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终于有人嫁给了爱情


终于有人嫁给了爱情

“你们女孩子在被人求婚时,收到什么样的礼物才是被认为是浪漫的呀?”

韩子君问。

本来他早已胸有成竹,结果宋卿亭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当然是钻戒了,钻越大越好,越大就表示越浪漫。”

韩子君脸色有些尴尬,把从怀里抽出的书又赶忙藏回去。

宋卿亭眼尖。

“藏什么呢?”

韩子君挠了挠头,只好摊牌,拿出书翻到作好记号的那一页。

“我给你读首诗吧。”

船此时正好划到湖中央,他放下桨,任由小船随水漂流。

宋卿亭没有回应,韩子君就当她默许了。

他平常很活泼,此时却显得木讷起来,声音柔和。

“最爱梅雨时节,

你踩着碎花裙子撑起浅粉色的雨伞,

走在黑色大理石路边,

脚边盛开朵朵白莲。

最爱盛秋时节,

你躬身捡起一片半黄叶子,

像是好奇上面蔓延的纹理,

如孩童般嘴角勾起。

最爱落雪时节,

你捧满雪花,

奋力一撒,

昏沉的天气便多了一抹白霞。

最爱初春时节,

那时雨后闲暇,

你靠在白桦树下,轻嗅一株刚刚长成的红花。

其实,你知道的,我最爱的是你呀。”

韩子君合上书,微微一笑,眼弯成了月牙。

-1-

宋卿亭不喜欢夏天,可是她却在她讨厌的季节与韩子君相遇了。

十一年前,开学第一天,在房山市中学的教室里,韩子君见到了宋卿亭。

她是班长,年纪轻轻却生的十分英气好看,性格活泼,而他有些晚熟,木讷,像个呆瓜。

女孩子一般要比同龄的男孩子早熟一些。

他们被分到一个学习小组里。

宋卿亭学习成绩好又是班长,在小组里自然就担当组长。

因为韩子君闲话多,成绩在班级中也就只是中游。

宋卿亭出于公心,主动要求坐韩子君同桌,想拿他做例子,改掉组内坏风气。

结果,韩子君毛病没改了,班长姑娘却加入了他们上课闲扯的队伍中。

都说谈恋爱,谈恋爱,恋爱都是谈出来的。

两人在最懵懂的年纪,相识相遇,一直到现在。


那段日子里,每到中午等其他人都走时,他们两人就会呆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吃饭。

一边吃,韩子君就会给她讲最新看到的笑话。

一向不苟言笑的宋卿亭都会笑的前仰后翻。

事后,她总是疑问自己的笑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

夏天窗外知了不停地鸣着,下午的课总是让人昏昏欲睡。

思想政治课上,头有些秃的男老师拿着课本自顾自地讲解知识点。

宋卿亭写了张纸条,从课桌底下偷偷塞给韩子君。

“你有喜欢的人吗?”

韩子君看到纸条后,脸色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宋卿亭,回复道:

“有呀。”

宋卿亭看到纸条上的两个字,心有些凉。

“是谁呀?”

韩子君似乎没有意识到宋卿亭纸条上暗藏的情绪。

“你猜。”

宋卿亭赌气般,写了班里除她以外所有人的名字。

韩子君一一否认。

韩子君每拒绝一个人,宋卿亭心情都稍微舒畅些,同时她又生怕她猜对韩子君喜欢的那个人。

“都不是?如果你喜欢的外班儿,抱歉我可能不认识。”

“散学时等一下,到时候我告诉你。”

宋卿亭有些不明所以,甚至有些生气,凭什么为了知道你心仪的人,我要散学等你。

整个下午她都没有认真听课,浑浑噩噩,终于等到放学。

-2-

但放学之后,她还是留在教室里。

同学们离校之心显然十分高涨,十五分钟后,原本拥挤的教室显得有些空旷,只有他们两人。

“这回你总可以说你喜欢的人是谁了吧。”

韩子君神秘勾勾手。

“你过来,我小声告诉你。”

到了要知道答案的时刻,宋卿亭反而显得有些不耐烦。

韩子君俯身在她耳旁轻轻说了一句。

这句话仿佛有着无限魔力,宋卿亭的脸蛋上瞬间挂起了两朵红云,她轻轻一推韩子君,然后慌张地跑出了教室。

而韩子君则看着狼狈的她‘哈哈’大笑。

他对她说:

“笨蛋,其实,我喜欢的人是你呀。”

离开教室的宋卿亭心里突突跳,好像要跳出嗓子眼儿。

她想了无数答案,但真正的答案完全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心跳再次不自觉加速,嘴角也很自然扬起。

他们恋爱了。

恋爱之后的韩子君好像成熟了很多,他的能力开始展现,吸引了班主任的注意力,他接替她做了班长。后来他们常常被同学们开玩笑:“自古班长是一家。”

