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欠你一繁华(18)


目录

忆(十四 )猫妖献宝换鲲鲤

瞧见她呆若木鸡的样子,靳修隐露出一缕清风般的笑容,大手一拂,染凝一脸错愕,腾空而起,奔进他怀中。幸好她是神仙,不然这场面,还真是吓死人!

欠你一繁华(18)

“你好不好?”大手习惯性抚摸她的长发,这是他对待她的招牌动作。

“有没有想我?”宠溺地吻着她的发香,抱的很紧。

染凝一时语塞,竟不知怎的回答。但是嘴角,却在偷笑,合不拢地笑!

“我很想你。想的食不知味,夜不能寐。”靳修隐这个娇撒的,像个女人似的,嗯,还像个小怨妇。

何时,靳修隐的情话如此动人了?简直令染凝招架不住!全身都苏绵绵的。

“你怎的来了?出公差么?”还是努力岔开话题吧,不然,靳修隐的这波攻势,她真的承受不了。

靳修隐离开她的秀发,二话没说,直接对着她的唇,一记深吻。这吻技,熟练得很!染凝彻底乱了分寸,她不知要如何迎合他,也不知要不要挣脱他。就这么生涩地,不明所以地,被他吻着。

感觉身体某一处,炸裂般的火热。

染凝的不知所措,在靳修隐眼中,变成了欲拒还迎的挑逗。他突然将她打横抱起,一个飞身,消失不见。

再一睁眼,已然到了染凝闺房的床上,她被靳修隐压在身下,眼睛来回打量,此刻才终于慌了神。

“你,你,你别闹!”染凝好生气愤!自己竟在此时紧张到口吃!

“是你自己惹得祸。怪不得旁人。”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扑的染凝面红耳赤。

“不行!”染凝的“不行”并没有达到实质效果,密密麻麻的吻还是铺天盖地地来了,吻的染凝差点丢了最后一丝理智!

“你还未娶我!”

戛然而止!

靳修隐猛的坐起来,暗骂自己太过愚蠢!虽然他早晚是会娶她的,但此时实在不是好的时机!怎能坏她名声! 他是,太过想她了罢。

努力平复汹涌的心情,“三年期限马上就到,那时我便来接你回家。你准备好,莫要耍赖。”

这个女人,不到最后一刻,他真说不准她还会有什么鬼点子!

“好。”染凝缓缓坐起来,低头应答道。脸颊的排红,娇羞的模样,引得靳修隐俊脸玩味的笑。

“你好生珍惜这几日的自在时光,我走了。”

罢了,就再给她几日光阴,等回了清修苑,定然不放过她!

靳修隐脸上始终挂着笑,终于,要名正言顺 地,和她在一起了。

“好。”除了好,染凝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经过方才一闹,她早已不知所云。

“我便走了,清修苑还有些许事宜需处理。”

“好。”

这幅痴傻模样,靳修隐看的笑意正浓,心情大好。

不知何时,连靳修隐已然离去,染凝却毫不知晓!仍留在那个长吻中,久久不能出来。

“掌柜的!我们回来啦!”筱筱咋咋呼呼地喊染凝。

染凝突然一惊,所以,方才她做了个春梦?不对!那触感,那坚实的胸膛,分明是真的!

“靳修隐走了?”

“掌柜的,这是在讲痴语么?我俩进门时并未见旁人。”

琉璃也是一脸不明所以,这样失神的染凝,还真于她平时凌厉的形象大相径庭呢!

“莫不是,仙尊想念大公子了,所以做了个春梦?”

筱筱这个调皮鬼,竟然敢调戏自己的主子!简直该打!

“再胡说,便将你种到地里。”近日来,小人参越来越没规矩。嗯,是该好生调教一番了。

筱筱赶紧闭上嘴,她可不想吃土!那口感……

罢了,与她们如何能讲明白。反正他来了,方才还给了她一个难忘的吻。

三人尴尬地你看我,我看你,莫名其妙。

这时,店外缓步走进一人,此人身姿曼妙,凹凸有致,身着鲜红色长衫,妖艳动人,美人坯子一个!

“姑娘,请上座。”染凝精气神立刻就上来了,来人可是金主呢!

“筱筱,看茶。”

来者倒也不客气,冲染凝媚媚一笑,若是男人瞧见了,定是迈不开腿!

“仙尊放着荣华富贵不享,却出来抛头露面做生意,真是稀奇。”

方才只顾着犯花痴,倒是没顾上仔细端详眼前这谄媚的女子!

“小猫妖,你若淘宝贝,本仙尊欢迎,你若来找麻烦,你怕是过于不自量力了!”

染凝觉察出她并非金主以后,态度极度转变。 现下是怎么了?连个小妖都不将她放在眼中了?

“仙尊急什么,樊姻此趟本就是来献宝的!”

说完,手中幻出一颗绝世猫眼石。

“此石乃我族圣物,由历代族长代代相传,如今,我将此物献于仙尊。”将石头呈给一旁的琉璃。

自琉璃手中接过那石头,仔细打量一番,此石果然奇特!拿在手中,竟能感知到它柔和平静的气息,仿佛一个温婉的女子!

“你要换什么?”此等贵重物件,定是要来换她的心头肉的!

“鲲鲤端砚。”

早前便听闻鲲鲤端砚乃是远古神址打造,集日月精华与天地灵气,是上古神器。若想成仙,磨下的端墨,只需一星半点,便可以飞升成仙!如此也了却她一桩心愿!毕竟樊姻此生,皆是为了成仙。

“姑娘这猫眼石,服下必定会修为大增,何必舍近求远呢?”

染凝一眼便瞧出这猫眼石极为厉害,就像,真正的眼睛!

“此物是我族圣物,乃是我族圣女仙逝时所幻,圣女仙法极高,比蒲山老祖更胜一筹!奈何我族既圣女之后,再未有过成仙之人。而我等修为,根本承受不住这猫眼石的力量,只怕会魂飞魄散!得不偿失!是以数万年来,只代代相传,却无人敢用。”

这小猫妖,染凝暗笑。世上还曾有过比祖母仙法更高深的神址?她半信半疑。

“鲲鲤端砚是否可以助你成仙,本仙尊还尚未确定,但你若着实想尝试一番,本仙尊也不会阻挠你。” 想成仙,总是好的。

“琉璃,去将鲲鲤端砚取来。” 还好,区区一方砚台,给她便是。

“好。”大堂西面靠墙位置,宝器尽数在此。琉璃伸出掌心,轻念咒语,一抽屉缓缓打开。拿出木匣,将鲲鲤端砚取出,递到染凝手中。

染凝将鲲鲤端砚把玩片刻,道:“此端砚是本仙尊当年端山的一位故人打造。此人善雕刻,所造之物栩栩如生,宛若实物。”

将端砚递到樊姻手中,“你既有成仙之心,我便成全你。愿你成仙之后,一心向善,造福一方。”

樊姻自然是乐的合不拢嘴!猫妖一族,数万年来,一直为妖,从未出仙者!这下,她定会给族人长脸!

“多谢仙尊成全!”

“不必客气。”染凝成人之美,感觉自己做了件了不起的大事,神气的很!

只是,她并不知晓,这才只是阴谋的始端!这个鲲鲤端砚,远没有那么简单,竟能搅起一场腥风血雨! 当日雕刻鲲鲤端砚的故人,身份也并不是染凝想的那般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