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一億城市人口」目標還在,國家發改委要求各地區調研實現措施


兩年前,國務院曾提出,要讓更多非城市戶口人群在城市落戶,並計劃每年轉戶 1300 萬以上,並提出推動 1 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的目標。

目前,這一目標仍然在計劃之中。國家發改委近日發布通知,要求各地區各有關部門進行調查,以了解是否採取措施實現這一目標。如有落後,則要求各部門找到原因,並予以整改。

讓更多人在城市落戶,本質上是為了解決由於城鄉戶口差異帶來的不平等。例如很多人儘管在城市打工,但卻無法享受城市提供諸如醫療、教育等福利制度。「現在要通過戶籍城鎮化率考核地方政府,是因為很多地方政府只希望農村勞動力到城市工作,但不希望解決他們的戶籍。」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肖金成在接受採訪時說。


此前國務院發布的文件中,就指出:「促進有能力在城鎮穩定就業和生活的農業轉移人口舉家進城落戶……是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首要任務」,並提出落戶的主要目標包括農村學生升學參軍進入城鎮的人口,在城鎮就業居住 5 年以上和舉家遷徙的農業轉移人口,以及新生代農民工。

在過去兩年,各地放寬落戶政策的新聞不斷出爐,然而針對的卻更多是城市發展偏愛的所謂高素質人才。以西安為例,從 2017 年初,這座城市不斷放寬對於本科及以上學歷人群的落戶要求,而針對通知中所稱的農民工群體,卻沒有多少新政策落實。

澎湃新聞今年 4 月的報道援引關注戶籍制度改革的公益人士韓呈祥的說法,「向農民工放開落戶政策,目前在全國來說並不多見。」為數不多的案例有鄭州於 2017 年 7 月宣布,包括城鎮就業居住 5 年以上的農村轉移人員、舉家遷移的農業轉移人員等幾類群體,可以在鄭州落戶。

更常見的情況則是大城市排擠農民工群體。上海相關政府決定取消「將農民工子女納入民辦教學管理體系」這一曾經幫助農民工解決子女教育問題的機制,而上海義務教育的入學門檻也在不斷提高。如果不能讓子女接受教育,那農民工更有可能選擇返鄉。


肖金成曾在前述採訪中指出了另一個問題,除了北上廣等大城市以外,「鄉鎮一級包括縣城一級的公共服務和農村相比沒有太大差異」。這也反應在今年 9 月湖南耒陽發生的事件當中。財新的報道指出,許多家庭由於擔心農村教育質量不佳,將孩子送往耒陽市區就讀。結果,國務院要求消除城鎮大班額情況,不少學生因此被分流到郊縣的民辦學校。

因此,即便即便有些城鎮願意接收農民工落戶,但農民工卻因為並不能享受到更好的福利待遇,而不願意進城,尤其是許多人還抱著必須守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的想法。這些都不是國務院下令要求每年轉戶 1300 萬人就能夠解決的結構性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好奇心日報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