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校花,笑话


    龚姓大汉皱了皱他那双浓眉,神色逐渐不悦地说:“为什么要这么做?”

  赵媛媛突然露出一个抚媚动人的笑容,伸出纤纤玉手指向林峰,说:“我要叼难他,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全场顿时再次哗然,显然大家也是正经于赵媛媛今日的反常,一时有吹口哨叫好的,也有认为赵媛媛做的有点过的,更有人不断重复着赵媛媛的那句话,“我要刁难他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哈哈哈,哈哈。”

  龚姓大汉这次没有在提气噤声了,双眉却是皱得更厉害,他在这种学校里面委身只当一名区区厨师,为的只是更方便照看赵媛媛的人身安全,相当于保镖,对于赵媛媛所做出的决定,并没有任何可以制止的权利。

  甚至,如果对面的那个学生,因为恼羞成怒,而动手欲要做出对赵媛媛任何不轨的举动的时候,他还不能袖手旁观,必须出手阻拦下。

  这时不知为何,对眼前这位平日里温和待人,恭谦有礼的女孩子,何姓大汉,既然升起来一种看不清摸不透的诡异感觉。

  这种感觉只出过现在他波澜壮阔的人生历程中几次,而那些人无一不是成了精的老油子,或是叱咤一方的枭雄人物,他竟然会对一个还未从高中学校毕业的女孩子升起这种感觉,真是荒谬不经。

  林峰这时却哈哈一笑,伸手指着赵媛媛说,“好啊,这位赵大小姐,今天我林峰为你放一次饭盘又如何?校花,嘿嘿,还真是个笑话。”

  林峰说完,当即抄起桌面上的盆子,向洗碗池那边走去。

  在场众人中只有略微几个,听出了林峰最后那一句话语里的讥诮,不禁都沉默不语,龚姓大汉自然也听得出来,不过他却没再说什么,只淡淡的说了一句丫头珍重,便返身进了后厨。

  谁都没有看到,在林峰说她是笑话的那一瞬间时,赵媛媛眼底闪过的那一丝痛苦。

  ————

  当第二节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林峰收拾好书包,委婉的拒绝了白晓生放学后撸一把,放松放松的要求,朝着操场西侧的一片小树林走去。

  黑夜里的树林里静谧无声,除了偶尔的虫鸣声外,就只有凉爽的夜风吹抚过树冠时发出的簌簌声响了。

  林峰单肩提着背包,走进了树林,他的视力不算是很好,因此走进树林后,顿时就感觉眼前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清。

  皱了皱眉,就当他想着还要不要继续深入的时候,这时腰身忽然一紧,被两条柔软的手臂箍住,身后更是传来一阵温香软玉般的触感。

  很显然他被偷袭了。

  林峰转过身来,那两根恍若藤蔓般柔软的手臂,便顺势松开,身后那人似乎还极为不舍地在他的后背触摸了一下。

  林峰虽然已经猜到了身后那人是谁,可对她对自己的这一系列动作,早已经陷入一大堆蒙圈,可当他的目光看到了身后之人时,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她的名字:“赵媛媛!”

  身后的人樱桃小嘴,标准的瓜子脸,原本一袭披肩的长发,此刻被她用一根简单的皮筋,束成一条马尾扎在身后,借助从树林间映照下的惨淡月光,林峰隐约可以看清少女脸颊上得两个梨涡。

  “怎么了嘛?”身后赵媛媛对他的惊讶,似乎显得很是不满,这时竟然冲他娇憨了一声。

  林峰当即没由得竖起一身的鸡皮疙瘩,随即狐疑地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确认自己没有因为光线昏暗而看走眼后,这才忍不住说:“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

  时间线回到晚餐的时候,林峰拿起赵媛媛的餐盘,就发现了餐盘底下粘有一张小纸条,林峰也是不笨,当即反应过来,知道赵媛媛之前是在做戏给其他人看,目的就是为了掩饰,餐盘下粘好的这张纸条,虽然她是在用这种方法给林峰传递某种讯息。

  事后,林峰打开纸条,上面只写着让他晚上放学后,到西边操场这片小树林来,此外,没有任何提及。

  林峰之前还在犹豫要不要按照纸条上的指示,放学以后来这里,同时还狐疑着赵媛媛脑子是不是有点不好使,传递这么一个讯息,怎么搞得跟谍战片似的,但随即一想她完全没必要这么玩自己,细细一想后,他决定还是按照纸条上的指示去赴约。

  只不过就是,这次的他多长了一个心眼,提前预设好了一封定时电子邮件,这封电子邮件会在两个小时以后自动发到白明晓和数位老师的邮箱之中,告诉他们今天晚上自己出去有点事,如果明天没来上课的话,那么自己的失踪肯定就跟赵媛媛有关系。

  做完这一手防备,林峰同时还在书包中准备了一根警棍,以备不测,这才刚按照纸条上的内容前来赴约。

  然而他到了这里,却是又被赵媛媛的突袭搞得一惊一乍,这赵媛媛没事干吗从后面抱住我,难道不知道这事做了,吃亏的是她吗?没毛病。

  林峰就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这个明月学校内高中部三大校花之一的赵媛媛,内心暗暗下了决定,如果她再做出什么让自己感到莫名其妙的事的话,就当即撒腿就跑。

  然而他刚做出这个决定,赵媛媛忽然就像心有所觉般,冲他眨了眨眼睛,俏皮地说道:“达令放心吧,我会忍住,不再去偷袭你的。另外,你就像防贼似的防着人家,人家也高兴不来啊。”

  劳资管你高不高兴,你个疯女人。林峰刚想开口说出这句,他有感而发的话语,然而他憋了好久还是没有说出来,然后他后知后觉地回复念了几句赵媛媛的话,终于是砸摸出了她话中的不对,抬头望天,喃喃自语说,“风紧,扯呼!”

  说完,整个人便迈开步子,朝树林外跑去,妈的还达令,达令,谁是你的达令,唬得劳资一愣一愣的,事若反常,必有妖,还有再这么说下去的话,我怕我跟不上你的思维节奏啊!。

  然后他就听到了,赵媛媛从身后哀怨地说了一句,“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跟我几句话都说不了,撒腿就跑。”

  林峰只觉鸡皮疙瘩又起了,这次还掉了一地,脚下的步子跨得更大,跑得更快。

  然后他只听到耳旁风声乍起,一道纤细的身影,犹如鬼魅般从他身后窜到了他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