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揭秘真實的主播圈:鏡頭前的2小時與鏡頭后的6小時


揭秘真實的主播圈:鏡頭前的2小時與鏡頭后的6小時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國內各個直播平台共有主播超過600萬,而其中月入3萬以上的只有一成多,月入過萬的也不足二成,絕大多數主播都是幾千元的月收入。

 

揭秘真實的主播圈:鏡頭前的2小時與鏡頭后的6小時

他們不是演員,卻渴望擁有屬於自己的舞台。

當2017年最後一個晚上,數以萬計觀眾都在觀看各大衛視的跨年晚會時,有那麼一群人卻在鏡頭前開著他們的跨年“轟趴”,那就是網路直播。直播已然成為這個時代特有的展現方式,平均每天會有超過2億人輾轉在各個直播平台上。

不過,近兩年網路直播爆火讓很多人看到了新世界,一夜成名似乎變得很簡單,其中不乏一些無所不用其極的人,利用直播達到某種目的。因此,與主播相關的消息多數都不那麼光彩,諸如“求刷禮物”、“誘導未成年人打賞”等,甚至被冠以“網路乞丐”的稱號。

但事實上,被報道出來的只是數百萬網路主播中的少數,很多主播心裡非常抗拒被人看成乞丐或靠臉吃飯。尤其是,經過2016年的喧囂,2017年直播逐漸變得冷靜,整個直播環境也變得越發理性,平台和主播都在極力避免直播退潮帶來的負效應。

日前,懂懂筆記與多位身處其中的主播進行交流,他們明顯感覺到依靠嘮嗑和顏值就能賺錢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必須開始修鍊自己的內功,力求讓直播發生由量到質的轉變。甚至每天晚上2小時的直播,白天就要做6個小時的練習。

真實的主播圈究竟是什麼樣子?為什麼寧願背負爭議也要堅持直播?如果不能月入過萬,支撐他們的理由又是什麼?相信多數人對主播都有很多疑問,懂懂筆記講述一下幾位人氣或新人主播鏡頭前與鏡頭后的故事。

“軍訓”重塑,想走一條更遠的路

跨年夜當晚,阿吉在陌陌的直播間有接近200人陪他一起跨年,即使在唱歌的時候,粉絲們也一直在與他互動。唱歌時,阿吉的顏值可以助攻他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的形象。一曲唱罷,阿吉轉而就變回逗X。

阿吉告訴懂懂筆記,他在陌陌做直播有接近一年的時間,雖稱不上紅人主播,但已經收攏了一批幾乎每天都會來看自己直播的忠實粉絲。連續三天,懂懂筆記在阿吉的直播間都看到了以阿吉名字為模板的十幾個粉絲,每天都與他積極互動。

外界一直流傳主播月入只是少數,事實也的確如此。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國內各個直播平台共有主播超過600萬,而其中月入3萬以上的只有一成多,月入過萬的也不足二成,絕大多數主播都是幾千元的月收入。看得出來,二八法則在主播這個行業里變得更加明顯,20%的頭部主播拿走了80%的收益。

幸運的是,阿吉成了那一成主播中的一員。“我一個人一個月應該也是在一千萬星光以上,能達到三萬左右的收入,這麼長時間走過來,還算是很平均。”在談到月收入時,阿吉的嘴角微微向上動了一下。

可能會有人羨慕阿吉做主播不但風光還有較高的收入,但事實上,在這一年當中阿吉也經歷過迷茫和彷徨,只是目前越來越朝預期的方向發展。“以前在內容方面沒有考慮過太多,就是以我自己的性格特點在直播,沒有什麼規劃。” 作為一名東北主播,阿吉除了唱歌也擅長喊麥,但阿吉清楚做直播的越來越多,觀眾的欣賞水平也越來越高,粉絲總有看膩的一天。很快,讓阿吉感到焦慮的瓶頸期就來了。

“我以前是‘死播型’,一天會直播8個小時以上,甚至在關鍵比賽PK時候24小時連軸轉,但心態很迷茫,感覺有力是不勻。”即便這樣努力,阿吉的收入和粉絲數量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再增長。對於阿吉來說,改變迫在眉睫。

“興奮2個小時比熬8個小時更有曝光點。你興奮兩個小時,不間斷的展示你所有的才藝,然後用另外六個小時好好經營你這兩個小時的內容,”阿吉告訴懂懂筆記,在他最迷茫的時候,這是他的師傅、紅人主播—-百變的舒舒給他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聽到這句話之後,阿吉很快又找到了方向,他開始琢磨在目前這種百萬主播競爭的環境下,究竟要如何直播才能保持吸引力。阿吉覺得,他應該像舒舒一樣做有準備、有規劃的直播,這樣可以走得更遠。

