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茅山外传之冷凝玉(78)


漏夜突袭

柳依依听了白攸的话,慢慢退了回来,隆禧望着白攸,问道:“凝玉,她还好吗?”白攸冷哼一声,说道:“玉儿她好不好,与你无关!你最好识相点,给我滚出去!”

“白攸,让他进来吧。”冷凝玉在屋中说道,白攸转过头去,看到冷凝玉已经起来了,不由得咬了咬牙,说道:“依依,放行。”柳依依慢慢的退到一旁,隆禧走近了屋中。此时,冷凝玉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凳子上,见他进来了,微笑着说:“你来了。”隆禧站的离冷凝玉很远,说道:“凝玉,你可好些了么?”冷凝玉皱了皱眉头,说道:“隆禧,我之前和你说过了,这件事情并不是你的错,所以,你不必过于自责。”隆禧摇头说道:“凝玉,不是这样的,我是一个心智软弱的人,如果我能再坚定一些,就不会被七煞操控了。”冷凝玉说道:“七煞这种东西异常凶险,不是你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的,这七个畜牲只要还在你体内一日,那天的事还会再发生。”隆禧问道:“那这可如何是好?”冷凝玉意味深长的看着隆禧,问道:“隆禧,最近,你有没有觉得你自己的实力有所下降?”隆禧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是,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冷凝玉说道:“是因为我用雨润万物把七煞封了起来,七煞沉睡,压制住你的尸气,所以你的修为使不出来。”说着,冷凝玉从枕头下面取出一个红色的小荷包,放在桌上说道:“这个包里,封着雨润万物的法术,隆禧,你把它贴身带着,可以压制七煞,我把你体内的封印解开,你过来。”隆禧走过去将符咒握在手中,冷凝玉将手轻轻地放在隆禧手腕上,隆禧想起昨天的事,连忙想把手抽回去,冷凝玉说道:“别动,没事的。”说完,冷凝玉的手镀上一层金色的光,一道幽冷的白光渐渐流向她的手中,白攸皱着眉头问道:“玉儿,你强行使用法力没事吗?”冷凝玉也不说话,只是摇摇头,白攸不再说话,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冷凝玉缓缓的将手收了回来,白攸看到冷凝玉的脸色居然变得红润了一些,忙问道:“玉儿,你这是?”冷凝玉苦笑道:“我之前对隆禧使用雨润万物时,原本是赌上了性命,这个封印中不仅含着我的法术,还有我的精魄,我想着,我死了,用我的灵魂永生永世压着它们,隆禧虽然修为很难提升,也无法完全发挥,可至少不会死去,我没想到我会活着,醒来伤心过度,把这件事给忘了,刚刚才想起来。”

白攸听罢,惊喜的问道:“这是不是说明,你这病就好了?”冷凝玉干笑了一声,说道:“白攸,这病是你治的,你心中该有数。”白攸失望地说道:“我只是奢望罢了。”

隆禧问道:“凝玉,这个意思是,你把法术解除了,就能好一些?”冷凝玉点点头,说道:“嗯,起码正常生活是没问题了,至于道法……”冷凝玉垂下头去,想了想,说道:“以后我尽量用阵法,不用步法就好了。”隆禧心里清楚,步法的应变性远超过阵法,冷凝玉天赋很高,步法的应用可谓是如鱼得水,可如今,怕是不行了。冷凝玉看屋中二人表情复杂地看着她,不由笑道:“没事,结果已经比我想的好太多了,人生一世,不可过于强求完尽善尽美。”隆禧听罢,说道:“凝玉,对不起,从今以后,我就算再死一次,也绝对不会再让你涉险。”白攸听了,哼了一声,冷凝玉看看两人,不由得笑了起来。

