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就在兩年後,《琅琊榜》的續篇《風起長林》面世了。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2015年,胡歌主演的《琅琊榜》橫空出世,在當年的國慶長假一舉成為當期“網紅”,精密劇情、精良演技、黃金分割……談資一籮筐接一籮筐,該劇的製作方正午陽光影業及其主創團隊,也正式進入了大眾的眼帘,從此成為霸屏的國劇頭牌。

就在兩年後,《琅琊榜》的續篇《風起長林》面世了,12月18日首播,至今已近一個月。好事者難免拿兩部對比:《榜1》,豆瓣21萬人打分,評分高達9.1,妥妥坐上國劇頭號交椅;《榜2》,目前僅3萬人打分,評分由低入高緩慢爬到8.3,比起前作的超高分,這個分數確實還是差點意思。

做內容的人最忌對比,即使是原班團隊打造的續集,也很難讓悠悠眾口滿意。所以,《琅琊榜2》定名為《琅琊榜之風起長林》,海報的字體顯示上,“琅琊榜”三字被放得很小,“風起長林”才是主題。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吹噓“正午陽光滑落神壇”更是坊間的政治正確,類似的報道時則常見諸報端。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唱衰容易,但我們更想知道的是:從《榜1》到《榜2》,創作思路、製作周期、排播探索有哪些新變化?都說續集難討好,為何會在兩年後就播出續集?正午陽光,是在透支自身的行業好感度,還是老驥伏櫪、仍然在探索新的方向?

帶著種種疑問,我們獨家專訪了《琅琊榜》系列的導演孔笙、李雪,試圖以這一項目的變化作為縮影,探討國劇第一廠牌在兩年間的變與不變。

開局慢熱,排播恐意外成“幫凶”?

《風起長林》製片人侯鴻亮曾透露,早在《榜1》剛播完的2015年12月,正午陽光就與愛奇藝簽訂了第二部的預購合約,當時《風起長林》還在籌備,直到一年後的冬天正式開機。

從排播模式上看,這也是視頻網站與電視台之間拉開距離最遠的一次:開播當天愛奇藝VIP會員即可看8集,VIP會員可搶先普通會員看一周,電視台首周才能看6集,愛奇藝會員早就看完了12集;

到了下一周、下下周,兩個平台受眾的觀看權益只會越拉越遠。所以,不難解釋為何兩大一線衛視的收視率始終在0.2%、0.3%徘徊。何況,《風起長林》是周播劇,播出時間是每周一至周三的晚22點,次黃檔的觀眾基數始終沒有黃金檔大。

“電視台的播出時間是晚上10點后,這個對老年觀眾確實影響比較大,再加上電視台一周只能看六集,確實比較少。”導演孔笙坦陳。

之所以“糾結”排播模式,首先是因為這個戲從未框定目標受眾群,而是一個面向全年齡段的傳統電視劇,但如果使用電視觀看的觀眾一周只能看6集,這部全長50集的電視劇還未漸入佳境,觀眾的耐心就已經被磨沒了,勢必會損失一部分受眾。

全長50集的《風起長林》體量較大,敘事方式也是偏傳統電視劇的節奏。而在小娛看來,平鋪直敘、娓娓道來,一向是孔笙作品最大的優點之一,在這部戲中也不例外。

例如黃曉明飾演的長林府大哥蕭平章的身世之謎,這個扣從開篇第一集蕭平章上琅琊閣求錦囊埋下、到第12集才會解開這個扣、到第19集又會徹底解開,按理說這會是一個一波三折、引人入勝的劇作結構,但目前看來,似乎並沒有實現預期的播出效果。

“埋得太長的扣確實不太合適周播劇的方式,從第一集蕭平章拿到錦囊,到後來把錦囊燒掉,這個細節我們做了很多強化,但觀眾可能不太明白,到後來身世解開,觀眾再去想他前面做的每一步,為什麼對弟弟特別周到,其實才能理解。”孔笙告訴小娛。

也就是說,劇作方法本身問題不大,但此次較為尷尬的點是:對於偏年輕化的網路受眾來說,已經習慣了快節奏的英美劇、每隔兩集必有一懸念被揭開,暢快淋漓;但對於習慣了傳統敘事節奏的老年觀眾,電視台更新得又太慢了。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公司產量確有變大,《風起長林》也絕非蹭熱度之作

排播方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這部續集的出發點其實也令外界好奇。前作播畢一年就打鐵趁熱開機續集,很容易會被人理解成蹭熱度之作。

但娛樂資本論得到的確切消息是:《風起長林》的劇本早在2014年就開始構思、籌備,原著作者(也是劇版編劇)海宴在寫完《琅琊榜》小說后,就開始創作《風起長林》的故事,整體架構在正午陽光購買小說改編版權前就已形成。