揭秘真實的主播圈:鏡頭前的2小時與鏡頭后的6小時

舒舒

與舒舒的相遇算得上機緣巧合。舒舒經常用小號觀看阿吉直播,對他已經有了一定的觀察和認識。在2017年第一季度的主播PK活動中,阿吉連接了舒舒,於是就開始了他們的師徒生涯。舒舒是陌陌平台上擁有幾十萬粉絲的頭部主播,在阿吉看來,舒舒百變的直播風格讓她保持了獨特的內容和較高的粉絲粘性。

恰巧,幾個月後舒舒開辦了一個主播培訓班,阿吉就將這種師徒關係從網路延伸到現實中。目前,阿吉正在接受第一期的學院培訓。阿吉對懂懂筆記表示,到這以後找到了方向,對內容也有了策劃,不再“死播”。“每一場播之前,需要準備開始說些什麼,中間做些什麼,最後收尾做些什麼,規劃感強很多,很明確每一場直播我需要做什麼內容。”

懂懂筆記從阿吉的粉絲反饋中得到的信息是,他不再像以前那麼隨性,顯得有些正經,但方向感很具體,大家也喜歡他現在更多元的直播方式。這種變化並不是一蹴而就的,阿吉每天要進行連續五六個小時的表演、舞蹈、語言培訓,常常一堂課下來汗流浹背,阿吉也想過放棄。

揭秘真實的主播圈:鏡頭前的2小時與鏡頭后的6小時

正在看著老師跳舞的阿吉(最左邊穿黑衣的男孩)

“培訓就像一次‘軍訓’,好像軍訓時候也沒有這麼苦,真的想過放棄。但看到現在的反應和更有方向感,覺得必須堅持。”阿吉表示,現在重塑之後就感覺放棄一些以前的東西,去學習新的東西,可以重新規劃自己的直播內容,或者是以後的規劃,格局也變得大了。

從與阿吉的對話中,懂懂筆記發現阿吉雖然每月有2、3萬的收入,但他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真的喜歡直播。在他全身心投入到直播之後,他將經營了幾年的髮型工作室賣掉了,因為他把直播看做一個真實的交友世界。“其實不是賺錢,因為我以前是經商的,我做了幾個美髮店,但網路是一個非常強的市場,也是一個交友平台,人們之間的故事不應該光在直播間里發生。”

除了后海,還有另一種活法

與阿吉的多元不同,他的小夥伴十九是音樂學院的學生,十九更專註於唱歌而缺少互動,這可能是他直播間人氣無法快速提升的原因之一。阿吉給十九提過一些建議,告訴他喊麥雖然看上去不高雅,但還是有很多人願意聽,也能讓直播間的氣氛更活躍,從而留住觀眾。

其實,從時間上來講,十九接觸直播的時間並不比阿吉晚。十九在大二期間就開始了自己的直播生涯,當時因為不想跟家裡要生活費,想要自給自足。但與上一整天課後晚上直播的辛苦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十九直播間的活躍度和人氣都不高,收入也是很少。

“我每天拚命播,每天就算下課再晚回來也要干六七個小時,堅持每天播,第一個月一天都沒有間斷過,但只拿到手500塊錢。”說到這裡,十九的表情劃過一絲遺憾,他說那個時候的付出和回報完全不成正比,甚至想要放棄。

男孩子的韌性讓十九繼續堅持了三個月,每天直播六七個小時不停地唱歌。“我可以唱好幾個小時,那時候印象最深的是,唱歌唱得我腹肌都凸起來了。因為我們唱歌是用小腹發音,腹肌都出來了。”無奈,十九的直播間始終不溫不火,只得放棄直播。但對音樂的熱愛,使十九繼續通過做與音樂相關的事情來賺錢,比如幫別人唱demo,或者到后海唱歌。

“后海唱一晚的收入是400塊,但不是每天晚上都有酒吧可以唱,大約小半年時間好不容易找到一份稍微穩定一點的工作,每個星期三和星期天去兩天,從我這兒到后海30多公里,我晚上回來只能打車,如果拼不到車,打車就要100多,如果來回都打車,基本上就把剛賺的錢用掉了。”十九告訴懂懂筆記。

11月的一個晚上,十九在後海一家酒吧唱完歌走出來已經十一點多,沒有拼到車的他正在為打車發愁。他點燃一支煙,背著吉他蹲在河邊任憑瑟瑟的風掠過他的臉,吐出的煙霧與午夜氤氳的后海相互映襯,讓憂愁的人愈加憂愁。這時阿九的電話響了,那頭是一年多沒怎麼聯繫的舒舒。

