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爱上松子的松鼠


爱上松子的松鼠

(一)

“老板,那个雕塑怎么卖呀?”

“那不是雕塑是音乐盒。”

“啊哦?”

我瞪大眼睛好奇地观察摆在柜台上的雕塑,哦不,音乐盒。音乐盒的造型很奇特,一只背着草筐的小松鼠直立着身子两只手耷拉在胸前。因为发现雪地上出现了一颗松子嘴唇笑的咧开露出洁白的牙齿。可爱的小松鼠制作的活里活现,就连那松子果也在光线的照耀下散发着植物特有的光泽,造型是不错,可哪里发声音呢?

我观察了老半天仍看不出丝毫端倪,老板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说:“你拨开草筐上的盖子。”

原来草筐上的盖子是音乐开关,而播放音乐的则是那颗松子果,我很满意,问:“多少钱?”

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在我的印象里开礼品店的往往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大叔一笑经过岁月雕刻的皱纹悄然浮现,说:“是不是送给女朋友当生日礼物?”

我一愣,然后恬不知耻的说:“嗯。”

故事发生在几个月以前,为了买一台笔记本电脑想挣钱,正好学校提供了一份扫教室的兼职工作,每天晚上九点三十后工作,一天三块钱,被金钱冲昏头脑的我二二呼呼地报了名。事后才发现自己像签了卖身契一样。由此我认识了阿金,阿金是个很认真的男生,扫地效率又高,我和他扫地很轻松的。虽然挣得不多但过得很充实。

每天晚上我扫地的教室里总有一位学姐埋头上自习,几乎天天来即使在大家都放松的星期天。那女孩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留着刘海儿走起路来顽皮的发丝左右摇摆,底下明亮的双瞳与之互映,透着灵动之美,慢慢走来像缓缓飘过的一朵彩云,有时候我总是远远地痴痴地望着心中的女神忘了扫地。每次扫地时她座位的那一排我都不扫,一是因为打扰人家学习,二是女神占得地方怎么会脏呢,但不识趣的阿金总是走过去打扰人家,这让我很郁闷。

清明节放假,阿金回了家。无奈偌大的教室只能由我一人来扫,希望教室干净点。晚上教室亮着灯我一进门教室里我心中的女神在伏案学习。当时那个激动,内心早已手舞足蹈。竟有一丝上去关心问她为什么不回家的冲动,好在我比较理智。

只有在那时我是多么希望教室脏的无地自容,让我和女神呆在一起时间会更长些。但女神在还没十点时就收拾书包走了。清明节,外面还在下着绵绵细雨已经连着下了好几天了。打开窗户清新的风裹夹着凉意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正在我叹息寂寞孤单冷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喘息声传来,声音似乎锁定了我所在的教室。我正在猜是谁时,脸蛋涨红,刘海儿吹向一边的女神冲进了屋子,在我吃惊目光下在刚才的座位上来回转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我大胆地上前问:“你在找什么?”

女神一抬头,花容失色的神色还有随风荡起的刘海儿让我不禁暗暗感叹,我看的有些发愣,女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忙低下头,然后说:“我雨伞丢了?“

我耸了耸肩,道:“如果美女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共打一把伞回宿舍。”说完晃了晃手中的雨伞。

肯定会拒绝的,因为如果我是女生的话我想不出什么理由和一个陌生男生共打一把伞。

“好,你什么时候扫完?”

(二)

雨仍静默绵绵不停,清凉的夜风不禁让我身子一紧,下意识看向女神。她正在探手试雨,优雅,稳重的动作似乎在感受雨的情绪。我笨拙地撑起雨伞,僵硬的一笑,掩饰声音中激动的颤抖,说:“走吧。”

她收回手,放到书包的肩带上,扭头微笑用会说话的双眸看着青涩的我,嗓音中似乎带着夜雨的湿润和清凉,说:“谢谢了。”

多亏凉风让我保持些许清醒,要不然我早就喜形于色在雨中跳踢踏舞了,勉强保持清醒,有一搭无一搭地问:“你住几号楼?”

“16号。”回答的好简单。

“我叫唐揽月,你叫什么,学弟?”莞尔浅笑,忽然问我。

我一愣,感觉脸孔发烫,磕磕绊绊地回答:“我叫方…….方夏。方方正正的方,夏,下贱的,哦不,夏天的夏。”

唐揽月噗哧一笑,嗔怪道:“紧张什么,学姐,我那么可怕么?”

