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網路大電影最後的紅利期:小玩家該抓緊最後一搏了


網路大電影最後的紅利期:小玩家該抓緊最後一搏了

實際上,那無厘頭的玄幻故事,超級尷尬的修仙橋段,一度讓有「精神潔癖」的梁滿忍無可忍,導演甚至因為大量牽強的劇情,分分鐘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但這部小投入、小製作的仙俠題材網路大電影,卻在視頻平台上線之後,大爆冷門。

網路大電影最後的紅利期:小玩家該抓緊最後一搏了

在經歷了2015年的試水,2016年的爆發后,2017年的網路大電影正在走向成熟,產業也進入了洗牌期。浪花消退,究竟誰在裸泳?

有人說,這是網大最艱難的一年,缺少題材、嚴審內容、新鮮感消退,使得大量製作機構苦不堪言;也有人說,曾經吸引眾多製作機構紛紛涉足的網大市場,已經很難賺到錢了。

那麼,場內的玩家怎麼看?

“不賺錢的都是些有規模的機構,他們開銷大投入多,電影出不來自然就熬不住了。”從事網大製作兩年多的梁滿告訴懂懂筆記,雖然網大這一年不再那麼火爆,一些投資者在受挫后也紛紛撤離,甚至年輕用戶群也不再盲目追風,但市場總會給小玩家留出機會。

梁滿認為,不少中小型製作團隊還是能在洗牌“夾縫”中找到出路,“對於我而言,行業紅利期還在,這兩年抓緊多賺點錢是真。”

在網大市場看似由“紅”逐漸轉“綠”的過程中,“梁滿們”似乎總能找到賺錢的機會,那麼這最後的紅利期還有多久?

不需要內容 這是個認真就輸了的行業

網路大電影最後的紅利期:小玩家該抓緊最後一搏了

“在這個行業,認真就輸了。”

說出這個怪理論時,梁滿滿臉誠意。2015年,他在成都組建了一個小型影視工作室,懷著對網路大電影未來的無限憧憬,帶領團隊花了半年時間,眾籌320萬製作經費,打造了一部懸疑推理電影。在沒有廣電審查的年代,電影通過了多個平台的自審機制,實現了同步上線。

“出於對(處女作)內容充滿自信,所以團隊都認為要成了。”但讓梁滿和團隊都沒想到的是,在這部網路大電影上線后的三個月付費期內,各大視頻平台上付費觀看的用戶數量,加起來剛到五位數,整部電影的分賬所得也僅不到18萬元,“第一部就虧大了,而且是在花了大量心思之後,得到這個結果,團隊都有強烈的挫敗感。”

面對眾多投資人的質疑,他和團隊開始思考處女秀失利的原因。在看了大量網路付費電影之後,梁滿心裡五味雜陳。

梁滿發現,他們花了大量心思做出來的“精品”電影,沒能吸引用戶付費。而一些可以用奇葩形容的“爛片”,卻動輒幾十萬用戶掏錢觀看。

“沒有內容,沒有演技,甚至沒有邏輯,就是插科打諢,但他們就是賣的好。”百思不得其解,但為了養活辛苦拉扯起來的製作團隊,梁滿不得不放下專業與情懷,說服所有兄弟們嘗試做一部能賣座的‘爛片’,“買了個還算熱門的仙俠IP,用小說改編了電影。”

實際上,那無厘頭的玄幻故事,超級尷尬的修仙橋段,一度讓有“精神潔癖”的梁滿忍無可忍,導演甚至因為大量牽強的劇情,分分鐘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但這部小投入、小製作的仙俠題材網路大電影,卻在視頻平台上線之後,大爆冷門。

“播放量出奇的達到了78萬,整個付費期最後分賬也超過百萬。”梁滿告訴懂懂筆記,看到這個結果后,團隊並沒有瘋狂起來,而是傻了,幾個核心團隊的兄弟坐在一起,一個上午的碰頭會一半時間楞沒說出幾句話,“最後經過總結,我們發現開始那六分鐘劇情,是讓用戶付錢的關鍵。”

幾乎所有網路視頻平台,都會提供五、六分鐘的影片試看,試看結束後用戶可以根據內容,決定是否付費繼續觀看整部電影。而他們這部小製作的仙俠電影,利用倒敘的手法,將故事最終的結局,放在了影片的開頭,“湊巧”的讓試看的那六分鐘內容,變得十分好看,並為後續劇情發展埋下了伏筆。

