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流浪汉也逍遥


流浪汉也逍遥

好吃.jpg

一、

夜班,带着夜班前的萎靡跟另外两个同事商量订什么饭,正在大家纠结吃米还是面 时,被一阵电话打断。我拿起电话:

“有个无名氏一会去你们科室做个CT”急诊打来的。
“来吧,记着走绿色通道,我们按正常程序,不然回头麻烦。”我再次强调了下。

最近来急诊来检查的,跑单太多,领导加强制度,特批“没有特殊情况,我们可以拒做”。事实上我们谁也没有过,只要急诊肯定会马上处理,然后自己追着问人家缴费。人命关天事,我们一个小兵担待不起。

放下电话继续商量着世界难题“吃什么?”附近能订的饭已经订过一遍,今天是一个同事的生日,加上周末不会太忙,必须犒劳下订顿 好吃的。

最终订了几个凉菜,一份大盘鸡外加一个4寸小蛋糕,为同事简单的过个生日,恭喜他变又老一岁。

二、

刚下过订单,急诊科推着一个患者来了。隔着窗户看到一个1.5的单人床,雪白的被褥,人缩在被子里,不是发出一阵呻吟。还在想是不是刚才说的无名氏。

“到CT室,我马上过去”我接过检查单说到。
瘦弱的护士,一个人拉着大床,生怕撞到墙上,吃力的慢慢前移。

我像对待其他任何人一样,找到王黑妮登记,检查是否交过费用。随后紧跟来到检查室。

一股强烈的混合型气味不知从何处飘来,等我在仔细辨别这夹杂这酒精和尿骚味的方向时。看到护士戴着口罩,把脸撇向一边,正把刚才的患者移向检查床。

看到我过来没等开口,递给我一张纸。A4纸上方写着“绿色通道专用”。黑色中性笔在下面每一格写上应做的检查项目,后面签有急诊科领导的名字。

“看他没缴费用,正要过来问你,这是不是刚才的无名氏?”我问到。
“嗯,你能帮我抬下?流浪汉没有家属”他手扶着被子,腰部以上尽量后倾远离患者,侧身像我寻求帮助。

二话不说戴好手套口罩,这就是流浪汉?一身天蓝色的短袖,咖啡色休闲裤,短袖的下缘已经爬到胸口,系裤子的纤维绳松垮的可以直接脱掉裤子,没有拉链,裆部夹杂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像是被火烧过一样灰白色的头发,脸色黝黑,胡子拉碴,嘴里有什么异物向外流着。

碰到流浪汉那一刻,氨呛的我眼睛也很难睁开。为了尽快摆脱这种气味儿的折磨,只好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屏住呼吸,把全身的力气灌注与双臂之上,两人一同把他拉到合适的位置。

只见那护士大声叮嘱道:“别动,给你做个检查”
流浪汉好似听懂了他的话,安心的放下四处张望的头。

另一个同事在操作界面已经提前做好扫描准备,手捂着鼻子嘴巴,见我们出来说道:“这够味,在外面闻一下,饭可以省了?”

没顾着搭理他,直接奔去水池洗手和鼻子。缓冲下刚才气味儿。

三、

“这流浪汉怎么回事,谁把他送过来的?怎么还知道他的名字这世道还有这好心人。”我问到。
“喝多了,倒在路边,有人打120,我们到了才知道是流浪汉”护士说。
“名字呢?”出于好奇我追问道。

只见护士露出一个隐隐的笑,然后开始讲起这个流浪汉的故事。
“他好像没有喝晕过去,头脑有时还是清醒的,刚才拉来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的胡说些东西,兜里面还有一个卡片,上面有一个简单的信息。”

“还有家室啊,怎么流浪了?还能喝酒,这味儿应该是白的吧,好一个逍遥自在的流浪汉啊。”我说。
“不,卡上面写的是‘患有严重的精神病,在哪个医院接受过治疗’。在路上他还胡说,闺女孩子把他扔了不管,白养活他们了。”护士解释道。

“一个有故事的流浪汉,真不知道我们是该同情,还是该批判”说着起身再次抬他去了。

垫在床上的一次性床中单湿了一大片,裆部的塑料袋存着几毫升尿水,裤子颜色变得更暗。哼哼声不断,夹杂着一种绝望。“尿失禁了,还是把他弄到床上吧,我们自己回头处理”护士说。

清洁床的时候,问同事:“如果你老了,孩子不管不顾你了你会怎么办?”
“我可不靠他们给我养老,现在人压力这么大,谁还有空再管我们,拿着自己的积蓄自己养自己呗”同事云淡风轻的说道。

饭来了,这事先抛脑后,填抱肚子,备战这一个夜班。

无戒21天写作训练营 第1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