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從《國家寶藏》到《演員的誕生》,張國立忽然變忙了?


從《國家寶藏》到《演員的誕生》,張國立忽然變忙了?

從他將自己創立的公司浙江常升影視賣給華誼開始,他就註定被資本這趟高速列車推著向前,停都停不下來。

從《國家寶藏》到《演員的誕生》,張國立忽然變忙了?

如果大家最近稍微留意一下熒幕,就會發現張國立這段時間相當忙,一會兒在《國家寶藏》裡面充當文化解說員,一會兒又要去《演員的誕生》裡面做一個協調矛盾的和事佬。

已經62歲的他為什麼忽然變忙了呢?

答案似乎已經被討論過很多次了。從他將自己創立的公司浙江常升影視賣給華誼開始,他就註定被資本這趟高速列車推著向前,停都停不下來。 

2016年沒有完成的業績對賭,讓其壓力陡增,外界普遍認為如果其2017年不勤奮一些的話,面臨的對賭壓力會更大。 

好在是對賭的最後一年了,咬咬牙堅持一下以後就解放了,再也不用在資本和輿論的鞭子下生活。

但是他的忙又會牽扯出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話題,也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話題:明星資本化下影視作品容易變成賭品,上面背負著太多資本上的對賭壓力,而且往往越是大劇越容易出現這種情況,大家都期盼著玩把大的才更保險、回報更好。

從《國家寶藏》到《演員的誕生》,張國立有點忙

最近張國立有點忙。

一方面,在近期央視備受好評的綜藝《國家寶藏》中擔任001號解說員,基本上算是這個節目的主持人了,因其老藝術家的風範,得到網友們的一致好評,請他來主持這個節目,是一個十分不錯的決定。

從《國家寶藏》到《演員的誕生》,張國立忽然變忙了?

根據製片人、總導演於蕾在相關採訪中透露的信息,因為2014年馬年春晚,於蕾就是總撰稿人,那年張國立也是主持人,兩人結下了緣分;當於蕾代表這個節目拋出橄欖枝的時候,張國立欣然前往。

與《國家寶藏》擔任主持人眾口讚譽不同,近期另一個頻繁上話題熱搜的綜藝《演員的誕生》也是張國立主持,且飽受爭議。

這是一檔把演員演技拿來PK的節目,本身節目的創意設定特別好,也符合大家對明星演技的關注。但是從第一期鄭爽不敬業、黃璐劉芸疑似黑幕等問題開始,這個節目就和負面形成了強關聯,期期都出負面話題,直到袁立的引爆,讓這個節目的質疑之聲達到了頂峰。

從《國家寶藏》到《演員的誕生》,張國立忽然變忙了?

張國立作為一檔這樣綜藝節目的主持人,充分發揮了老演員的職責,打圓場、提建議、協調關係基本上一個人包攬了,可惜在這樣的一個全民開罵的節目里,張國立老師即使表現得不錯,依然不能為他帶來很多加分。

這兩檔綜藝節目只是我們看到的一部分,其他綜藝諸如《見字如面》《非凡匠心》《王牌對王牌》,以及電視劇《老爸當家》《贏天下》,電影《功夫瑜伽》等,張國立均有露面。 

從這點可以看出張國立2017年露面節奏明顯變快了。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其參加5檔綜藝、4部影視劇外加1部話劇,與2016年的2檔綜藝、1部電視劇和1部電影相比明顯增加了。

從《國家寶藏》到《演員的誕生》,張國立忽然變忙了?

2016年對賭失敗,2017年壓力大

張國立到現在這個歲數,以其在影視圈的資歷來說,完全不缺錢了,他們大部分通告活動都不純粹是為了錢去的。

這話一半對一半錯。 

對的一半是有些文化類節目如《國家寶藏》《見字如面》明顯不是沖著錢去的,節目本身非常有文化意義,發揮老藝術家的餘熱,促進傳統文化的接續。

從《國家寶藏》到《演員的誕生》,張國立忽然變忙了?

錯的一半是有些節目可能真的是沖錢去的,雖然張國立本人不缺錢,但是他的公司浙江常升影視是缺錢的,身上還背著華誼的千萬級別對賭。 

2013年9月,華誼兄弟對外宣布,以2.52億元收購張國立的浙江常升70%股權。當時浙江常升僅成立3個多月、註冊資本1000萬元,而公司當時的估值達3.6億元,溢價高達35倍。張國立等承諾了浙江常升未來5年的業績目標。

這是華誼一貫的明星收購案操作手法,同樣引起巨大的爭議,為了平息外界的猜測,最後調整了一下收購方案,張國立從2.52億的收購款中拿出1.52億購買華誼的股票,且鎖定期三年。 

五年的業績承諾一直都完成得不錯,但是2016年出現了一點小問題,沒有完成。2016年浙江常升影視承諾的凈利潤是3779.50萬元。實際上凈利潤只有2500.13萬元,相差1279.37萬元,按照收購協議是需要補償差價的。

這種情況下,張國立壓力變大了,他曾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表示:對賭讓自己賣身資本,變累了,甚至表示後悔對賭,掉進了王中軍的套路:“因為這個協議,我現在還是打工的,日子非常苦。”

“過去活動、廣告不好,多少錢都不接。但後來變得這一切都沒有門檻了——因為我要做一個講誠信的人,想著用什麼方式都要把這個錢給人家填上去。” 

2017年是其公司和華誼對賭的最後一年,為了完成承諾業績,做一個不再失信的人,變忙了也可以理解了。 

警惕影視作品變賭品的現象

張國立和華誼的故事又讓人回到了老生常談的問題,即明星與資本之間的關係。 

文娛商業觀察抱著十分開放的心情看待這件事情,每個人都有追求財富的慾望和權利,很多明星先創立公司,再謀求被上市公司收購,實現其明星資源本身的資本化,找到了一條更大的變現路徑無可指摘。 

我們普通人是沒有這個機會,只要有機會大部分人還是願意複製這樣一條路的,從而實現財富的增值,生活質量的提高。 

但是很多東西都需要一個度,最害怕的就是為了錢,為了完成業績,什麼爛片都接,凈想著做一些短平快的事情,而忘了自己的本職。 

比這更可怕的事情還有把一部影視作品變成了賭品。 

以明年即將播出的大劇《贏天下》為例,這部電視劇在目前披露的出品方中,張國立的常升影視、當代東方的盟將威影視和即將要IPO的華視娛樂三家有業績壓力的公司都在下注這部大劇。

從《國家寶藏》到《演員的誕生》,張國立忽然變忙了?

常升影視就不用說了,華誼業績對賭壓力擺在面前;而盟將威也是被上市公司當代東方收購了,也面臨著最後一年對賭的壓力;而正在排隊IPO的華視娛樂自然也要依靠著這部作品衝擊IPO。

好在這次《贏天下》的版權價格已經賣到10億了,相對於5億多的成本來說,投資回報率高達100%,參與這個賭局的所有公司都翻倍賺了。

可萬一要是失敗了呢,作品變賭品要如何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