“她那天問我最近在幹什麼?我說還是混日子,賣賣唱什麼的,勉強維持生計。她說你這樣不是辦法,要不然來我這兒當學員吧,去找個公會回來直播。”聽到舒舒的話,阿九一瞬間就動搖了,雖然已經遠離直播一年多,但冬天賣唱除了天氣冷,心裡也很難找到溫暖。

在疏於聯繫的這一年多時間,舒舒的發展越來越好,已經成長為頭部主播,而且籌辦了自己的工作室,她的建議讓十九又回到了直播鏡頭面前。性格使然,比較慢熱且話不多十九復播這一個月以來,更多的還是在唱歌,不太會找話茬跟粉絲聊天。

不過,這時候的十九清楚地知道,現在直播平台眾多,唱歌好聽的主播也多,他必須改變。“我以前直播的時候真的不跟人家說話,所以留不住人,我自己都知道,但是我還是不會。現在我到舒舒這學習就是想要改變,學會怎麼說話,學習直播的熱情,比如高喊老鐵666。”

阿吉打趣道,十九這一個月就學會向東北這種“土嗨文化”低頭了。“之前我接受不了喊麥這種文化,我覺得就是用力讀文字,沒有任何意義。但現在我也會喊,必須改變自己,因為不想大冬天背著把吉他,跑30多公里去賣唱,半夜凍得哆哆嗦嗦的回來。”十九對懂懂筆記表示。

揭秘真實的主播圈:鏡頭前的2小時與鏡頭后的6小時

正在練舞的十九(紅衣少年)

除了學習如何說話、聊天,十九也在練習舞蹈、表演,嘗試各種直播方式。“學習這一個多月我感覺現在的這種生活特別充實,比我上大學的時候還要充實。每天白天在培訓班跳舞、學習,一身汗也很開心,晚上回家很規律,遛狗、練鋼琴,然後就開始直播四五個小時,時間特別飽滿。”

其實,與很多音樂學子一樣,十九心裡也有個明星夢,希望更多人能聽到他的音樂,肯定他的音樂。但同時他也清楚,音樂這條路需要的不只是功底。“音樂這條道路很難,需要運氣加努力,再加上人品。”十九參加過一些選秀節目,雖然沒能走到最後,但他並不難過,現在直播也算是“曲線救國”,至少可以堅持唱歌。

現在十九的粉絲雖然不多,但在他看來,少數人的陪伴也是動力,更顯珍貴。跨年直播結束后,已經到了1月1日凌晨,十九當天只睡了兩個小時就爬起來繼續練舞、練琴。現在的十九雖然收入上只有幾千塊,但重要的是他開始享受直播,狀態也越來越在線。

兩種不同命運,在直播世界的共鳴

雖然現在的主播里男主播不在少數,但女主播仍是主力部隊,人數眾多,想要在數百萬女主播當中脫穎而出更是難上加難。如果唱功好可能還會加分,但唱歌不好聽的主播,難免讓人著急。

瑞琪就是那個唱歌不好聽但還喜歡直播的女主播。“唱歌是自己一直都很喜歡的,可是我唱歌不好聽,但我就是喜歡沉浸在音樂里的那種感覺,很開心。”懂懂筆記曾在觀看瑞琪直播時,遇到過一次粉絲開玩笑問瑞琪“唱的是什麼鬼”。

但在觀看直播時懂懂筆記也發現,其實很多粉絲來看瑞琪並不是來聽她唱歌的,他們不在乎她的歌聲是否動人。瑞琪在直播間像一個知心小姐姐,用愉悅的心情跟粉絲聊天幫他們解壓。有粉絲評價瑞琪是一個三觀超正的女孩,聽到誇讚,瑞琪也很受用,這也讓她更加喜愛直播。

但現實生活中的瑞琪與直播間里的她判若兩人。由於家庭原因,瑞琪背負了很大的壓力,從小就喜歡獨處不喜歡講話,更多的時間都是在學習。尤其是畢業於中南大學土木工程專業的她,絕對稱得上是高材生,家人都希望她能夠到國企工作,對她來說這也是一種壓力。

但束縛自己很多年之後,瑞琪知道自己的興趣在哪,她想按照自己的意志去生活,而直播就是她興趣得以實現的一種方式。“我的經歷讓我的性格一直悶在裡面,無法衝破那層阻隔,其實我想變得熱情。而且我從小喜歡舞蹈、表演。”瑞琪對懂懂筆記講到。

在鏡頭前,瑞琪不僅能夠繼續自己的愛好,還逐漸打開自己。如今做了半年直播之後,瑞琪的家人和身邊的朋友都發現她變了,即使站在團體里也能發出光。

揭秘真實的主播圈:鏡頭前的2小時與鏡頭后的6小時

練習跳舞的瑞琪

漸入狀態的瑞琪開始學習更多風格,比如從小的夢想跳舞。“必須要不斷的學習新的東西,要不斷的把這些新的東西表演好,帶給大家。”瑞琪認為,不斷充電能讓她在直播中更自信,人氣也有所提升。“以前對直播心裡還是比較沒有底氣的,也不知道能播多久,但開始學習后,直播就越來越規範化。現在我認為主播就是一種職業。”