正午陽光在這兩年產量加大,的確是不爭的事實。《偽裝者》與《琅琊榜》之後,馬不停蹄的:2015年10月,《他來了,請閉眼》開播;2016年4月,《歡樂頌》開播;2016年10月,《如果蝸牛有愛情》開播;2016年12月,《鬼吹燈之精絕古城》上線;2017年4月,《外科風雲》開播;2017年5月,《歡樂頌2》開播;2017年12月,《琅琊榜之風起長林》開播……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短短兩年間,正午陽光主控或參與的電視劇項目多達7部,加上2016年1月,該公司獲得了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數千萬人民幣的A輪融資,融資后華人文化持股16%;而在當年1月底,蘇州志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為了正午陽光第一大股東,持股35%,公開資料顯示,該公司同樣屬於華人旗下。

被譽為“正午陽光靈魂人物”的侯鴻亮目前在該公司持股比例為15.19%,而主要的創作團隊、也是與侯鴻亮構成正午陽光鐵三角的孔笙、李雪兩位導演分別占股12.25%、8.82%,均不是大股東。

資本進駐這支以創作力量為主的製作團隊,這也普遍被解讀為“正午陽光被資本和市場綁架,有了業績壓力”。

但外界常常忽略的是:近兩年,正午陽光培育成熟導演團隊的步伐從未放緩過。目前,除了孔笙、李雪兩位經驗較豐富的資深導演外,張開宙、簡川訸、孫墨龍、黃偉等導演均已擔起大旗,公司的整體產量是加大了,但精幹隊伍也在壯大。

以孔笙個人為例,他對娛樂資本論透露,從去年夏天他進駐《風起長林》這個項目到今年12月播出,一年半時間裡,他只專心在這一項目上;明年,他將與另一導演黃偉一起操盤改革開放三十年獻禮劇《大江大河》。

正午陽光的導演不“軋戲”,一年只主力跟一部戲,並且是從項目籌備一直跟到播出,每部戲都親力親為參與修整劇本,這是該公司一貫的工作流程。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仍然是熟悉的對稱構圖、水墨意境

孔笙很肯定地告訴小娛,不存在外界猜測的“臨時上馬”、“匆忙趕播”這樣的情況:《風起長林》從周期上與常規電視劇無異,拍攝期五個多月(含武戲組)、後期半年。

區別只是,《榜1》脫胎於海宴已經醞釀多年的數十萬字小說,改編的重點在於從龐大的小說細節中刪繁就簡、去粗取精;而《風起長林》則是原創劇本,編劇的重點在於重新建構,同等的時間周期里,後者的確比前者難度更大。

而且,據孔笙與李雪兩位導演透露,《風起長林》的劇本兩易其稿,第一稿劇本中,編劇海宴採用從大梁鄰國北燕為切入口,講述一個全新國家的故事,而且這一稿劇本戰爭戲比例較大,與“琅琊榜”這一IP的精神內核不太相符,是推翻了這一版劇本后,才有了今天的《風起長林》。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風起長林》折射了國劇製作環境哪些掣肘?

大家都知道《琅琊榜》系列文戲以層次韻味豐富見長,但也不難發現,這一部《風起長林》中的人物主體基本都是武將,還有大量的武林戲,武戲的量非常大。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這一段有沒有給你《卧虎藏龍》的即視感?

據孔笙透露,該劇的武戲組從開拍到結束一直沒斷,全組拍了146天,武戲組也拍了這麼長時間。而小娛了解到,該劇的武指啟用了來自洪金寶團隊的魏玉海班底,堪稱電影班底的配置。“這部戲既然寫了很多武將和琅琊榜武林高手,如果戰爭戲或者武戲不能提升一下的話,觀眾也會不滿意的。”

孔笙告訴河豚君,劇中的大場面戰爭戲有兩場,一場是蕭平章的犧牲;另一場則是蕭平旌打贏了一場大戰,這是故事的轉折,攝製組沒有選擇現場實拍數人+後期特效複製的做法,而是數百名群演全上陣、全實拍,現場調度之難可以想見。

《風起長林》第一集蕭平章苦守甘州一段,其實就能看出經費在熊熊燃燒。有別於一般電視劇拍攝均用土彈的做法,此次該劇的戰爭戲採用了很多煙花彈,視覺效果的確震撼,但對於周期短預算少的整個國產劇領域,這樣的做法也許很難可持續複製。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在打戲這塊的預算超支了幾次,這是娛樂資本論得到的確切消息。電影化武指團隊與這支電視劇老牌軍的磨合,也費了一番功夫。

孔笙坦言,在剪後期時,武戲費了最多的精力,這一方面是因為該劇的武戲比重確實非常大,特效比重也大(包括墨淄侯分身術、濮陽瓔掌上起火等);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拍攝儀器的變革,確實給這一團隊帶來了新的挑戰。

