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咨询手记|一只被虐死的“猫”(三)


咨询手记|一只被虐死的“猫”(三)

图片来自网络

文|树大仁

目录:

咨询手记|一只被虐死的“猫”(一)

咨询手记|一只被虐死的“猫”(二)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孩子会“生病”,当孩子无论如何找不到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想法时,只能用“病”的形式来告诉父母自己的怨气怒气以及反抗。

第三回    谁是那只“猫”

她如约而来,表情并不是很好看。

“这两天感觉又不是很好,不太想学习。去复诊了,药量还是没有减少。这次考试也考得不是很好。我也知道,将来想要靠自己的一技之长来工作的话还是需要考个好的学校和专业,可是现在总觉得学不进去。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回初中的时候学习的状态。现在都感觉不想做事情。而且现在自己总是很难集中注意力去学习,总是走神,幻想的东西太多了。好像就是看一些自己喜欢的书籍、小说的时候精神会比较集中吧。道理我都懂,可是就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注意力去听课和学习。有一个同学说嚼口香糖可以集中注意力,我也试了一下,好像是可以,但是也不能总是那样阿。我很想得到一些方法,一用就可以集中自己的注意力那种。”

她还是只字不谈曾经的经历,只与我说着近况。那为何上次咨询结束前让我从她爸爸那里去了解她曾经的经历呢?

“**,很有意思,看得出你很担心你的学习、前途。可是我特别好奇,上次爸爸跟我讲了你曾经的一些事情,我们能谈一谈那时候的事情吗?”

我还是主动扭转了话题,我想她让爸爸告诉我那些经历一定不是说说而已。

“其实我好像记不清楚以前都发生过什么了,所以让爸爸跟你说,可能他比我更清楚。我只记得我不想上学,很怕进学校,可是他们逼着我进学校。”

她眼神放空在某一个点,并不看我,说到这里停了一小会儿。

“有时候到了校门口,我就不进去,他们两个人会使劲拽着我的胳膊,死活拖我进去。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没用,好像死都要死在学校里一样。这让我更讨厌学校。

她皱着眉头,表情很痛苦的样子,脸部又开始轻微的抽动。

听着她说这些的时候,我的脑中出现他们三人在校门口的画面,忽然间,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听你的描述,我怎么忽然就想到了你曾经跟我讲过虐猫的经历,好像,画面很相似?”我小心翼翼地向她表明我的感受。

“是吗?相似吗?……”

她的目光又呆滞起来,沉默。我不清楚她此时在想些什么。而我的脑海中,那个在校门口被父母死都要拽进校门的她和那只被她虐待致死的猫不停地交替出现,都让我感到同样的心疼。

因弱小而没有自主权,只能被动地接受。

当她再开口,依然跳开了“猫”地话题。

“我住了两年的精神病院,在医院里,他们给我用电击,很痛,我不喜欢。”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一揪,脑海中浮现的又是那只“猫”。

我关切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她,“可怜”的感觉浮现,嗯,她让我感觉很心疼。

一个应该朝气蓬勃,肆意“挥霍”青春的年纪,竟然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了宝贵的两年青春时光。而青春中该有的最重要的友谊、异性情感却在她的青春中缺失,或者说人为被扼杀。因为她那么想通过网络跟他人建立关系,寻找情感,在她父母看来都是极其不正常和危险的。

“有没有告诉爸爸妈妈你不喜欢电击?”

“有,可是他们说听医生的。”

“那在什么问题上,爸爸妈妈会听你的想法?”

“以前都是我听他们的,他们从来不听我的。他们总是会想尽办法让我听他们的。”

我很无奈地看着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孩子会“生病”,当孩子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想法时,只能用“病”的形式来告诉父母自己的怨气怒气以及反抗。

当我还沉浸在她的可怜经历中时,咨询时间结束了。

我起身送她向门口走,忽然,她停住脚步,转身跟我说:“老师,下一次咨询,我能叫爸爸妈妈来吗?”

我被她忽然这么一问,怔了一怔,对于她这一问话相当地惊讶。

“可以啊,你回去跟爸爸妈妈说一下,如果他们愿意来一起咨询当然好。”

“嗯。好,谢谢老师。”得到这个答案她似乎很开心,忽然间脸上和声音都轻快起来,带着笑意转身离开咨询室。

倒是我,怔怔地站在原地,思考着她走之前发生的一切。

看似很简单轻易的一句话,为何让我这么惊讶?

因为在做学生咨询的这么多年中,其实学生本人提出让父母一起来咨询的很少,基本上我觉得有必要请父母来时都是我提出。

我惊讶于她这么清楚自己的问题和父母有很大的关系。跟她谈话,会觉得她“傻傻的”,不同于正常人。可这“傻傻的”表面之下,她的内心似乎比谁都清楚。

也许之前不停得和我谈学习是一种试探,是想要知道我是不是和她父母或者其他老师一样只关心她的学习与前途。若我与他们一样,那继续咨询或谈话意义就不大,因为那些道理她已听得太多,根本不需要再多一个人来跟她讲。

当然,也不排除,就算是住过了两年的精神病院,但是现在她的父母依然不停地在她耳边敲打关于学习和前途的事,就像洗脑一样每天逼着她的脑袋去想去面对这些,所以她还是纠结于此。

但无论如何,她很清楚,她的问题不是她自己的问题,问题的关键关乎两个重要的人物——父母,甚至她觉得该做心理咨询的就是她的父母。


咨询手记|一只被虐死的“猫”(四)

文字还很稚嫩,但还是期待着你的爱心鼓励我继续学习写作,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