“师父!”正当屋中众人为了冷凝玉的好转高兴时,突然听到柳依依在窗外喊了一声,她话音刚落,就听到归一道人也惨叫了一声,白攸和隆禧连忙窜了出去,一看,院子里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尚佳,另一个人全身上下用黑斗篷包了起来,不辨男女,看起来和尚佳一般高低,白攸看了隆禧一眼,隆禧摇摇头,表示这个人的气息不熟悉,应该不是夺七煞的黑衣人。归一道人受了点伤,忙退到二人身后。

隆禧看着院子中亭亭而立的尚佳,皱着眉头问道:“阿媛,你来做什么?”尚佳冷笑道:“王爷可真是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有了新欢就忘了我这旧爱了?”隆禧神情有一瞬间的尴尬,声音顿时软了下来,说道:“阿媛,你上次负伤离去,现在还好吗?”尚佳听罢,突然嫣然一笑,说道:“王爷昨晚不是问过了吗?怎么记性这样差?”白攸听了这话,微微斜视着隆禧,隆禧道:“昨天?我们自从上次方家祠堂一别,再也没见过,你说什么昨天?”

尚佳面色狐疑道:“王爷,怎么这样说,不是你说的吗,冷凝玉深中寒毒,白攸为救治她法力枯竭,我才来这一趟的。”隆禧看着白攸阴冷的目光,连忙解释道:“我没有,阿媛,你为何如此陷害于我?”

白攸冷冷地说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我相信他。”身后突然传来冷凝玉的声音,大家都向后看去,冷凝玉已经穿戴整齐站在门口,除了比之前更加清瘦之外,好像并无不妥。尚佳淑媛愣了愣,笑道:“冷凝玉!你看起来好像并不好?”冷凝玉没有理她,而是对着隆禧说道:“我相信你,我知道你不会。”

尚佳见冷凝玉如此傲慢,也没有生气,而是笑道:“冷姑娘如此相信王爷,情深义重,让我都不忍心拿出证据来了。”冷凝玉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回道:“哦,你不忍心拿出来,那就别拿了,我也没兴趣看。”说着,只是拿眼睛看着那个黑衣人,冷凝玉心里隐隐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却看不出这究竟是谁。尚佳听了冷凝玉的话,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不过马上又笑了起来,说道:“我希望冷姑娘看到这个东西,也能如现在这般镇定自若。”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冷凝玉一看这东西,顿时眼前一黑,扶着门框才让自己勉强站稳,尚佳拿出来得,分明是冷凝玉送给隆禧的寒玉。冷凝玉突然想起隆禧前天对她这块玉里面有器灵,冷凝玉看着这玉,又看了看隆禧,说道:“你有这块玉,那又怎么了?”尚佳笑道:“这清凌冰玄玉,自然是王爷给我的,否则,我怎么会有?”冷凝玉愣道:“清凌……冰玄玉?”

白攸看着隆禧问道:“隆禧,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隆禧摇头说道:“我真的不知道,玉怎么会在那里!”白攸冷笑道:“隆禧,你出卖玉儿?”隆禧连忙看着冷凝玉,解释道:”凝玉,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冷凝玉怔怔地看着隆禧,又看看一脸挑衅的尚佳,说道:“这东西,许是你从他身上偷来的……”说着,也觉得自己似乎是说了一个笑话,声音低了下去。他是谁,他可是尸王,对于自己方圆三尺内的气息感应地一清二楚,哪怕是一只蚊子,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何况是偷,这东西,除非是他被人杀死被人抢走,或者……或者他拱手让人。

白攸听出了冷凝玉的意思,对隆禧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隆禧似乎有些痛苦地看着冷凝玉,说道,“凝玉,我真的没有。”冷凝玉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说完对着尚佳说道:“尚佳淑媛,如今你既然来了,我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你把雪魄和晗光也给一并交出来吧!”说着,手中拎着几张符咒,走到了众人前面,尚佳呵呵一笑,说道:“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墨儿,这个交给你了!”说着,将那玉丢给那个黑衣服的人,自己靠着树,做出了一个看戏的姿态,那黑衣人一句话都没说,接过寒玉,朝冷凝玉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