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干货分享

《大世界》首周票房僅百萬,小眾動畫註定沒有票房大爆的可能性?


《大世界》首周票房僅百萬,小眾動畫註定沒有票房大爆的可能性?

作為一部小成本且受眾有限的動畫作品,影片註定不會像其他合家歡動畫片一樣,贏得票房和口碑的雙豐收,但首周末僅百萬的票房,還是對目前國內動畫片市場和文藝片的處境再次提出疑問。

《大世界》首周票房僅百萬,小眾動畫註定沒有票房大爆的可能性?

由哪吒兄弟影業出品,彩條屋影業和嘉映影業聯合出品的動畫作品《大世界》於1月12日在國內上映,首周三天的票房僅有172萬。儘管有去年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和入圍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榮譽加持,並在豆瓣得到超過8000人的評分7.2,但票房卻和影片此前的熱度一樣,有些慘淡。

《大世界》曾用名是《好極了》,作為華語第一部入圍歐洲三大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動畫長片,在去年2月的柏林電影節上備受關注,雖然最終鎩羽而歸,但影片卻獲得了極高的關注度和知名度。去年10月底的平遙國際影展,《大世界》以全新的片名進行了首次國內公開放映,收穫了不錯的評價,導演劉健還榮獲了華語片中的“最佳導演”,得到了評委和主流媒體的肯定和稱讚。

從去年初亮相柏林電影節,到今年的上映,《大世界》走過了近一年的旅途,期間經歷過更換片名、未拿到“龍標”等事件,作為一部小成本且受眾有限的動畫作品,影片註定不會像其他合家歡動畫片一樣,贏得票房和口碑的雙豐收,但首周末僅百萬的票房,還是對目前國內動畫片市場和文藝片的處境再次提出疑問。

小眾動畫因題材和受眾局限,不具備票房大爆的可能性?

如大多數觀眾對國產動畫的了解一樣,由於動畫產業發展滯后以及從業者、創作者對動畫市場的既定認知和預判,使得國產動畫始終處在“低齡向”和“粗製濫造”的窘境中。

自從“喜羊羊”系列和“熊出沒”系列收穫非常可觀的票房成績,每年春節檔前後和六一兒童節前後,國內電影市場必定會出現大量同類型、目標受眾明確、製作參差不齊的動畫作品上映,儘管其中不乏有亮點的影片,但受制於整體創作環境和水平的有限,影片大多無法得到觀眾和市場的認可。

《大世界》首周票房僅百萬,小眾動畫註定沒有票房大爆的可能性?

從《大聖歸來》以超過10億的票房將國產動畫的關注度、製作水準和票房號召力提高一個層級起,國產動畫才如夢初醒般開始迅速發展。以光線旗下彩條屋影業和追光動畫為首,國內也迅速出現多個有實力且目標明確的動畫工作室,產出的動畫作品也都以截然不同的面貌有別於“曾經的國產動畫”。

去年暑期彩條屋影業出品的動畫片《大護法》因為“首部禁止未成年人觀看”的動畫作品而備受關注,從上映前就在社交平台得到大量“自來水”的推薦,到上映后因其前所未有的“成人向”故事和畫風贏得眾多觀眾的肯定和支持,豆瓣評分也一路高漲到7.8的高分,對於一部“自主分級”的成人動畫,影片最終收穫超8000萬的票房,算是很不錯的成績。

與《大護法》有著相同出品公司的《大世界》,就沒有前者的“好運”,因故事涉及一定的“血腥和暴力”,故被稱為《大護法》之後第二部定位明確的“成人動畫”。

根據貓眼專業版顯示,影片上映的前三天排片分別為2.4%、1.6%和1.3%,場均人次也只有4人左右,最高的單日票房是首日的64.2萬,即便有大批觀眾的鼎力支持、影評人的交口稱讚、電影從業者的大力推薦,但無奈市場關注度太低,熱度近乎為零,使得這部“金馬獎最佳動畫”在2018開年的命運並不順利。

《大世界》首周票房僅百萬,小眾動畫註定沒有票房大爆的可能性?

