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海潤重組失敗:孫儷變現暫緩,楊洋和文創牽手在即


海潤重組失敗:孫儷變現暫緩,楊洋和文創牽手在即

除間接關聯相關企業外,孫儷本人名下的企業有3家。上海孫儷影視文化工作室、上海毛桃影視文化工作室、上海山杏影視文化工作室都是孫儷占股100%的實控企業。

海潤重組失敗:孫儷變現暫緩,楊洋和文創牽手在即

“得之我命,失之我幸”——整個2017年,泛娛樂資本和上市公司之間都處於“水逆”狀態。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已有數十起涉及影視文化行業的資本運作終止或暫停,被外界譽為“成龍牽手孫儷”的這樁交易也不例外。

11月28日晚,文投控股發布公告稱,與擬收購標的之一的海潤影視製作有限公司股東,未能就收購協議的主要條款達成一致,因此雙方決定終止海潤影視的收購談判,海潤影視將不納入本次重組收購標的範圍——看似簡單的失敗結果,卻產生了不同的化凡效應。

楊洋這一輪贏了孫儷,或要和成龍牽手了

這是一場被稱為“成龍牽手孫儷”的影視資產和上市公司之間的未遂交易。

9月和10月,文創控股相繼發布公告,要收購海潤影視、悅凱影視和宏宇天潤這三家公司,其中,外界最關注海潤影視。原因大致有二,一是海潤為老牌影視製作公司,曾經有過輝煌;二是在海潤公司的股東名單中,有包括孫儷、趙麗穎等多位當紅明星。

海潤重組失敗:孫儷變現暫緩,楊洋和文創牽手在即

奈何,雙方無緣結親。雖然,文創方面表示和海潤將就很多項目展開合作,但資本層面的“關門”也使得海潤的資本運營之路再遭挫折——而傳聞中,孫儷估值2億左右的資產也沒有辦法變現。

不過,悅凱影視和宏宇天潤的收購仍然在進行中,其中悅凱影視作為楊洋的經紀公司,同時,楊洋也是這家公司的明星股東,很有可能領先孫儷一步,享受資本帶來的紅利。

楊洋要贏了嗎?——悅凱影視成立於2015年7月6日,2016楊洋、宋茜、劉穎等明星成為該公司股東,9月阿里影業又成為了股東。

海潤重組失敗:孫儷變現暫緩,楊洋和文創牽手在即

2016年12月27日,耀客傳媒也以4000萬元收購了悅凱影視5%股權,彼時悅凱影視估值達8億元,僅就賬目來看,楊洋持有的1.7%的市值在此次收購中估值已近千萬,如果此次被市值超過400億的文創控股收入囊中,楊洋的股份有很大的升值空前。

寧財神也贏了——宏宇天潤成立於2014年,正是一家優質IP儲備豐富、進行IP全產業鏈開發運營的公司。宏宇天潤儲備的IP覆蓋了都市情感、青春幻想、歷史、古裝言情、玄幻、科幻等全類型作品,與玄色、月光、唐家三少、夢入神機、蘇小懶等60餘位一線作家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重點項目有《啞舍》系列、《新倩女幽魂》、《夜天子》、《惡魔法則》系列、《守藏》等。

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宏宇天潤的股東里雖然明星不多,但具有名氣的編輯和導演卻不少——知名編劇陳萬寧(寧財神)持股12%,《時尚芭莎》總編輯蘇芒持股1%,著名導演編劇滕華弢持股0.77%等。

所以,已經收購了成龍的耀萊影視的文創,在中止海潤收購之外的兩大標的如果順利的話,在資本層面上,楊洋、寧財神等算是和成龍是實現牽手了。

轉型而來、目標泛娛樂,文創控股很是兇猛

以此次兩大標的來看,曾經以野蠻人姿態進入影視泛娛樂行業的文創控股對於泛娛樂市場仍然是資本市場的贏家之一。

海潤重組失敗:孫儷變現暫緩,楊洋和文創牽手在即

文投控股,前身“松遼汽車”在汽車領域煎熬多年,2015年,從已停滯多年的汽車相關行業成功轉型為盈利能力較強、發展前景廣闊的泛娛樂行業。2016年3月14日名稱也正式變更為“文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2015年8月,公司完成了對江蘇耀萊影城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都玩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兩家公司100%股權的收購,實現了泛娛樂的轉型,其中耀萊影城2015年實現營收13.33億、凈利潤2.43億元,都玩網路2015年實現營收2.47億、凈利1.40億元,均超業績承諾。

值得一提的是,耀萊影城最特殊之處在於獨家獲得了成龍授權,有權在各“耀萊成龍國際影城”、“耀萊成龍影城”等影城商業運營項目中使用其姓名、肖像和品牌形象。不僅如此,近年來成龍主演的《天將雄師》《功夫瑜伽》《鐵道飛虎》等一系列高票房影片,也是耀萊出品。

雖然併購海潤影視受挫,但如果拿下悅凱影視和宏宇天潤,也代表著文創控股在電影、電視劇、網劇、遊戲、院線等實現了全覆蓋,距離其規劃的“北京文化創意產業航母”目標,又近了一步。