同樣是小時候就喜歡唱歌、跳舞的涵歌,也因為命運的安排進入了直播行業。

2013年正在澳洲留學、享受甜蜜戀愛的涵歌,突然查出淋巴系統長了腫瘤。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改變了涵歌的人生軌跡,在接受化療的同時,涵歌每天都沉浸在學業無法完成和失戀的痛苦中,整天以淚洗面。

幸運的是,經過一年多的治療,涵歌身體的接受效果比較好,雖然一個170CM高的女孩只剩80斤,但撿回了一條命已是萬幸。可她仍然無法開心,當時媽媽的一句話點醒了她,“我們都特別慶幸你撿回一條命,你卻這樣每天禍害自己,這樣對不起家人每天給你操心。”

揭秘真實的主播圈:鏡頭前的2小時與鏡頭后的6小時

正在直播的涵歌

聽到這句話,涵歌心裡難受的同時一下就醒了。2015年初康復后,由於身體狀況無法承受高壓力,涵歌就找了份留學諮詢的工作。在那期間,她接觸到了直播,由於剛剛化療結束,涵歌只能帶著假髮直播。因為英語功底不錯和小時候學習過民族舞,涵歌用英文歌和舞蹈在直播里得到一定的收益。“老天爺還是公平的,關了我一扇門,打開了一扇窗,我終於有一個地方可以展示我自己了。”涵歌對懂懂筆記表示。

對於涵歌來說,她直播並不是單純為了賺錢,更多的是發泄。兩年時間裡,涵歌輾轉多個直播平台,2017年12月在她來到陌陌的第一天,她又一次看到了那個令她著迷的女主播舒舒。“舒舒身上有一種力量,當我知道她在辦培訓學校的時候,二話不說就聯繫報名。”同時,這也是涵歌突破自己直播風格的一次機會。

“我不像舒舒那麼多才多藝,放個音樂就能起范兒,所以我的直播就比較乏味,每天可能就是嘮嘮嗑、唱唱歌。所以我要來這邊學習,當然也是想往舒舒的這種風格走,做不到能豐富自己的才藝也是好的。”

一個是沒辦法將學業延續到工作,一個是無奈放棄學業,瑞琪和涵歌都因為自己的苦衷才走進直播行業,但命運卻讓兩個志同道合的女孩在北京相遇。她們告訴懂懂筆記,她們特別想一起留在北京繼續直播,涵歌希望以後能像舒舒一樣轉向幕後,而瑞琪想要一直直播到30多歲。

結束語

可能有人注意到,文章多處都提到了舒舒。其實畢業於音樂學院的舒舒也是一位主播,比多數主播幸運的是,她堅持三年做到了頭部。與很多音樂學院的學生一樣,舒舒也曾夢想成為明星。“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到更大的屏幕前面。”

進入直播行業之後,舒舒發現,其實直播也是自己人生的“電視劇”。“我想讓大家看到,主播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節目,就像大家看電視一樣,或者是《快樂大本營》或者是《我是歌手》,其實每個主播就是每一台節目,用自己的東西去表達給所有的觀眾,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欄目特色。”舒舒對懂懂筆記表示。

如今,雖然還稱不上明星的舒舒在機場或者其他地方,也會被粉絲認出來。“有一次我去機場,有個粉絲看到我,但是他不敢跟我說話,然後就給我私信說剛才看到你了。”看到這些私信,舒舒心裡是開心的,但她不希望給粉絲高冷的印象,主播跟粉絲其實就是朋友。

懂懂筆記認為,舒舒其實已經是一個不同於傳統意義的明星了,她有屬於自己的粉絲,每次直播鏡頭對面都有幾千甚至上萬人觀看,就連上海的地鐵里都有了她的廣告牌。

其實,現在的主播圈裡,已經有幾位主播跟舒舒一樣,從鏡頭前走向更多人的生活,或參加綜藝,或錄製自己的原創歌曲。這從某種程度上說明,如今這個越來越去中心化的時代,很多素人主播都可以通過直播慢慢實現自己的“明星夢”。

懂懂筆記想到《禮記》里的一句話,“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不斷的修鍊直播功力,不僅能夠提升自己,對抗發展過程中寂寞和孤獨,更是對持續更新的堅守。而在直播行業里,堅持就更為重要,或許“舒舒們”的夢想會在一點一滴的提升過程中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