“哦不不,噢,你直着走吗?”长呼口气,幸亏我聪明,转移了话题。

“那里太热闹,绕吧,不好意思,绕远了。”

独立,不食人间烟火,她给我的影响更深一步。

清冽的雨裹夹着谈谈的茶香味,

“咱们学校还有茶树?”我好奇的问。

唐揽月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

“你喜欢喝茶吗?”

摇摆的刘海儿,月亮光晕的映衬下,唐揽月嘟着嘴竟平添可爱之色。

“嗯…….还好吧。”

唐揽月呼出一口浊气。

“为了表达谢意明天我请你喝茶吧。”

“嗯?”

“学弟,明天下午三点在这里等我吧。”

说完,用手挡雨轻巧的躲过水坑,最后在宿舍楼门口挥了挥手,消失在雨幕里,我愣在那里了,用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下。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四月的天总归来说还像个可爱的孩子,偶尔调皮下场雨,过后便是艳阳媚好的天气。照着镜子仔细刮着刚萌芽的小胡子,拿着梳子梳着不成型的头发,蹬上高领的篮球鞋。

16号宿舍楼下尴尬地站着,路人投来好奇的目光,挠挠头发,看了看表。

“还好没迟到。”

(三)

刘海儿仍旧焕动,嘴角轻扬,弯弯的眉毛勾勒着灵动的双眸,浅粉色的夹克搭配蓝黑色的牛仔裤,天蓝色的运动鞋迈着欢乐的脚步,斜挎着白色背包,阳光朝气之风扑面而来。

“喂,学弟,等久了吧。”

“啊……不是刚来。”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就这样我像一个唯唯诺诺的宠物在身后跟着主人。

唐揽月不时回头看我,看见我青涩的样子欲言又止。

没办法和女生呆在一起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尴尬,很难受,要不至今我都没谈过恋爱。

而唐揽月则十分大方,坐在湖边绿阴下的草地上,我愣愣地看着。她示意我坐下,然后从白色包里拿出蓝白色的格子桌布干净地铺在草地上。

她一边摆弄着,我用手拄着脑袋,斜斜地呆呆地看着她。

“漂亮吗,”她头也没抬。

“漂亮。”我傻傻地说,但马上意识到犯了大错,忙改口:“桌布挺漂亮。”

她仿佛没有听到似得,神秘地一笑。从书包里像变魔术似地掏出制造精美的盒子,小手缓缓打开,里面满是精致,古朴的茶具。深灰色的茶杯刻着大大的“茶”字,端正地放在平整的桌布上,然后拿出个精巧的茶盒,捏了一撮茶团还有像菜籽似得配料,倒满茶壶,蒸腾着白色雾气带着一股清香弥漫开来,那是一种沁心的香味让人舒服。

“学姐,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中文呀”

“奥,难怪你的名字那么有气韵。“

“有关系吗?”

说着仍然很专注地从最后一个盒子里又掏出几个谈黄色的圆团,此时茶水不知为何泛着潮红色。

“我大四要毕业了,学弟。”揽月学姐抬起头笑容中似乎带着一丝苦涩。

“嗯?额。”

“你的反应很淡定呀,真嫉妒你,还有大把时间浪费,嘻。”

“你找到工作了吗?”

“我要到人大上研究生。”

“这么厉害,”

“对不起啊,学弟。”

“嗯?”

“我的毕业论文课题是茶文化中人的因素,当你和不同的人和同一种香茗时带给人的感触是不同的,与其说喝茶是为了感谢罚你,倒不如说是为我的论文准备材料,学弟你在做我的实验小白鼠呀。”说完,嘴角轻扬,酒窝轻轻浮现,双眼弯成月牙状。

渐渐的茶水蜕变成令人愉悦的浅黄色,茶团也松展开来轻轻带起几粒气泡。那圆团的配料也松散开来原来是散发浅黄光色的菊花。

“那你请我喝茶我当成你的什么人呀?”

(四)

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脸蛋拼命涨红,真有扇自己一把掌的冲动。

唐揽月嘴唇微微一抿,脑袋一歪,双眉微蹙,作思考状,刘海儿无风自动,没过一会儿,微抿的双唇微动,似乎得到理想答案。

“作为即将毕业的学姐,请学弟喝茶体现了对下一代的有为青年的关爱呀!”

言语很正派,就像课本上僵硬好听的外交辞令,是啊,天下癞蛤蟆觊觎天鹅肉之事不过是凡凡愚人之作。挠了挠头发,呵,自作多情了。

“学弟,知道这是什么茶吗?”

