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一家曾經大膽又不差錢的獨立製片公司陷入動蕩,發生了啥?


近年來一向慷慨投資作者電影、總是和頒獎季熱門片掛鉤的獨立製片公司 Annapurna,在一天之內被曝出深陷麻煩。

首先是 Annapurna 原計劃投資、製片和發行的電影,一部未定名的福克斯新聞台相關劇情片,在製作兩周前被 Annapurna 放進了市場尋找下家。這部預算 3500 萬美元的電影圍繞電視製作人羅傑·埃爾斯的性醜聞展開,《大空頭》編劇查爾斯·蘭道夫撰寫劇本,有約翰·利特高、查理茲·塞隆、瑪格特·羅比、妮可·基德曼等明星加盟,看起來是標準的頒獎季電影,如今卻被 Annapurna 放棄,可能落入競爭對手焦點影業手中。


另一部遭遇同樣命運的是詹妮弗·洛佩茲的電影《拉客》(The Hustlers at Scores),它改編自 Jessica Pressler 刊登在《紐約客》上的文章。Annapurna 在數月前亦放棄投資本片,STX 接手製作。

一起人事變動也引起了人們的主意——Annapurna CEO 梅根·埃里森解僱了切爾西·巴納德,她一直以來最信任的電影部門主管。一系列離職高層還包括前主席 Marc Weinstock,他為 Annapurna 組建了營銷團隊,6 月離職之前談成了和米高梅的合作發行夥伴關係;任職四個月的 COO Adrian Becker;還有跳槽到競爭對手 Blumhouse 的 CFO Josh Small。

Annapurna 7 年構築起的光環似乎正在消逝。這個公司崛起的路徑有點夢幻:創始人兼 CEO 是甲骨文創始人拉里·埃里森之女梅根·埃里森,她選擇了最合適的合作夥伴韋恩斯坦公司和布拉德·皮特的 Plan B,第一年就投資了凱瑟琳·畢格羅的《獵殺本拉登》,接下來的幾年又屢屢看中《她》、《美國騙局》、《狐狸獵手》和《魅影縫匠》這些在當年的頒獎季大放異彩的口碑作品。

有父親的長期支持——據稱拉里·埃里森的注資已經高達 2 億美元——梅根可以大膽相信自己的品位,投資製作商業回報率並不高的作者電影,放心支持藝術家的願景(Wrap 的內部信源稱,埃里森在不少電影上的投資超出了預算,她的態度是「我不關心那些片能不能賺錢」),這讓 Annapurna 很快在獨立電影圈刷足了好感度,而且被認為可以對一切經濟問題免疫,不會遇到獨立製片廠通常遇到的問題。


公司最近被曝出的麻煩可能是長期累積的結果。雖然每年都會投資 1-2 部名導作品,每年也都會有一部脫穎而出(它們的預算本來就不低),但是 Annapurna 製片的其他獨立電影都很難賺錢,搭上這個名字也並不會改變這一點——與之相比,A24 在營銷方面做得更加出色。

幾乎是年年靠一部電影的成功吃飯的 Annapurna,被猜測在過去數年裡虧損了幾千萬美元。最近的巨大失敗還包括畢格羅的《底特律》(3400 萬美元的成本,北美票房 1600 萬)和明星雲集的《The Sisiters Brothers》,後者在山裡搭建了一個西班牙小鎮,耗資 3800 萬美元(Annapurna 出資了其中的 1/5),然而目前票房還沒過 100 萬。

業界認為,梅根在那些商業利潤極其有限的電影上花了太多錢,因為在父親源源不斷的注資下,她確實可以這麼做。然而極低的投資回報率終於開始影響公司未來,而她的父親認為到了該停下的時刻,「錢已經不動了」。

據 Variety 報道,巨額虧損已經讓拉里·埃里森重新審視女兒的生意,招進第三方顧問審核財務,也將著手重組公司,將 Annapurna 推上盈利的正軌。「拉里不想再在投資中虧一分錢了」,一位內幕人士說,梅根的花費習慣已經讓她父親苦惱已久。當被問及為什麼拉里縱容了梅根這麼久後,信源說道,「你知道家長和孩子在一起是什麼樣子嗎?」

也有消息稱,梅根為自己無法在製作中擁有全部話語權而沮喪,並且一意孤行讓 Annapurna 進入風險更大的發行領域,從而也不得不承擔失敗的苦果——《底特律》正是第一部由 Annapurna 自己發行的電影。


Annapurna 目前進行中的項目是《假若比爾街能夠講話》,目前已經在多倫多等電影節首映;理查德·林克萊特導演、凱特·布蘭切特主演的《伯納黛特你去了哪兒》被推遲到了 2019 年;還有一部頗具野心的、6000 萬美元預算電影《Vice》。如果這三部能大獲成功,Annapurna 的財政壓力將被減輕,不然很可能像太多其他的獨立製片廠一樣關門。為數不多的好事是,Annapurna 和米高梅的發行協議能讓他們的成績好看點,《教條 2》和第 25 部《007》的國內發行權無疑是存活的契機。

題圖來自《假若比爾街能夠講話》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好奇心日報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