《大護法》和《大世界》的票房走勢對比

對於國內目前的電影市場,小眾動畫並非沒有生存的機會和大爆的可能性,主要在於影片的檔期和輿論的支持。

剛上映不久的《至愛梵高》就獲得6828萬票房,作為同樣為小眾的動畫作品,影片選擇在國內賀歲檔開始前上映,在賀歲檔大片還沒有進入市場,觀眾仍缺少一部能提起興趣的作品時,這部質量和口碑非常高的動畫上映,通過微博、朋友圈等主流社交平台的曝光和推薦,以及觀眾自發觀看后的安利,使得影片收穫了不小的關注,在平淡且缺少激烈競爭的賀歲檔前期,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票房收入。

《大護法》同樣如此,去年暑期檔國產片在《戰狼2》上映之前,除了《悟空傳》之外,沒有一部能夠撐起市場的重量級影片,之前被寄予厚望的《綉春刀2》、《閃光少女》、《絕世高手》等片都沒能發揮出應有的水平,使得《大護法》以少見風格的“成人動畫”亮相,對於觀眾是一個較為新穎和果斷的選擇,伴隨媒體和社交平台對影片的宣傳,本就質量不錯的《大護法》自然就在乏力的暑期檔搶得先機,獲得超8000萬票房。

《大世界》選擇在開年1月上映,本身這個檔期是在後賀歲檔和春節檔之前,競爭相對較小並且在口碑至上的當下國內電影市場,有望憑藉不錯的評價在有限的空間內贏得一定的市場份額。但今年的賀歲檔前有《芳華》後有《前任3》,將整個賀歲檔空間和市場瓜分,其他影片均沒有太多的餘地發揮市場潛力。像《星球大戰8》這樣重量級的影片在今年的一月也僅收穫2億多票房,《芳華》和《前任3》對賀歲檔的統治力就可見一斑。

文藝片生存空間在逐漸提升,電影節仍舊是拓展市場的唯一路徑?

《大世界》成本不到1000萬,整部影片的創作主要是導演劉健一個人耗費三年時間完成,無論是畫風還是敘事風格都和當下國內市場出現的動畫作品不一樣。

《大世界》首周票房僅百萬,小眾動畫註定沒有票房大爆的可能性?

導演劉健

影片出品公司哪吒兄弟影業的CEO楊城是業內資深的製片人,他曾擔任《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美姐》、《我的青春期》等有口皆碑文藝片的製片人,並且曾攜多部作品入圍歐洲三大等國際電影節展,對文藝片處境和市場環境非常了解。

因為《大世界》的題材和受眾所限,以及影片的獨立性,它和市場中出現的一批小眾文藝片一樣,缺少應有的市場空間,即便有藝術片放映聯盟對小眾影片的支持和幫扶,但國內主流大環境對文藝片的不認可和接受,對文藝片的發展依舊是硬傷。

此前楊城在接受採訪是就談到對文藝片而言,內容和渠道是最關鍵的兩方面。內容即影片自身的質量,提高高品質內容的輸出,是文藝片進入市場並得到生存機會的必要前提之一,如同商業片有好壞之分,文藝片也有品質尚佳和劣質的,在文藝片市場本就不發達的現狀下,如若文藝片質量不被認可,它也許就會失去走入主流院線的機會。

而渠道則是對發行來說,這在當下國內市場是較為重要的一環,尤其是缺乏商業性的文藝片。此前國內的一些文藝片為了得到更高的關注度和發行公司的垂青,會選擇參加海外電影節展,如果較為幸運能夠入圍以歐洲三大為首的主流A類電影節,對於海外市場的前景和國內知名度、渠道的拓展都有非常大的幫助。

但從去年中國電影市場看來,文藝片或小眾影片獲得高票房並非只有參與電影節展一條路,像《二十二》、《岡仁波齊》、《至愛梵高》、《摔跤吧!爸爸》這樣非傳統意義上的熱門商業片,最終都能得到非常理想的票房成績,最主要的還是回歸到內容上。

在新媒體時代,口碑傳播力度和速度非常快且廣泛,一部質量很好的文藝片只要獲得一些媒體人、影評人和新媒體KOL的大力推薦,很快口碑就會發酵到城市中的普通觀眾中,與原來傳統模式的發行和宣傳方式並不一樣,

《大世界》入圍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並獲得“金馬獎最佳動畫”,豆瓣評分也很高,光線和嘉映為首的發行公司對影片的宣發也進行了細緻入微的探究和分析,但影片卻沒能複製《大護法》的成功,成人動畫在中國市場的未來還有很艱難的路要走。

《大世界》僅收穫百萬的票房,但卻不能忽視影片對動畫產業的貢獻和拓展華語動畫製作方式和方向的意義,也許是因為檔期的原因使得票房未達預期,不過《大世界》從柏林電影節到國內大銀幕所走過的這一年,對小眾市場的探索和文藝片生存狀態的映射是比票房數字更有效、直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