“可能剪輯的試看內容用了不一樣的講故事方法吧,這才吸引了大量用戶購買整片。”梁滿透露,由於電影在十分鐘后,進入回顧的修仙劇情十分老套,還是出了問題。

生硬的內容邏輯差強人意,幼稚的對白甚至令人抓狂。所以,還是有不少付費用戶覺得“上當受騙”,紛紛當起了“鍵盤俠”,在評論區吐槽這部電影,“儘管有些人罵得很難聽,不過我們總算對得起投資人,還小賺了一筆。”

文娛產業的紅利期來的比較早,當大製作大投入的院線電影已經無法滿足用戶對於娛樂的需求時,小製作小投入的網路大電影,就成了最好的補充品。

不過,大量機構並沒有考慮在內容上做足功夫,反而利用這樣一些“補充品”拚命逐利,並製造出大批沒有內涵、沒有營養的“爛片”。儘管,他們當中不少人賺到第一桶金。

機構用“擦邊球”忽悠來的分賬收入

網路大電影最後的紅利期:小玩家該抓緊最後一搏了

在做了幾部粗製濫造的電影之後,梁滿開始意識到,這樣的電影雖然能夠給團隊帶來比較穩定的分賬收入,但由於眾籌投資的周期限制,他們每三個月到半年才能推出一部網路大電影,有限的收益也制約著整個製作工作室的發展。

“網路大電影沒有院線電影產出收益那麼高,所以我們必須要走量。”梁滿告訴懂懂筆記,為了能夠快速大量的產出網路大電影,他開始著手將業務、作品、團隊、渠道等進行打包,嘗試實現工作室整體融資,以獲得大量的資金,用於新電影的製作。

得益於大文娛的風口,加上之前的作品都有較為可觀的收入,工作室很快就得到了一些投資機構的青睞,並在2016年初順利獲得了3000萬元融資,“當時盤算著,我們可以用這筆資金,投入至少20部網路大電影的製作。”

在融資到位之後,製作團隊開始了瘋狂的擴張,每個月都會有一兩部網路大電影上線。雖然在製作上實現了“走量”,但梁滿卻遇到了新的問題,那就是電影多了,題材有點不夠用。

“雖然說不是什麼精品,一般的觀眾也很好糊弄,但也得走點心。”他們使用了大量的網路小說作為電影創作藍本后,逐漸發現可以深挖、改編的成熟IP已經不多了,許多IP套路相似,情節相仿,要麼就是內容難以實現,“為了題材有可持續性,我們開始考慮原創內容。”

但原創題材電影,考驗的是製作團隊的經驗積澱和創作功底,這顯然不是小製作團隊具備的能力。加上每部電影所能投入的預算有限,所以梁滿和團隊開始將注意力,瞄向熱映的院線電影,試圖走出一條偽原創的山寨之路。

“網大之前審核不嚴,所以那時候許多製作公司都這麼干。”他表示,如果有一部院線電影正在熱映,團隊就會通過模仿這部電影情節,將人物、場景、故事進行重構,然後復刻一部類似情節的網路大電影。

名字上也有講究,一般複製后團隊會取一個與原版電影很類似的名字,通過平台付費播放,“許多用戶習慣電影上映之後,就在百度上搜索‘槍版’(盜攝電影),部分會糊裡糊塗搜索到我們的翻版。”

但用“騙”的手段,始終不是可持續的,於是在大量用戶識破小製作公司的這些手段和伎倆之後,這招不靈了。不少製作機構又開始嘗試用新的方式,讓大量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為電影買單。於是,大量打著院線電影原作“擦邊球”的網路大電影誕生了,梁滿和團隊也沒有例外。

“說起‘擦邊球’,是《美人魚》給了我靈感。”梁滿告訴懂懂筆記,《美人魚》熱映的時候,互聯網上出現了大量名為《美人魚前傳》、《美人魚後傳》的網路大電影。不明就裡用戶都以為這是兄弟篇,所以沖著原作的口碑,付費看了這些所謂的“前傳”、“後傳”,卻發現內容根本不是一回事,全都是些小投入的爛片,“這並不涉及欺騙,也不涉及侵權,卻能讓製作方賺錢。”