文創控股的前身,在2013年、2014年連續兩年虧損而重新戴帽成為*ST有被退市的風險,而轉型泛娛樂以來,以併購開道,不僅業績大幅提振,市值在本次停盤前也超過400億,可見市場對於文創轉型泛娛樂的認可。

海潤重組失敗:孫儷變現暫緩,楊洋和文創牽手在即

泛娛樂市場雖前景廣闊,但風光無限的文創控股卻更凸顯出海潤影視近年來的不順利…

陪跑的海潤影視:沒有爆款,和孫儷的綁定也並不緊密

文創控股和海潤影視中止重組的消息傳來,相信很多人如讀娛君一樣,在感嘆海潤影視的命途多舛之外,也哀其不爭。

海潤影視的知名度很高,它成立於2001年,是一家老牌的電視劇公司,曾製作《玉觀音》、《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永不瞑目》等經典熱播劇,這些作品的誕生得益於其當時行之有效的商業模式——一直與最優秀創作人材合作,並將許多名家招慕麾下,成立劇本創作室,導演工作室。正是這種獨特的“海潤”風格讓其立於電視劇領域的高地長達十年之久。

海潤重組失敗:孫儷變現暫緩,楊洋和文創牽手在即

然而,英雄遲暮,近年來在影視行業處於爆發期的時候,海潤卻掉隊了。在當下的影視市場格局中,曾謀劃過港股、失意IPO、也借過殼的海潤影視至今無緣A股,在電視劇的製作方面也彷彿已才思枯竭,表現平庸。其在2010年成立海潤影業,從事電影製作,並登陸三板以對接資本,但在2014、2015年這個“明星股”分別以-1,626,564.27元和-2,944,103.17元的虧損而星光黯然。

事實上,近年來影視劇市場都處於爆發期,以海潤影視擅長的電視劇領域,不僅有華策、慈文、唐德等上市公司,更有正午陽光等獲得資本青睞的內容製作公司,也有一大波扎堆網劇的創業公司…而海潤影視,雖然坐擁孫儷等大牌,但在IP熱、玄幻熱、網劇熱等諸多風口中,都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這或許才是其近年來屢屢受挫資本市場的最終原因吧。

事實上,近年來如果孫儷這種量級的明星能夠深入綁定的話,在資本市場還是能夠呼風喚雨的——歡瑞世紀和李易峰、唐德和范冰冰、嘉行和楊冪等都是資本和明星成功聯姻的案例,但孫儷除了是海潤的小股東之外,經紀約和商業合作很多情況下卻是繞過海潤的。

在今年大火的、孫儷主演的《那年花開月正圓》一劇中投資方包括華視娛樂、西安曲江影視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霍爾果斯觀心傳媒有限公司、唐德影視等,其中霍爾果斯觀心傳媒佔據權益30%位居第2。

而霍爾果斯觀心傳媒的法定代表人是孫儷的經紀人郭思思,法人企業為占股80%的天津橙子映像傳媒有限公司,實控人為鄧超。所以除了片酬,孫儷還將收穫《那年花開月正圓》的投資權益。

海潤重組失敗:孫儷變現暫緩,楊洋和文創牽手在即

除間接關聯相關企業外,孫儷本人名下的企業有3家。上海孫儷影視文化工作室、上海毛桃影視文化工作室、上海山杏影視文化工作室都是孫儷占股100%的實控企業。

讀娛君有一個假象,如果孫儷的經紀約能夠完整的在海潤影視這家公司,上市公司們對於這一優質資產的追逐會更猛烈些…..

可惜,這個世界上卻沒有如果。

輸贏之外,資本對於IP、明星和製作團隊的追捧熱度不減。據多家媒體總結,截止2017年11月底,A股市場涉及影視公司的併購案,但凡有涉及發行新股的,尚無一家順利過會——但如果標的是深度綁定明星,或者是擁有優質作品製作能力或者是掌握優質IP的,還是會被上市公司拿下的。

前面提到的嘉行傳媒,因為楊冪的加持,就被完美世界以通過君毅雲揚併購基金先後投資了嘉行傳媒10%股權,嘉行傳媒也曲線成為上市公司的資產,成為2017年泛娛樂行業的明星公司之一。

而鹿港文化則以現金的方式,實現了對於天意影視的控股。此前鹿港文化發布公告稱,擬以現金3.95億收購天意影視45%股權,交易完成後將持有天意影視96%股權,為其第一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之前唐德對於范冰冰天神娛樂的併購同樣採用了這一方式。

其實,在讀娛君看來,無論是傳統電視劇,還是網劇,都是依賴“人”的文化生意,有過爆劇史的演員、編劇、導演等都可能是被資本追逐的對象,一如文創控股的另外兩個標的悅凱影視和宏宇天潤,又如嘉行傳媒和正午陽光…是金子,在這個市場上總是會發光的。

禍福相依,對於在大劇和爆款逐漸失去聲音的的海潤影視而言,可能未來將繼續陪跑——其實讀娛君倒認為,與其一心野望搭上資本的快車,不如把自身在內容上的基本功拓實,畢竟在這個時代,只要展現出優質的製作能力,資本自然會找上門來。

而讀娛君在海潤影視的水逆之中,也看到了其轉型的身影:攜手王晶打造的網劇《新六指琴魔》已經開機,不知道能否在網生內容領域,打開一扇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