我耸了耸肩头,一脸无知发呆的样子。

唐揽月得意的一笑,露出整齐的花纹牙,“踏遍江南南岸山,逢山未免更留连。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石路萦回九龙脊,水光翻动五湖天。孙登无语空归去,半岭松声万壑传。”不等我插话,她望着晴好的天气悠悠的吟到。

接着说:“这首诗叫《惠山烹小玲团》出自苏东坡之手,其中这小龙团这壶中之物,小龙团茶不仅是制作精细,品质优异,更难得的是这种茶产量极少,第一年只造出十斤,主要是进贡给皇上享用,朝野臣民罕得其茶。小龙团茶当时估价为每斤黄金二两。可是在朝的高官权贵却说,黄金易得,而其茶不可得呀,所以你有福了。嘻嘻。”

我听的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只知道好像挺贵的,露怯道“还好是你请我,要是要付钱的话,估计剩下的半个月我都要啃馒头了。”

看着我迷茫的眼神,“噗哧”一笑。

“给,我不会烹茶,天气渐热,驱散心中的燥火莫过于凉茶了。”

茶壶抬起,微斜,透着灵动光晕的茶水伴着泛出清凉之气的茶味均匀倾入方口的古色茶杯,两根青葱似的手指轻捏,作拱手之势举到我前面,我小心的触到杯沿两手接住,唯恐因为不小心漏掉一丝女生亲手为我沏的茶水。

看了她一眼,她微微颌首示意我喝下去,我在女孩子面前尽量比较优雅的喝下去,只觉一丝清凉入口,出此之外没有什么其他感觉,觉得唐揽月文过饰非了,唐揽月瞪大眼睛看着我,问:“怎么样?”

刚想要如何狡猾应付唐揽月时,只觉嗓眼中一阵幽甜久含不化,只顾感受这阵异奇,忘了唐揽月还在等我的回答,不过唐揽月瞅到我的表情得到了心中满意的答案,甜甜一笑。

“这……,真好喝,怨不得人们说,茶是用来品的,不是用来解渴的。”

“所以呀,我可不会让你白做我的小白鼠,”

说完,冲我淡淡一笑却给我留下了最深的影响,那时的思绪未眠,只想持续永远拥有,用笨笨的脑袋拼命的记忆,专注于此暂时忘记尘世的喧嚣,试图屏蔽周围的一切,沉醉于暂时的拥有。

(五)

最终每个人都要走只属于自己的路途,从那次茶水之约我渐渐醒悟,卑微的自己不过是与唐揽月的人生之路有了一段短暂的命运交集,在人生之路上陪她走了一程.她要拥抱属于她的未来,我只需在交叉口稍微停驻默默祝福便够了,然后拍拍脑袋提示自己终究要离开赶往下一个路岔口.

故事的最后又回到故事的开端.

“这个音乐盒能播放自己喜欢的音乐吗?”

“能,你想放啥?”

大叔眉毛微弯,和善地说.

我挠了挠头,”呃,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吧.”

粉色的精装礼品盒裹着音乐盒,再有两天她就要毕业了.

心中有点小后悔,毕竟这个花费了我两个月的工资,狠狠地摇了摇头否定内心懊悔的想法,接着拿出手机编了条短信希望唐揽月到我们曾经喝茶的草地上来一下并说明了要送她礼物的意图,手机那边回了个笑脸.你可能会说不应该提前告诉她的给她个惊喜多好,肯能我本不是个浪漫的人把.

提前感到那块草地上,因为知道最后的结果也没有起始初见唐揽月的紧张劲儿,将礼物端正的摆放在草坪撒谎能够,然后我像一个小偷似的躲到旁边附近一颗松树后面,没过一会儿娇喘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刘海儿似乎也明白主人的心迹前所未有的灵动,脸颊涨起两片晕红.

唐揽月脚步声慢了下来,疑惑地看着草地上粉色的礼品盒,四处张望了张望,手托腮想了想,然后嘴一撇,大步走到礼物前捧了起来,熟练解开系带.聪明的她一眼便知道这是个音乐盒,左摆右弄,得意的一笑,露出浅浅的酒窝,拨开小松鼠背后的篓篼草盖,柔然含情的去掉响起.

“咦,不能说的秘密,这小学弟整的还挺文艺,,”.

我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异彩.

接着在小松鼠背后的草筐里她发现一张天蓝色的信纸,打开来并无一字,来回翻弄并无丝毫异样,她并不在意转而脸上喜悦代替短暂的好奇,忽然想到什么,对着周围空气大喊:”谢谢你啊,小学弟,你要加油啊.”

没有回应,也许是最好的回应,坐在树后的我静静的想.唐揽月拿着那张天蓝色信纸,转身离开草坪,嘿嘿,她不知道那张信纸上写着我不能说的秘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