韩子君家住桥东,宋卿亭家住桥西。对当时小小的他们来说,简直咫尺天涯,所以对他们来说在学校是他们唯一共处的时光。所以整个班级只有他们两人是希望老师拖堂,假期补课的,因为那样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会多一些。

初中就早恋的他们是躲着老师恋爱的。那时候班主任为了激励同学们好好学习,规定同学们可以自己挑选座位和同桌,成绩靠前的先挑,靠后的后挑。那次韩子君考了第七名在宋卿亭前面,排在他前面的同学从小就懂得成人之美的道理,他们识趣地选择别人作自己的同桌。当轮到韩子君时,班主任问他想选谁作同桌时,他心里虽然想选宋卿亭,但也不想班主任就此怀疑他们两人,所以他随便点了一个男生作自己的同桌。

结果那天放学后,宋卿亭在他面前哭的稀里哗啦,她说,他不喜欢她了。韩子君从没有应付这种情况的经验,他也慌了神,他觉得对不起她,然后他也跟着哭了起来。

最后,两人哭着哭着,就笑了。

第二次模拟考试,轮到韩子君挑选同桌时,他毫不犹豫喊出了宋卿亭的名字。

声音有些大,明白内情的同学们哈哈大笑,班主任不明就里,也就随他去了。

每次放学时,他和她总会晚十几分钟离开学校,这时候就是他们难得的美好时光。同学们看到goodgood study的 他们两人总会揶揄的咳嗽两声。

-3-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离别总是让人难以接受。

初中毕业,韩子君考上了省城的重点高中,而宋卿亭却要留在房山市继续读高中。

离开时,两人都有些伤感。

她说:

“你到那边儿一定会找到一个更好的女朋友的,忘记我吧。”

他说:

“不,我要缠你一辈子。”

那时候韩子君个子已经有一米七八,皮肤白皙,戴着金丝边儿的眼镜,文科生特有的书生气在高中很招女孩子喜欢。

但他都一一拒绝了,他对她们说: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每到月假时,他都会跑到网吧,那时候QQ刚刚流行,他不能回去的日子里,就用QQ和她联系。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字样,他笑了,屏幕那头的她也笑了。

终于挨到了放寒假,他急匆匆回到家,把她约出来,到一家奶茶店喝东西。一开始他并没有感受气氛有些不对劲。

两人对坐,她说:

“听说,你在省城那边有女朋友了,而且还为那个人写了一本诗集。”

韩子君知道她误会了,他拿出一本样书。

“对呀,我写了一部诗集,诗集名字叫《蜻蜓时光》,里面全是情诗,全是思念我的女朋友不能自拔而写的情诗。”

《蜻蜓时光》,蜻蜓,和‘卿亭’谐音。

-4-

大学,他去了帝都,她去了南平,距离又被无限放大。

大一,两人约会。韩子君没经验,竟然拉着自己女朋友压马路。他们聊自己的大学,自己的大学生活,自己那边亲密的朋友,当然还有未来。

那年七夕情人节,抱着一束玫瑰的韩子君突然地就出现在了宋卿亭的宿舍楼下。宋卿亭下楼看到他时简直难以置信,因为就在刚才网络上的他还在和她说帝都的天气风沙太大,真的不适合出门儿。

她故意装作很生气。

“大情人节的,怎么就送我一束玫瑰花。”

他说:

“帝都到南平两千五百里,普快要做二十五个小时。钱全捐给了铁路总公司,我身上只够买一束的钱。”

她说:

“傻瓜。”

然后她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

他高兴地抱着她在宿舍楼下,在别人的异样目光里他抱着她旋转。

“你停,我晕。”

“哦,对不起对不起。”

他们那天笑的真的很开心。

-5-

那天我绞尽脑汁为写什么发愁时,韩子君重重一拍我肩膀,把我吓一跳,刚想要骂他,却听他说:

“江白,今天请你吃大餐。”

骂人的话立马咽下去,我说:

“我擦,可以呀,请我吃啥?”

“三食堂麻辣香锅。”

原谅我总是对他抱太大希望。

“你就抠吧,我告诉你,什么时候宋卿亭发现你这一本质了,肯定把你给踹了。”

韩子君哈哈大笑,得意地对我说:

“我求婚成功了。”

正在喝水的我噗的一口喷到了电脑屏幕上。

“什么,老子又要出份子钱,麻蛋呀。”

那天我很没有胃口,因为拉我吃饭的韩子君嘴不停的在叨叨他们两人相遇相识以及相知的爱情故事。

这狗粮,够我饱餐一顿了。

为了报复我把他们的故事写进《这个简单的世界》里,我想说:

“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真的可以活得很简单。”

终于有人嫁给了爱情。

祝福,以及心疼我的份子钱。