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一生欢·活在程序里


打开企鹅登录系统,死党R发来消息。

R:你信不信,世界快完了。

我:信。

边敲字边喝了口汤,面色平静。

R:我原以为你会不信,或者惊叫着跳起来。

好友多年,好像能隔着屏幕看出我的表情一样。

R接着说:那你还气定神闲地喝汤。

噗。

惊得我赶紧检查了笔记本系统。 没毛病啊。

R仿佛更得意了:相信没,我能预料万事。世界快完了。

我:为什么要完了。

继续喝汤,舒服地靠在椅子上。

R:我发现总在重复同样的事。不止我自己,你知道么,整个世界都在重复一样的事。

她显得很激动,像觉察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那很正常啊。工业化带来的现代生活,每个人都在重复枯燥无味的事。

比如现在,没有你,我就已经敲了很多字了。

顿了顿,依然还是在敲字。

R: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一样,一样的事你知道么。

很多事都已经发生过了,是一模一样!

比如我昨天在门下23号咖啡屋喝的咖啡,下午三点半,阳光很好,那个一直微笑的服务员也站在柜台的角落。

十年前的某天下午三点半,我同样在那喝了杯咖啡。

名字叫南歌无忧。

而我清楚地记得那家咖啡屋早在五年前就倒闭了,那名服务员也已经死了!

她说的我脊背发寒,又端起早已凉了的汤。

很可能是你记忆混乱了,要知道,有时候我们对一个场景感到似曾相识其实很正常。

我试图安抚她。

R:我能分清楚的。什么是真实发生过的。你知道的,我的记忆一直很好。

我:知道。我信。

而我在回忆这些年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最后竟薄得像片纸,连她的轮廓也开始模糊起来。

R:这感觉像重生,可是我又无法确定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死过了。

只有一些具体的事,我能判断它是否已经发生过,有些甚至可以记起之前存在过的时间。

奥巴马当了好几个八年总统。

普京死了好几回。

朝鲜的领导人一直没换。

你养的狗在一个坑里掉了好几十次。

我的猫总在周六早晨的十字路口失踪。

完了完了。你知道么。

我们没有历史,只有轮回。

而我有预感,这个轮回终于要结束了,世界要结束了!

越听越瘆得慌,手在桌面敲打起来。

很久的沉默。

终于我说:还有多久。

R:一个小时。不。五十九分钟了。

我:哦。

听完后我反而平静下来,不再去理她。

给自己点了根烟,站在窗前。

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回来时发现她竟出奇地也没有再说话。 时针指向二十三点四十七分。

突然。

R:我有话对你说。其实这么多年,我……

啪。

我拔掉了电源。

打开另一台笔记本,输入指令。

代号R已有记忆苏醒意识,并对书本编程造物主有依赖倾向。

请求立即中止实验并格式化其全部记忆,恢复原始书本数据。

接着我拿起笔,改起了这本多年前小说的结局。

R从来没有存在过。

23号咖啡屋一直在那里,下午三点半去喝南歌无忧的是露,微笑的服务员也没有死去,直到她遇见那个叫修的男人,不过那又是一个故事了,名字就叫《七月》吧。

一生欢·活在程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