首先是該劇的武戲部分基本全用4K攝像機拍攝,這在電影領域較為常見,但普遍低成本的電視劇,前期如果用4K拍攝,後期的製作周期非常長,設備費用也隨之攀高。其中一個細節就是,部分4K拍攝的內容,在普通電腦很難做到聲像同步,且常出現斷片現象,需要把各個小段拼接起來,後期所費的時間確實更多。

變革還包括軌道,目前電視劇拍攝主流還是用輕軌拍攝,但《風起長林》起用了很多重軌拍攝,如此設計是為了方便武戲組360度高速在軌道上旋轉(用重軌攝影才不會被甩出去),這一些均需要強大的經費支撐。

對於孔笙來說,最難的恐怕還是如何統一一部全長50集的長篇電視劇的武戲風格,“要是電影可以很風格化,因為時長較短,可以一以貫之地把武戲風格籠罩在一個作品里,《風起長林》不僅體量較大,而且戰爭戲和江湖單打獨鬥的戲都有,很難統一成一種文化。”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小娛留意到,該劇的打戲還用高速攝影機拍了相當多的高速鏡頭(即升格鏡頭),一般來說,每秒鏡頭有24格,但該劇武戲中的高速鏡頭達到了100格。

之所以採用這種國產劇中還較為少見的拍攝方式,是因為高速鏡頭會讓觀眾看到打戲動作更為清晰,許多劇組還採用前期正常格拍、後期剪輯推快的方式,同樣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不過視覺體驗就沒有那麼清晰,會比較虛。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劇中的不少主演,此前均沒有打戲基礎,而檔期緊的現狀,也很難把主演們湊到一起、提前兩個月進組,慢慢進行打戲訓練。

這固然是現在中國電視劇的周期常態,但在演員本身沒有打戲基礎時,武戲組的確需要用拍攝儀器、拍攝手段來幫助演員更好地完成打戲動作。

最大的困難仍然是時間太緊、任務太重。孔笙也坦言,中國武術其實有很深的文化底蘊,動作設計是要與角色性格、人物命運走向緊密相關的,但在電視劇中,能展現這一仗怎麼打、如何打贏對方,能讓觀眾看明白,已經是很多劇組能做到的極限。

為了統一該劇的武戲風格,孔笙做了很多努力,咬牙刪掉了很多在他看來太不合理的戲,比如“幾十個人飛到空中,像羅漢一樣的下來”之類玄幻感頗強的不符合《琅琊榜》調性的鏡頭。

總的來說,正午陽光專業、負責的工作態度在《風起長林》中仍然保持得相當好,只是這次展現的一些新變化,包括對武戲的安排、敘事節奏和排播計劃的新碰撞,均給團隊留下了寶貴的經驗。

《琅琊榜》系列的精神內核是什麼?

《琅琊榜1》的成功很難複製,但是否就能因此完全否定《風起長林》呢?小娛認為未必。從目前已播的幾十集內容來看,該劇的故事豐富性、人物多樣性、主題思辨性仍然頗具看點。

故事發生的時間點設置就獨具匠心。孔笙表示,之所以把故事開頭放在了前作中蕭景琰即位幾十年後的時期,是因為考慮到觀眾對虛構的“大梁國”已有一定的認識基礎,會關心靖王把國家治理得如何。治理國家也需要一個周期,幾十年是一個不錯的時間點。

故事以孫淳飾演的蕭庭生和其所在的長林王府為切入點,講述這一門父子三人忠君護主的故事。蕭庭生幼年時被梅長蘇與靖王、霓凰郡主攜手從掖幽庭中救出,成年後其領銜的長林王府也承襲了前人的風骨。從這一切入點的選擇已經表明了主創心中“琅琊榜”系列的精神內核,即:家國情懷,血性與風骨。

孔笙也認為自己是一個有點兒理想主義的人,“我希望(表達)‘當權者要為老百姓做事情,我們選擇一個明君,一個國家也應該有一個明君’這樣的思想。第一部和第二部,都是一致的。”

所以在《風起長林》前幾集中能看到很多這一類的闡釋:治軍不錯的紀將軍因為迷戀權勢、渴望加官進爵,把百姓的安危置於不顧,最後被繩之於法;同樣受奸佞唆擺的中書令宋浮,也曾是憂國憂民的一代良臣,因擔憂長林軍過於功高蓋主而兵行險著。

周期緊、打戲多、網台排播複雜…我們和導演一起複盤《琅琊榜2》

這一類角色,都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奸角”。正如第一部中險些用炸藥炸死執政者、幸而在梅長蘇勸誡下懸崖勒馬的言侯爺,也曾是心懷天下的外交使臣。

個人如何處理自身與家國的關係,更是“琅琊榜”系列始終最關注的命題。正如《風起長林》主演孫淳曾透露的那樣:這部戲實際上講的是人的美德。

窺一斑而見全豹,娛樂資本論也希望,這部戲的拍攝故事,能讓讀者們不僅僅看到“大劇”背後的光鮮,更能看到目前國劇領域的產播環境下,面臨的現實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