據他透露,這種“擦邊球”電影所能實現的分賬收入,有時是一般IP類網路大電影的幾倍之多。浮躁的市場成就了大批小型電影製作企業,國人的觀影陋習也讓這些粗製濫造的作品有機可乘。

曾幾何時,無數網大爛片充斥各大網路視頻平台,也讓那些和梁滿一樣的影視製作人,賺了滿滿的一桶金。

走量的網大,靠“走量”的廣告賺錢

網路大電影最後的紅利期:小玩家該抓緊最後一搏了

“但從2017年初開始,網路大電影想做到‘高產’就比較難了。”

梁滿告訴懂懂筆記,對於網路大電影的小製作商而言,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由於有關部門介入並加強網路大電影的內容審核,所以能夠通過審核並上線的電影,在情節和劇情上都有一定的要求。一部網劇從籌備、報備、攝製、審核、修改再到上線的過程加長了,所需要投入的成本也大幅增加。

“所以我們只能幾個月磨一劍,而且不能老打‘擦邊球’,收益也大大減少了。”為了應對內容審查所帶來的成本增加,維持較為可觀的收益水平,梁滿開始嘗試接一些網路大電影廣告的業務,“廣告植入在影視圈都不罕見,但網大一開始是缺乏優勢的。”

他表示,許多大品牌商熱衷於院線電影、電視劇集的廣告投放與植入。而對於網劇或者網路大電影,他們依舊帶著有色眼鏡,覺得網劇或者網路大電影並不如流,很難鎖定精準的目標人群。

關鍵的是,2017年網路大電影的口碑每況愈下,製作方想接些像樣的品牌廣告,其實並不容易。

“除非演員陣容有小鮮肉背書,不然價格再好人家也不考慮。”因為充分分析了這些問題,梁滿並不像其他製作方一樣,尋找大品牌贊助或植入,而是向一些低端的傳統品牌下手。

梁滿透露,許多知名劇集製作方開出來的廣告價格高得驚人,所以許多傳統小品牌很難對自己的產品進行宣傳曝光。他們專註了這個機會,提供了低價植入的機會,此舉還真吸引了不少廠商蜂擁而至。

“我們收一萬到五萬不等,對於他們(小廠商)來說其實不多,但產品可以在電影里出現三五個鏡頭。”加上樑滿經常向傳統企業主展示一份平台“播放量”數據報表,使他們不假思索就做出決定,“傳統小企業家都不懂互聯網,所以比較好說話。”

與規模較大的製作方不同,梁滿和團隊在植入方面,也講究“走量”,在他們製作的網路大電影里,有大量不知名的產品出現在鏡頭裡,從飲料、傢具、電器、汽車等等,有時一部電影里甚至植入了超過30個小品牌的產品。

“例如3月份要上的‘聾拳’,就會有43個產品植入,我們的製作成本已經收回來了,至於分賬就都是純利了。”梁滿表示,小製作電影和小品牌產品可以說是絕佳的合作夥伴,很容易實現共贏。

小型製作機構在籌得成本經費之餘,小廠商的產品也能得到宣傳和推廣,“要是萬一片子在網上火了,那廣告效應更是了不得。”

有數據顯示,2014年網路大電影的市場規模是1億元,到了2016年市場規模已經超過10億。剛剛過去的2017年,雖然網大隨著監管的規範逐漸走向成熟,增速開始放緩,但依舊有上千部網大在各大視頻平台上線。

這其中,有多少是良心巨作,又有多少在濫竽充數?

網路大電影也好,大文娛也好,都是風口上的一陣旋風,不知道哪天就會消失。有很多像梁滿一樣的小製作商很明白這一點,都想藉助風口賺一筆快錢,至於電影的可看性和內容,標準就是能夠通過審查即可。

在2017年院線電影呈現增長的時候,網大卻因為題材陳舊、粗製濫造迎來了洗牌期。大製作商出現資金困境卻沒有放低標準,而許多小製作商卻加緊粗製濫造,搶佔最後一波紅利。

或許,口碑已經爛得可以的網大想要讓用戶重拾信心,最關鍵的就是製作商能沉下浮躁的心,專心做好電影內容,並將眼光放得更長遠。

“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內容可以等,但紅利期等不了。”在梁滿看來,生存不易、賺錢艱苦,趁著現在還有機會,還是要抓緊時間多賺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