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全球動物種群數量 44 年來減少超過一半,再現第六次大滅絕的討論


世界自然基金會(以下簡稱 WWF )發布的《居住星球報告 2018》顯示,1970 到 2014 年間,脊椎動物種群(哺乳動物、鳥類、爬行動物、兩棲動物和魚類)數量平均下降了 60 %。

像巴黎氣候協議一樣,科學家和環境研究機構正試圖在 2020 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會議上,讓各國作出保護自然的新承諾,並達成具有約束力的、量化的行動目標。

「這是我們的最後一次機會。」Barrett 說,究竟是不是最後一次機會,這其實也很難說。


動物種群數量減少 60% 乍一看很駭人,並很快得到了廣泛的傳播——儘管大部分都誤讀了 —— WWF 報告最核心的這句話被理解成「 45 年以來,人類殺死了地球上 60%的動物」。

「如果人類總人口下降 60 %,將相當於清空北美洲、南美洲、非洲、歐洲、中國和大洋洲。這就約等同於是我們所做的事情。」 WWF 科學與保護執行主任Mike Barrett 表示,很具有衝擊力的類比,只是這讓誤會變得更深了。

種群數量變化和動物總數增減其實並不是同一回事。報告中 WWF 所使用的指標,被稱作地球生命力指數(以下簡稱 LPI),代表的是所評估物種種群的平均變化率。

通過翻閱過往涉及全球 4005 個物種中 16704 個種群的研究報告, WWF 的團隊用一套複雜的計算體系,得出 LPI 的數值,用以衡量世界生物多樣性隨時間的變化狀況。值得注意的是, WWF 會根據不同物種的代表性和數量予以其相應的權重。


比如僅剩 10 只的大象中失去 5 只,比還剩 1000 只的青蛙失去 5 只要重要許多。平均下來,兩個種群的平均 LPI 可能下降了 25 %,可實際總量僅減少了不到百分之一。

但情況仍然很糟糕。

「在一個物種完全消失之前,它首先會在本地消失。」《大西洋月刊》去年的一篇文章這樣評述,引用了另一項針對種群 LPI 的研究。這項研究分析了大約 27600 種陸基脊椎動物種群的數據,發現其中三分之一的數量正在下降。

一些曾被認為安全的物種現在也瀕臨滅絕。自 1980 年代以來,長頸鹿數量下降了 40 %、並從 2015 年的至少 152000 只降至現在只有 98000 只。過去十年中,熱帶草原大象數量下降了 30 %。 2016 年,世界僅約存 7000 只獵豹,蘇門答臘猩猩也只有大約 5000 只。

LPI 的下降,意味著世界物種的多樣性正在下降,雖然大部分都尚未到達滅絕的邊緣,這些消失的動物已經喪失提供生態系統服務的職能。


比如說近年來全球都很關注的蜂群生存問題,因為和糧食問題緊密相關,很多國家已經開始採取行動,例如禁止農藥使用,來保護蜂群數量。因此,不僅是動物滅絕這件事本身重要,它們在自身所在生態圈內的消失也同樣值得關注,而 LPI 就像是一張晴雨表。

科學界對現在地球是否處於第六次物種大滅絕存在爭議

對於生物多樣性的量化研究,引發了一場關於地球是否處於新一輪大規模滅絕中的,更廣泛的爭議。

在過去 4.5 億年中,地球曾發生過 5 次大規模滅絕,每一次都帶來了生物物種突然性的大面積消亡,並徹底改變星球之上的生態架構。其中最近也是最為人所知的,是約 6600 萬年前的白堊紀恐龍的滅絕。

研究認為,人類正在見證第 6 次大滅絕的開啟,不同於以往的天災,這次是由人類自己一手造成,這也是近年來很多科學家開始支持的一個觀點。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也預測,在未來 100 年內, 99.9 %的極度瀕危物種和 67 %的瀕危物種將會消失。其中,大型物種比如大象和犀牛尤為引人關注,「大型哺乳動物,或巨型動物,如巨型樹懶和劍齒虎,大約在一萬年前滅絕,它們具有高度的進化特徵。」


「由於親戚很少,他們的滅絕意味著地球進化樹的整個這條分支都被砍掉了。」

一些動物的數據很難獲取,但通過對於同一生態圈內其他更大型的動物的觀察,科學家們可以推算當地生態系統的發展狀況。 WWF 的報告中,從地域上看,在受影響最嚴重的地區中美洲和南美洲,脊椎動物種群 LPI 平均下降了 89 %。

生物多樣性在短時間內的急劇減少看起來和前幾次大滅絕相似,但也有人對這個類比表示嗤之以鼻。古生物學家 Doug Erwi是 5 次大規模滅絕之一的二疊紀大滅絕研究專家,他不僅不同意大滅絕的說法,還給出了一個更為黑暗的論點,「如果事實上我們已經處於第六次大規模滅絕,那麼保護生物學就沒有意義了。」

因為當大規模滅絕開始時,一切已經無法挽回。從大象到蛤蜊,大部分的生物都難逃滅絕的命運。


同樣存在爭議的還有物種多樣性減少跟人類活動有多大關係

WWF 的報告已經做到第 20 年,每兩年出一份報告, 2014 年的 LPI 的下降幅度是 50 %, 2016 年,這個數字是 58 %,下降趨勢正在加快。

報告認為,氣候變化的確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威脅,但今天,生物多樣性下降的主要驅動因素仍然是棲息地退化和喪失、過度捕獵,而所有這些都是由人類消費的失控驅動的。

一個被 WWF 引用的數據是背景滅絕率,這是根據地球地理和生物歷史計算出的,物種自然的滅絕速率,減少人類影響的權重。 2015 年的一項聯合研究顯示,當前的滅絕速率是背景滅絕率的超過 1000 倍,並且仍然在增長。

WWF 還對全球 3789 個種群進行了數據整合,整理出這些種群面臨的 5 大威脅:棲息地退化和喪失、過度捕獵、入侵物種和疾病、污染、氣候變化。

其中棲息地退化和喪失的影響最大。2018 年發布的土地退化和恢複評估發現,地球上只有四分之一的土地實質上沒有人類活動。到 2050 年,這一比例預計將下降到十分之一。濕地是受影響最嚴重的類別,在現代已經損失了 87 %。

據 2016 年一項對於人類狩獵影響的全球評估發現,佔據了總數四分之一的 301 種瀕危哺乳動物,面臨的主要風險都來源於人類為了肉而開展狩獵活動。

但實際上發生這些到底和人類有多大關係,目前仍存在爭議。例如 WWF 這份報告花了很大篇幅來說人類消費是怎麼「失控」了,但是沒有量化對於生物多樣性的影響。

而且在瀕危物種培育方面,部分地區已經出現反向的成功案例,比如南非 Simangaliso 濕地公園對於赤蠵龜,和法國對於歐亞猞猁的成功培育。全球老虎和大熊貓的數量也都出現了上升。

生態現實比報告的結果更加微妙,當試圖把複雜的數據整合成一個簡單的數字,必然會帶來一定程度的誇大。數字之外,這個報告帶來的啟示也許是讓人們從滅絕名目擴大視野,開始關注地球更不易察覺的生態變化。

我們做了一個壁紙應用,給你的手機加點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好奇怪下載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好奇心日報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