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阴差


阴差

那一年,当老屋门口的魚塘边柳树下总徘徊着几只白鹤绕圈飞翔,渔塘的水无故呼啸时,外公去了,在昏迷七天七夜之后。

弥留之际,外公留下遗言:“谁也不能哭。”因为怕眼泪滴到他的衣服上,他就会找谁?

外公是一个阴差,无论在做什么?什么地方?阴间一纸公文,只有他才看得到。他就立即倒下,不省人事,全身僵硬,只有一颗心在跳动。有时三天,有时七天才醒转来。如果七天没醒,外婆就得叫上村里青壮年来把他团团围住,以便驱散浓重的阴气,待到阳气转盛,外公就会悠悠醒转。醒来后,他脸上的苍白好一段时间才能退去。

外公这套手艺是天生带着的。在那段悠长的岁月里,也给他带来了实惠。

那是深耕时期,工作组带领村里的头,村里的头带领乡亲们,大部队开往有荒地的地方,展开大规模的开荒运动。那时上面有话,挖出的食物谁也不能动一分一豪。所以活有得做,一日三餐却吃的是树皮、草根、草籽、黄山泥…

外公还好,仗着自己这一套死去活来的挤术,生活不是问题,大大小小的不知救回多少条命。

当时村里有一个小伙子,脾气爆躁,一天因为一根竹子给外公吵上了。外公见他脸色胱白,阳气暴脱,掐指一算,知道他活不过三天,便不理他,让他吵。那小伙子以为外公怕他,越发吵得凶。

第二天下午,就听说那小子突发疾病,来不及救治,见阎王了。他的母亲知道吵架的事情后,很奥悔。埋怨外公没提醒他,但外公说,这是天机,不能泄露的。渐渐地,外公名气大了,找他的人越来越多。

村里有一个小女孩,三岁多。每天眼睛一争开就哭,声音象呜咽,好象只吊着一丝气息。他父亲带她四处求医,不见起色。就通过熟人关系找到外公。

到了晚上,外公派人下阴一看,小女孩三魂七魄都快散尽了。下阴人看到小女孩项上套着一根铁链,被一个妇人拉着。着阴人查问是死去半年多的母亲,在阴间孤单,要接走小女孩。怪不得,小女孩总是哭,而且老在喊妈妈。小女孩的父亲知道事情严重,马上给外公跪下求救。外公本不想救,但碍于层层熟人关系,只好救人。

外公化了些纸钱,找地府阴差去阎王殿查询簿子,又帮忙改了勾魂簿,添加寿命。然后又做一个童子木偶,要了小女孩的生辰八字,写在一道黄纸上,那黄裱纸上圈圈点点地不知写的什么?然后用三根针插入木偶头顶。再化一碗神水,连同木偶,黄纸,派人立即去小女孩的母亲坟头,用神水绕坟三圈后,连同木偶,黄纸一起烧掉。慢慢的,半年后,小女孩又恢复了活蹦乱跳。

那时因为破除迷信,外公出去救人也象小偷一样,不能张扬。

一天,广播里居然通知他去镇里。外公想,这下完了,以为是自己的事情被上级知道,不知要得到什么处罚?就拖延着不去。广播里喊了三天。熟人劝他:“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于是外公硬着头皮去了。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正提心吊胆着,外公回来了,满脸喜悦。家人打开带回的口袋,肉,鸡,粮票等全是家里缺的东西。

原来,镇长的老婆已患病几个月了,四处求医不见效,原来是晚上说胡话,现在白天也说胡话了,看样子是只剩下一丝气了。没办法,有人向镇长推荐了外公。

外公为了救人,也去摆摊,将一块木板上书上:“知过去,测未来,”就算一块招牌了。往街头巷尾一插,人就来了。

一天,一个30多岁的男人,嘴里嚷着不信邪,来算了一卦。预示他在三天内必见阎王。那人半信半疑的走了。第三天上午,来了,气势汹汹地砸了外公的招牌。外公也不言语。旁边的人看不过去,劝他一句,反而挨骂。于是大家都不搭理他了,砸完招牌,那人扬长而去。

下午,就传来那人暴死了的消息。说是走到半路,猛一抬头,见一处岩壁上,观音菩萨的模样似隐似现,就在他愣神间,一块石头滚落,将他砸个正着,脑浆迸裂。而跟他同行的人走在后面,一点也没伤着。

从此外公的名头越来越大了。

村里有一医生,给外公很要好。在一次聊天时,医生要外公给他算算。只能说实话,外公两眼一眯,突然暴睁,说他只能活62岁,医生求外公帮忙添寿,外公说,多做好事,我会跟你添寿的。

现在那医生还活着,已80有余。

外公70多岁时,一天早上,对家人说:“我在七天不能醒转,你们就把我葬在对门那座山草茂盛处。”家人立即跪挽留,外公不再开口了,七天后,外公果然去了。

那一群围绕柳树转圈的白鹤也呜咽而去,鱼塘的水从此平静无波。只有茂密的柳树枯叶纷飞,撒满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