CEO劉佳曾為TFBOYS寫出《青春修鍊手冊》、《寵愛》、《大夢想家》等多首歌曲。

這家曾給TFBOYS寫歌,估值上億公司,為何因拖欠錢款被李榮浩diss?

2017年1月13日,劉佳正式自立門戶,宣布創立公司卡司星球。據了解,卡司星球針對90后、00后等正在崛起的年輕市場推出集二次元、動漫、偶像養成、產品孵化等元素為一體的廠牌概念。今年3月份,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相關負責人曾表示卡司星球用二次元聯動三次元的2.5次元模式打造華流偶像男團。

而得到李榮浩仗義力挺的趙靖,是一位曾經為莫文蔚、李宇春、田馥甄、林宥嘉、華晨宇、薛之謙等多名歌手工作過的混音師。於2010年創建了自己的工作室Big J Studio,憑藉莫文蔚《不散,不見》專輯獲得2015年第26屆台灣金曲獎“最佳演唱錄音專輯獎”的提名。

這家曾給TFBOYS寫歌,估值上億公司,為何因拖欠錢款被李榮浩diss?

“劉佳先生,我的活認認真真做完了,你沒用是你的事,但我們付出了勞動,就該得到相應的報酬。難道你去餐廳吃飯和老闆說這個菜不是我想象的樣子就可以吃霸王餐嗎?”趙靖說。同時,他也寫說,“我要這錢,不為錢,為理。任何一個認真工作的人,都應該獲得相應的回報這叫尊重!”

一位業內從業者告訴娛樂資本論,混音不滿意的地方可以修改,即使最後沒有用到我做的版本,費用還是要支付的。

公司估值3億,為何還拖欠多人錢款?

正如趙靖在微博中所提到的,還有更多的人遭遇了被劉佳賴賬的經歷,前錄音混音師,現音樂製作人柏磊就有著相同的境遇,他是《戰狼2》的錄音師,也和吳克群,薛之謙,周傳雄等合作過。

據柏磊透露,他與劉佳早在2012年就已認識,彼時對方還在xx公司。“2013年,有一個影視劇片尾曲,錄音混音都是我幫他做的,而且每次都說要的很急,然後在夏天時候,還有幾個錄音混音一起是8690元,說秋後算賬,當時他要去韓國,我說好,這樣拖到2015年,還說要我別急,還有活找我”。

“之後一直以自己要開工作室為由拖,我在2015年夏天去了xx公司,公司的人說他已經和公司解約,和xx沒關係。但是很有效果,第二天他主動微信我說,別去公司了,要我直接找他,說公司的人事把電話打到韓國去了,當時劉佳在韓國。他說一周內給我,結果還是一拖再拖,直到2015年10月,他微信轉了四千給我,說剩下的過後還,就這樣過後消失了,電話號碼換了,微信不回,也不刪我”。

值得一提的是,娛樂資本論注意到,據公開信息顯示,卡司星球目前已完成Pre-A輪融資,估值3億。按道理來說,應該不缺錢,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後來聽說很多人都這樣,因為說實話他的人品,道德都不大好,很多人也沒做要回錢的指望”除了柏磊提到的道德層面的原因,娛樂資本論注意到音樂行業的不規範合作方式或許也給這些人提供了可乘之機。

我們先了解下混音師的角色。趙靖曾經公開說過,作為混音師,要反映作品或者音樂人的獨特性,首先你得喜歡這個作品,所以用一種合適的方式去理解作品是最重要的。而且作品的獨特性不是依靠混音師一個人來完成的。

流程的完整性和明確的製作思路是讓作品的特點表現出最大化的必要條件。“製作流程對於一首歌的獨特性的影響如果按照百分比來說,我的理解是作品本身佔30%,製作人和編曲佔50%,混音只佔20%。不陷入套路的方法就是找合適的人選做合適的工作,多做不同的嘗試。”

混音師往往是以個人或者個人工作室的形式,從唱片公司、製作人那裡接活,通常基於熟人關係,在合作的過程中,一般都是口頭協議,很少簽合同協議等。“音樂人比較隨性,而且熟人關係也很容易讓人沒有這種提防意識。”上述業內人士說。

該人士還表示,“你看整個音樂行業,很多東西都不規範,包括音樂版權也是最近今年才慢慢好起來,這個事情給不少音樂人提了醒,以後就要白紙黑字寫清楚。”

“要告他的話,必須知道他身份證信息才行,但是一直沒弄到”,現在柏磊想要走法律程序,也受到了限制。不過,“我是一定要要回的,我準備去xx公司去要說法,畢竟當時很多活兒在那裡做的”,柏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