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绕过时光绕过你(22)


上一章  袁小娥家

绕过时光绕过你(目录)

雪夜火灾

绕过时光绕过你(22)

黑压压的云彩将夜空遮蔽,显然一场大雪就要来临,张婶将暖气烧的很热,整个屋子里又热又闷,加上吃过晚饭,困意便直窜脑子。

陆非白半躺在沙发上,用着张婶家的无线看着新闻,袁小娥则坐在床上,眼睛盯着窗外。

或许是怕张婶误会,袁小娥并没有将窗帘遮挡,况且无月无星,也不会有什么光影响到他们休息。

陆非白渐渐入睡,袁小娥却煎熬的挺着快闭上的眼睛看着窗外,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慢慢地,她窝在被子上,快速睡去。

大雪如约而至,一片一片的雪花飘落,夜变得更加寂静,松软绵绵的雪地踩不出吱吱的响声,但恶毒的人心却开始躁动起来。

“海马哥,真烧啊?”老万看了一眼旁边的海马,心里总觉得有点不踏实。

“烧!”

“她这房子都是连片的,着起来怕死不少人啊。”

“你怕什么?这雪越下越大,要是火能着大了,说明是我哥要他们陪葬,要是被发现,救了,哼,也挺好,让他们这么死还便宜他们了呢。”

老万眨巴眨巴眼睛,“那我烧了啊。”

海马在一旁看好戏般,他没什么表情,却让人战栗。老万从兜里拿出打火机点燃了用破布包好并浇了汽油的木棍,火蹭一下的窜的老高,他将木棍递给海马,自己爬上墙头,看好柴堆的位置,接过木棍扔了过去。

柴堆因怕被雪浇湿范潮,上面盖了好大一张塑料,塑料下面有成捆儿的干草,这带有汽油的火一触碰塑料,燃烧的速度快的吓人。

木棍点燃干草,干草点燃柴堆,一旁的杂物也兴奋的着了起来,连着自行车的小木棚,隔壁家的葡萄架,都着了。

两个人站在院外,看见火越烧越旺,阴沉的天似乎都被照亮,便得意的离去。

大雪灭不了火却盖住了犯罪的痕迹,两个人的脚印消失在雪里,倒像是天衣无缝的诡计。

“着火了……着火了……”

不知道是谁大喊,只知道是个女人,但随着叫喊声,住在附近的人都捂着棉袄走了出来。

火越烧越旺,大风将火星吹到了房梁的天棚里,锯末子轰的一下,连着了好几家。

张婶跑出屋子,只见院子里被大火烧干净的柴堆,还有连片着起来的房子,她慌的说不出话,而陆非白和袁小娥也因为吵吵闹闹的声音醒过来,看见外面冲天的火光,没穿棉服便跑了出来。

“没事吧张婶。”陆非白一把扶住快要瘫倒的张婶,而袁小娥直勾勾的看着大火,她好像明白似的,开始发抖,开始摇头,“来了,还是来了……”

陆非白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娥,他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我去拿钥匙。”

陆非白跑进屋子,因为风向的原因他们住的这间还没有着起来,他快速拿了两件棉袄和大门钥匙跑了出来。

虽然火是从这个院子着起来的,但着的最旺的是却隔壁,他们能听见隔壁王大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也能听见其他房子主人的骂骂咧咧声。

大门外有人哐哐地敲着门,直到陆非白将门打开,三个人出来,邻里街坊好像才松了一口气。

到底是纯朴的老百姓,只是水火无情,这大雪之夜的的火,彻底焚烧了人们的心。

消防车到来时,五六家的房子在火海连成一片,水泵喷出的急流奔腾而下,却也是费了好些功夫,大火才熄灭。

这条很窄的小路拥挤了太多的人,有看热闹的,有救火帮忙的,有崩溃大哭的,也有感到庆幸的。

感到庆幸是因为今夜的雪很静,只是偶尔一阵小风,火势才没有那么迅猛,不然烧掉的何止是物件,怕是人也得有个好歹。

经历了一场火灾,无家可归的人们只得聚集在了街道办事处,在此暂住着。天还黑着,人们的困意却没那么实在,要在不停断的抽泣声叹息声中度过漫长的夜,着实心酸。

袁小娥陆非白张婶三个人坐在倚靠在东墙的地上,地上铺了一个宝宝爬行用的垫子,是好心的住户主动捐出来的。垫子上坐的不止他们三个,有些没心没肺的,或者说是心宽体胖的倒头就睡下,像从没发生过什么,他们三个却是好久都睡不着的。

袁小娥的状态让陆非白担忧,他总觉得这场大火对她又是个不小的刺激,只是经历了救火,人们体力有了大的消耗,加上本就是夜晚,都渐渐的睡着了,他也不好出什么动静影响别人,加上张婶在身旁,他更是什么都不可以说。

他侧着头看着袁小娥,用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小,被包在他的手掌中,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看着袁小娥难免有些心疼,他不明白为什么总有这样的灾祸,天灾人祸似乎总不肯放过他们,难倒他们经历的还不够吗?

袁小娥嘴唇微张,眼神空洞,她的嘴角泛白,甚至有点干裂。

她开始相信白天她的恐惧感不是没来由的,那不是幻觉,不是瞎想,不是杞人忧天自己吓自己,真的有人来了,来找他们,或者……只是来找自己。

这些人定是被自己连累的,虽然她还不知道他们的来意究竟是什么,但总不自觉的联想起传销案让她明白,这注定又是一场生与死的劫,她已经卷入,无法逃避。

这些日子的祥和匆匆逝去,原本有一点点期待的美好在这一晚化为灰烬。

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这一次,她不会再让他参与。

陆非白,你和我就应该是两条平行的直线,命运的转弯让我们错误的想交,那个错误的节点充斥着太多的美好和太多的不幸,既然已经再次出发,以后的路还是越走越远吧。

天亮了,人们渐渐苏醒,陆非白也睁开了朦胧的双眼,那个紧紧握住的人呢?

袁小娥消失在夜色里,这不会是个好的讯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