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140國協商中:關於公海的保護條例


2017.12.27

世界各國政府正積極合作,希望能遏制非法的、監管不足的漁業,並保護海洋免受各種威脅,從而造福人類。

 
140國協商中:關於公海的保護條例
如果各國能夠按照環保主義者的希望,簽訂新的國際條約,那麼海洋生物也許可以從人類的影響中恢復過來。攝影:BRIAN J. SKERRY,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撰文:Stephen Leahy
 
  世界各國正計劃在兩年內,創建有史以來第一個保護公海海洋生物的國際條約。
 
  公海佔據了整個地球近一半的面積,屬於國際海域,各國均無管轄權。這片水域最深的地方接近11公里,生活着從珍稀魚類到浮游生物等各種各樣的生命。它們幫助生產人類呼吸的氧氣,並調節全球氣候。
 
  皮尤慈善信託基金公海項目的高級經理Liz Karan說:“這是一個千載難逢治理海洋的機會,它把保護和可持續利用放在首位。據說,我們每一秒呼吸的氧氣都應該感謝海洋。”
 
  墨西哥和新西蘭政府,以及140多個政府參與協助。公海聯盟在聲明中表示,該條約傳達出“對公海保護的強烈支持”。
 
  經過十多年的辯論與商討,12月24日,各國代表在聯合國大會上舉行了一場政府間會議,全面探討國際條約。在未來兩年時間裡,各國將在《海洋法公約》的框架下,商討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細節。這次“針對海洋的《巴黎協定》”將有權在公海建立大面積的海洋保護區,而這正是海洋科學家一直以來在呼籲的。挑戰之一是如何在不破壞現有組織工作(例如國際捕鯨委員會、國際海底管理局)的前提下,保護公海。
 
  目前的計劃是到21世紀20年代中期,能夠有成熟的條約供各國簽字。Karan告訴我們,各國都對實現這一目標非常重視。
 
140國協商中:關於公海的保護條例
一隻斑絞管海葵生長在地中海淺淺的洞穴里。這些洞穴是那些在工業開採中倖存下來的地中海紅珊瑚的最後棲息地。隨着水肺潛水的出現,連洞穴也遭到了破壞。攝影:ENRIC SALA, NATIONAL GEOGRAHIC CREATIVE
 
漁業的影響
 
  所謂公海,指的是320公里專屬經濟區之外的海域。這也意味着,去公海捕魚通常只能靠大型船隻,而巨大的船底拖網可能會破壞海底。
 
  日本、韓國、西班牙等富國派出的船隻佔據了公海71%的捕獲量。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漁業經濟研究機構的負責人Rashid Sumaila表示,這些船之所以會到那裡,是因為約有1.5億美元的公共補貼,足以抵消遠離母港的各種費用。
 
  據估計,包括非法捕撈在內,2010年全球捕魚量為1.09億噸。這大致相當於每年屠宰2.2億頭牛。而美國牛肉產業每年屠宰約3000萬頭牛。
 
  自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全球捕魚量一直在下降。可是全世界仍有三分之一的漁業存在過度捕撈,70年代只有十分之一。據估計,大型魚類的數量減少了90%。但Sumaila認為,更好地保護公海可以改變這一趨勢。
 
140國協商中:關於公海的保護條例
鯊魚的繁育速度緩慢,因此過度捕撈對於它們而言,尤其危險。攝影:BRIAN J. SKERRY, NATIONAL GEOGRAPHIC
 
  全球捕魚量只有不到10%來自公海,如果取消補貼,這個數字將會更少,高污染燃料的使用也會大幅減少。Sumaila負責的一項研究顯示,在公海內全面禁止商業捕魚,公海就會成為一個“魚庫”,繁衍出更多的魚,沿海捕獲量將提高18%。在專屬經濟區內捕獲的魚,約70%在公海里生活了很長時間。
 
  Sumaila說:“將漁業活動限制在沿海水域,在經濟方面和環境方面都是合理的。”
 
封存二氧化碳
 
  除了魚之外,公海里還有別的生物。數不盡的浮游生物不僅是魚和其他動物的食物,還封存了二氧化碳。化石燃料燃燒後排放出的二氧化碳,約一半被海洋吸收,剩下的那些則留在大氣里,讓地球不斷變熱。
 
  在另一項研究中,Sumaila與合著者牛津大學的Alex Rogers估計,每年公海里的海洋生物吸收了大氣中15億噸的二氧化碳,並將之帶到海底。根據美國聯邦政府跨部門工作小組關於平均碳成本的數據,這項除碳服務價值1480億美元每年,而全球漁業的年產值為1000億美元。
 
  海洋聯合會(Ocean Unite)是由海洋保護領導者組成的網絡。海洋聯合會的Karen Sacks表示,在公海建立大面積的海洋保護區對於全世界人都有益處。這意味着富國從公海得到的魚會變少,而世界各地的沿海地區的魚量則會增加。這項保護將幫助海洋更好地應對氣候變化的影響,包括海水酸化和氣候變暖,同時,這又有助於公海繼續封存二氧化碳。
 
140國協商中:關於公海的保護條例
保育科學家告訴我們,像副緋鯉這樣的魚需要保護區來繁衍生息。攝影:BRIAN J. SKERRY, NATIONAL GEOGRAPHIC
 
  Sacks說:“我們需要一個法律實體來建立保護區,即新的海洋條約。”
 
  她表示,公海也需要適當的治理來迎接未來的挑戰,比如海底礦物開採,獲取和利用未被發現的物種,這些物種可能具有藥用或商業價值,以及地質工程方面的開發等。“這將是人類最重要的談判之一。”
 
  眾所周知,這些談判絕非易事。不過大部分國家都認為,海洋遇到了麻煩,公海上發生了太多不法活動,包括非法捕魚和人口販賣。變革的最大障礙可能來自短期:休漁制度會造成怎樣的影響,漁類資源重新恢復后又會產生其他什麼樣的變化?
 
  Sumaila說:“我們需要對魚和漁民進行投資,那會有很好的經濟效益。”
 
(譯者:Sky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